一位“公务子弟”眼中的商人家庭

图片 5

不论你在哪里,任何角落,我希望你都要好好的。毛毛虫再丑陋,长大后也会蜕变成美丽的蝴蝶,祝福每一个成长的孩子,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故事有点长,请耐心观看。

(本文章为偏远山区缩影,让我们关注他们,传递爱的能量给他们)

抬头就能看见教堂的高高在上的条形彩色玻璃窗投射下一缕一缕温柔的光线来,仿佛照亮每个虔诚祷告人的人生。十字架上钉着一个慈爱的人。天主在微笑。受难的人希望世上再也没有苦难,如此真好。

第一次做展会的翻译兼职是在大学的时候。老板福建人,家族企业,算中小规模。这次作为展商来展会的共四人,雇主一家三口,还有一个同姓年轻后辈——小女孩的堂哥。小女孩九岁,本应是开学的时候,却向学校请了四天假,跟着爸妈开了8小时的车到G市参展。老板看起来30多岁,他说自己出来早,创建品牌已经15年了,是国内最早在这个领域的专业厂家。

晚上打开微信,岭南笠客发来一张图片,让我写一篇文章。图片让人很感动,带来的是强烈的震撼。我从不轻易在儿女情长上带来我的动感情泪,小女孩我并不认识,她却让我襟然泪下。

出门在外的时候遇见过形形色色的人,我更留意年轻人甚至是更小的孩子,我不知道他们有怎样的生活方式、文化信仰,……尽管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交集,彼此像空气一样,存在但也可以忽略无视,什么都不能改变,但是我从心底还是希望他们好。

几天的展会,见识了各种各样的人,也让我更加了解身处的这个环境与我自己。更加确定了我们国人崇洋媚外的愚昧,老外确实没大多数国人自以为的那么素质高。他们也是人,也贪小便宜,也分等级,也会没有礼貌。相比这些,我更多的是从雇主一家那里看到某些我这个从小的“基层公干家庭”长大的孩子不太习惯看到的“新鲜事”。

图片 1

08年,我在德国科隆大教堂外,看见不远处有几个颓废的青年,他们选择了向路人乞讨。他们留着怪异的发型,与几只流浪狗为伴。在这个非常现实社会里,我猜想他们不被社会接纳和认可,自己又不去努力付出;或是有着支离破碎的家庭,天灾人祸的困扰,选择逃避,只有体会和面对另样人生。我尽量躲得远一些,拍下这张模糊的相片。在法国卢浮宫里,我看到更多同样年纪相仿的青年,在临摹大师的画作,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在这里留学跟着导师钻研艺术。在这个时尚之都不愁吃穿的氛围里,它是阳光向上的,让人感到轻松和愉悦。同样,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大商场里,看见像洋娃娃一样干净的孩子;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大街上,看见年轻的爸爸用手推车带着自己的孩子,好温馨的画面,同为人父的我能体会到这种幸福,孩子的福亦是父母的福。

(说明一下我的个人情况,本人的父母等等乃至从小陪伴本人长大的亲戚基本要么是教师,要么是公务员,所以在咱家是那种“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观念为主,忠于人民忠于党的“体制内家长”为主,算是半吊子书香门第)

她是西部省份山区一位留守的小女孩,看图大概七八岁,幼小的年龄就背起了大大的草包,满满的一草包草。

09年,我在海南三亚。夜晚的时候,我和同伴去海边宵夜,有一些被人操纵的卖烟花的小孩不时聚过来围着游客兜售烟花。有一个小女孩,还没有我的女儿大,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你见过这样的小女孩么?一身粉衣,带着天真的笑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叫不上自己的名字。她只知道多卖些烟花,就能吃好吃的,和小伙伴尽早赶回去睡觉。在这样的氛围里,我们是找不到背后操纵的大人的,为了利益竟使出这样卑鄙的伎俩,心黑了是要遭报应的。为何世上那么多角落,道德早已没有了底线?我们不缺同情心,尽其所能多买些烟花。你总会长大的,个人有个人的路,世界才成为世界,愿所有遇见过你的人遥祝属于你的幸福。

因为从小在教师公务员的家庭长大,对于商业,很少接触,甚至一窍不通。因为没碰过,所以不熟悉。这种不熟悉除了让我的BEC挂过科之外,也让我思考过很多。这次的兼职,就是为了测试一下自己的上限有多少,看看上天是不是堵死了我从事商业的天赋道路,同时也顺便了解了一个商人家庭和我这种爸妈亲戚都是单位的环境下长大的孩子究竟有哪些不同。更加确定了家庭对一个人成长的影响。

图片 2

再以后,我又到过一些地方。我在韩国的水原华城和景福宫,看见参观古迹的韩国小朋友;爱宝乐园的门口,打电话的学生;首尔夜晚的大卖场里,学生装束的女孩。我在台湾士林观光夜市,路旁筹款的学生。我在云南丽江黑龙潭公园门口,摆摊卖小饰品的妇女,她的背上已经熟睡的孩子;自己独自做饭的学生。……


草不是随便就可以割来的,我生活在农村知道一些常识。小女孩都知道什么样的草能割,什么样的草不能割。好多的田边都打了农药,要到那山脚边,不长庄稼的地方,割一些羊儿吃的草,爷爷还养了一头牛,那是卖得上价钱的,割一些肥肥的草,牛儿吃得欢,长得快。爸爸妈妈在外打工,来电话说今年工不好做,钱不好挣,我不能割些毒草把牛羊搞死了,那挨爷爷打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眼光,自己的说法,来面对这个世界以及世界的未来,是非圭皋到底还是有的,底线要坚持。每天早上送孩子上学,孩子进校门的时候,我们都要和她挥手。孩子她妈说,这样孩子会有一个好心情。每个人都爱自己的孩子,想到了要用心去做。孩子会有自己的想法,同样通过媒体和身旁的实际来感知这个世界。孩子是脆弱的,判断的不全面,我们不要忽略孩子的感受。前些天下雨,早上在公交车上看到的,一个温馨提示被弄褶皱了,结果面目全非,“请勿随地吐痰”变成了“请随地吐痰”。生活中我们对待孩子,如果不细心的话,是否也在犯同样的错误呢?

一位“公务子弟”眼中的商人家庭。1.

图片 3

用一颗爱心,好好爱孩子吧!肯定孩子的品行、学业、行为、习惯等等各方面的进步,对孩子的成长给以肯定,然后,指出不足,发掘潜力,提出希望。

老板眼睛很小,笑起来就眯成一条缝,在展会期间他90%的时间眼睛都是成一条缝的状态。我知道要笑迎客人,但一整天下来觉得面部肌肉都僵硬了,不知老板是否也有这种感觉呢?

爷爷奶奶年老了,驼着背,只能看看门口,烧烧饭。小女孩自语的说,爸妈外去了挣钱,我就是小大人了,我还要照顾弟弟。我不怕苦,不管刮风下雨,我挨饿没事,不能饿了牛羊,不能饿了爷爷奶奶和弟弟,我要自强,我要照顾家。太阳她的笑脸对着我笑,夜晚的星星对着我眨着眼睛,月亮陪着我转。

自觉累或不想笑,我常常表情“严肃”(因为本人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很认真严肃)。老板就过来:“小梁啊,要热情点嘛,肢体语言丰富点嘛,你们读英语的,跟老外交流要开放点嘛,不要那么拘束。这个客人啊,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同地区的人呢,这性格是不同的。像东北的人呢,就比较豪爽,想南方人呢,就比较温柔但精明。所以我们一般会问他们来自哪里,然后根据不同地区的人的性格行事。东北人就跟他们哥儿们点,不过现在东北人也没有我们想得那么直啊,他们现在啊也学精了,想学我们南方人。我们做生意呢,是有底线的,只要碰了底线这单生意就免谈,而他们现在呢,是没有底线的,所以这个就非常麻烦。(这里绝对没有地域黑的意思,只是转述一个商人的观点)对于世界各地呢,就更不用说了。黑种人呢,被殖民惯了,当惯了奴隶,你就不用对他们太客气,要不然他就会踩到你头上来了。但还是要表面和他们好,友善。”

牛儿吽吽的叫,羊儿咪咪的叫,还有家里的小花猫陪着我玩。我不寂寞。爷爷奶奶关心着我。我有小弟弟当玩具,我原来感到寂寞,现在不了,爸爸妈妈我告诉你,我在家不害怕,我感觉到幸福,爸爸妈妈你放心打工挣钱吧。

“哦,这样啊。”说到这儿,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老板有时跟黑人伙伴谈生意的时候会突然走开一下。

生活在山区的孩子缺少保暖而生活困苦。因为地理原因他们生长在极不发达的山沟里。他们淳朴善良。他们会用他们最美的心灵和你招手微笑,小女孩很淳朴,画面打动了我,打动了所有看我文章的人,她来得泣泣动人,她还是个孩子呀,撒娇的年龄,到你友良大叔这儿来吧,我会让你白白胖胖,天天有肉吃,如果你想你的爷爷奶奶和弟弟,就让他们全来吧,反正大叔有好多房子,大叔让你有上大学的姐姐,还会给你零用钱,让你上一流的好学校,你愿意什么时候回山区,你就回去,你愿什么时候再到大叔这儿来,你只要愿意随时来,只要记住,曾经有人关心过你,让爱延续。

“是啊,印度人在我们这儿的口碑不太好。所以我们对他们的印象一般。小阿三嘛。”他皱了下眉头。

图片 4

“可是…不是所有印度人都不好的不是吗。可能在我们从小的教育中,人生而平等的,所以不会带有色眼光去看待一个种族。我不能理解。”我很疑惑。

爱可以把冬天变得温暖,只要有真情在人间传递在边远的山区,有一群贫困的孩子为了能去上学每天要行走几十公里
,小姑娘要上学也是的。茅屋就是他们的教室摆放着几张旧的桌椅,从没看见过新的书本破旧的书包里装的只是一支笔,所有的课程只有一位老师在讲课,西部山区还很落后,让爱到达小女孩那个地方吧,不要再让她背草包,让幼小的花朵,在阳光下盛开吧,让她开得鲜艳,行动吧,去关心她们吧,让她直起身来,赢在起跑线上吧。

“哎呀,这不是歧视,而是他们黑人就是这样嘛,口碑不太好。你说人人平等,在我们中国还好,我见过那么多老外,在他们那些国家,男人和女人能平等吗?白人和黑人能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平等是很少的。像在韩国和日本,他们国家女性的地位是很低的咯。这些文化因素在谈生意过程中也是我们不能忽略的。”

那段数不尽的辛酸如果你去体会经历了这里山区孩子的生活,你会成为一个博爱感怀从而高尚的人,相同的是风景,不同的是境界。生活在西部山区的许多孩子,他们哪一个没有饱经风霜,哪一位孩子不起早摸黑,担起了不属于她们的担子,我呼唤整个社会来关心她们吧。

分门别类,是社会和人脑进步的表现,有利于分工合作和发挥最大效益,以及减少选择成本,但这种方式,有一个致命弱点:它是人懒惰的产物,所以这会让我省去思考,容易用标签去成为衡量一个人的标准,而偏见,就是这样来的。这时我内心的一段科普独白没有一点点防备地蹦入脑海。

有一些愿意放弃荣华富贵、锦衣玉食般生活,而甘愿扎根于偏远落后、荒凉孤寂、穷困潦倒的山区的教师们,点亮了那里成千上万孩子们的心灯,手把手的引领无知的孩子们走出山区,去创造她们美好生活,改变穷山区的命运。

“嗯,好的。”我把嘴角弯成弧度,仅仅是一个不带任何情绪的动作而已,幸好我练过。至此,我知道,自己不想笑的时候,是真心笑不出来的,也更加确定了自己慢热的属性。

那些被遗忘的角落贫困山区孩子那渴望羡慕的目光在我的眼前流淌,是啊,他们是被遗忘的角落,在过着城里孩子不知的生活,她正顽强的生活着。


我的写作,或许会改变她一个人命运。但更多穷山区还需要整个社会来关注,来改变她们的命运。

让我们一起来关心她们。

展会第二天下班,馆外下起了雨。乌压压的一群人堆在展馆门口。

让我们一起转发,把爱传向每个角落

我们从包里拿出伞,急忙赶去停车场上车。

图片 5

坐在车上看着乌压压的人群和蒙蒙细雨,我心想:幸好带伞了,第一反应想到的是“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等词语和俗语。“这种时候应该批发几箱伞来卖。保证好卖。”这时车内一个声音响起,我知道老板又在教育小女孩了,“这就是抓住机遇做生意。”

我回过神来,发现原来处处有商机。


每天会展结束,场馆门口外都会有很多小贩在卖一些小玩意儿。第三天下班路过的时候,小女孩看到有那种画画的工具卖,便嚷嚷要买。这时她爸妈过来了,跟她说“你自己去问一下多少钱。”

小女孩不情愿,站在原地一脸为难的样子。

“你去问一下多少钱嘛,不买我们就走了喔。”

“十块一套,二十两套。”旁边摊主听到对话,便马上大声回答。

“你过来,我跟你说一下。”老板领着小女孩向前走了几步,小声对女儿说“这样,我给你10块,你去买两套好吗。”

“为什么要买两套,人家说10块一套。”小女孩有些生气和不解。

“人家说10块就10块啊,你不能那么笨,那客人买爸爸的东西都还减价再减价甚至免费更好咧。你就跟他说10块钱卖你两套好不好。”

“那为什么要卖两套。一套就够了啊。”小女孩抿着嘴手里紧紧拽着那十块钱。

“妹妹也要用啊,妹妹不用那爸爸用。反正你用10块钱向他买两套,不然我们就走。”

“为什么要买两套,10块钱一套就够了呀。”小女孩呢喃道。

“反正你要用10块钱买两套,不然我给5块钱你买一套?呐,爸爸教你,这样……”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小女孩用手堵住耳朵。

“来,给回我那10块。给你5块去买一套。”父亲说道。

小女孩站在那里,嘴角向下,用手背在脸上左右擦拭,试图把脸抚平。看着她那纠结的面部表情,我的心一震,我不知道她以前经历了什么或者练了多久,才练就了这种不能放声大哭而是憋着藏着情绪的能力。

她老爸在一旁看着,“嘿,哭了?哭能解决什么问题。你说哭能解决问题吗?让你妈跟你说。”

这时,老板娘走了过来。“哭能解决什么问题。你去说服一下他能不能卖给你。”小女孩的妈妈一边说,一边继续自然地随着人流往前走,留着我们依然在原地。

“你去叫他10块钱卖两套你嘛。或者你等人少了点,再去跟他买。”父亲依然在教导着女儿如何厚脸皮讨价还价。

小女孩默不作声,依然站在原地,手里紧紧攥着那10块钱。

“不买那我们走咯。”爸爸说。

小女孩鼓着气向左前方迈着步子,鼓着气,憋着泪,手里紧紧攥着那10块钱,甩我们一个潇洒的生气背影。我低头看了看我的右手,几分钟前它还是被小女孩主动拉着的,看着小女孩离去的背影,我的心有点凉,不知道这是觉得有些悲凉还是心寒还是因为户外有点冷呢。

因为我们回去的路是不同方向,我向右前方走。这一幕不太愉快的别离,让我想起了平常跟另外一个家庭的道别,在我担任家庭教师的学生的家庭,每次家教完离开家里,家长都会要求小朋友送一下老师。家长和学生就算没有送我到路口也会在门口目送。同样也是领工资的活,同样是分别的场景,在不同的家庭中也会呈现不一样的景象和习惯。没有“跟姐姐说一声再见”的教导式叮嘱,只有我跟同步走的老板道别后,便转向了与他们不同的方向。

在从展馆回学校的路上,我的脑海中不断回忆起刚才的场景,特别是小女孩那张鼓着气想哭却又不能哭拼命隐藏情绪的纠结的脸。这是我第一次现场观摩这种教育方式,我想我不太习惯这种教育方式,因为总觉得哪里不对,或者说,是我不认同的。我想起了我的成长经历,我想起了我读了十几年书学来的有关于善良、诚信、悯人之心、同理心、人生而平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等原则和信条,又想起了社会险恶、不是被人欺负就是先发制人等等告诫我们的阴暗信条。我试图在回校路上这段有限的时间内得出一个结论,试图去分析这种“商人家庭的教育模式”和“公干家庭的教育模式”的差别与利弊。我脑子内的双方在打架,这一打,又让我想起了以前看过有篇文章讲过我们常常哪怕买的起奢侈品,也喜欢和风餐露宿的路边小贩降价。这是一种极其不对等现象,我以为同为商人会有体谅之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强烈的感觉告诉我小女孩并不认同她父母的观点。很显然,她出生所处的家庭氛围是和她的天性不符合的。我也知道小女孩这种自来熟跟人好的习惯是哪里来的,也理解了同在商人家庭长大的舍友以前向我吐过的苦水。

我又低头看了下那刚被小女孩拉过的右手,想到这里我有点怕,我试图想象在这种教育模式下成长的小女孩的未来。

尽管当场我不认同老板的某些观点和有一百种为小女孩说句话的理由,但我一句都没说,全程一言不发。有人说过,不敢说真话也是知识分子特有的虚伪,我想那时的我就是这样的。和我的家长一样。

我应该也为我的未来担心一下。

我怀疑自己是否太过理想主义了,认为世界是美好的。怀疑自己是否成为了廉价劳动力,怀疑我的认知,怀疑我从小接受的教育,怀疑是不是真的“要么被人骗要么去骗人”二选一,怀疑自己有一天会不会被不认同的东西说服,怀疑下次遇到这种情况的话该不该挺身而出,怀疑什么真话什么又是假话……

在我头脑风暴之际,我看到前方的地铁站手扶梯坏了,要走楼梯上去。

幸好,这时耳旁传来一声“要不要帮忙?因为我也是这样痛苦的过来的。”

顺着声音,眼扫到前方,有个女孩子跟一位双手提着行李乘客说。

我突然觉得,这世上有些东西,还是需要有人去坚守的,内心有些东西还是不能放弃的。虽然很傻,但选择自己认同的,成为自己认同的人很好不是吗?心暖,我希望不仅仅是存在于学校的地铁站里。


4.

四天展会,这是最后一天,撤展。

“小梁啊,你看今天没什么客人,就算半天吧。第一天上午也没什么客人,也算半天吧。喏,这是三天的工资。”

“好的,谢谢。”我收下了老板娘给我的工钱。内心有一个声音:嗯,数算得真清,真不愧是商人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