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群时代的在场表达_叙事传记_好文学网

图片 3

从文学的窗口弹出,迸将至回忆久远的田园,那是老人的事业。现在我们关注的这位女性作家于那样的“回忆”却是不搭界的,她还正值年富有为的当口儿。然而她说,很值得纪念的初三岁月,那粉红色的记忆。就在花蕾初绽的年龄,卜丽爽向上摞起十几本岁月杂感的随笔了。神奇的岁月无形的妙手,让她随意抚摸。喜滋滋地沉缅于回忆,凝眸昔日时光,咀嚼文案中的自我,那逝去的,或许就成为审美历程的开始。如她自己所说,“给心一个安静的港湾”。
中国论文网
中学时光的沉淀,闪烁琉璃的颜色。仅次地斑剥陆离的光谱。品读这青葱的华章,有理由说中学生活题材,正是她的一笔富矿。或许作这样的猜想,身为中学生儿子的母亲,角色使得往日时光在作家心间腾挪宕跌,那种情思于黄色笔记中日益葱绿萌生。如此定位,意义耸立,请看她的《邂逅十七岁时光》――
这篇抒情之作,立意在“时光”,构思于邂逅,抒写呈空灵:初三那年,“像活在梦里”,梦的事读书、听歌、写笔记;梦的人“永安中学闺蜜华”和恩师刘老师;这些构成了“我”的青葱年华。行文不拘泥琐事,岁月如梦寐一般叫人向往,清爽的文字。西谚说,人为上帝的载体,语言是人的表达权力。
要说好文字,令我想起卜丽爽初三时抄写过的一本《词谱》;然后涂鸦般就填起词来。这种刻意的语言实践,从一定角度看,确然是影响了她的遣词造句习惯。这般地虔诚于语言的锻炼,它自然是“无法之中的有法”。这样的傻事自然也成全了我们的女散文家。
要论她中学题材的散文,恐怕是躲不过灵智的文学佳构《冬夜断章》。
这是颇有寓意的抒情短篇,你可以当作抒情小说来读。作者以长句为爱写断章,其实是“残冷”的挽歌。笔者无法摆脱寒冷氛围的长句,语言的磁场力量让我腮颊痉挛,心肌�h缩。
作者是如此开篇。“彼时这男子正站在楼前,夏玉从二楼看下去,有阳光从楼前楸树黄艳艳的叶片缝隙间穿透而过后的光影映衬着他的眉目宛然,没来由的就让人心安。”
如此长句似慢词挽唱,一唱三叠有别种氛围,笔者以为正是这恰能表达本篇的主旨。
我只感受到岁月在作者笔端婉转低唱,认真期待过的或可营造出这种场景,语言的思绪牵引着作者亦不能自拔,或是生命的意象在发挥着魔力,读者可是说不清楚的。笔者只惊诧作家语言笼着的思绪,爱或者不爱,此时,作为本篇故事情节已不再重要,我的耳畔只回响着�D�D“蔓蔓青萝,缠绕相生,叶叶碧绿,汁液鲜红”;“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前边的长句阵,在此陡变为抒情诗般的整句,像欢快的夜曲,一句宝黛初见哥哥的浑话:“这个妹妹我见过!”“三生石上也许就印刻着两人的名姓”。这正是岁月“沉香”,生命意象,令人回肠。
“把你的手放在滚热炉子上一分钟,感觉像一小时。坐在漂亮的姑娘身边整整一小时,感觉起来像一分钟。”
科学家的头脑有时也只好模糊了时间的相对性。这生命般爱的挽歌,低徊久许,让读者的思绪陷入延宕,像哈姆雷特一样踌躇不决,“是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
卜丽爽中学题材的生命华章,无疑是成功的。成功就在对青葱岁月的真诚书写。称得起是梦一般的演绎与悸动,但它却是真实的心灵记忆。
笔者只好佩服,女散文家如银河般追忆思绪的感性复活,像托翁的“复活”;然而俄国的《复活》是首先人伦的深沉史诗;卜丽爽的心灵追忆,则是碧绿清新的书写。但是在我们的思绪中,她的清新美丽的意象,着实更为亲切,接着营川地气,有这一点也就足够了。那么文思如何接通地气呢?只有“在此地,限此时”。
我曾在一篇文章里评论过她的散文《彼岸》――
该篇散文展现出来的富有层次与语言形象的质感;或者简直可称为缤纷与灿烂。她总能制造出一份惊喜。这次,我特别被她四十岁的纪念《彼岸》所折服。
清爽直觉而形象与睿智思索相契合,实乃她散文的一个特色。这种特色比较完美地表达了当下作者的思想情怀,这情怀确是珍贵的,其意义就在于这美丽的情愫,就在于作者不断地求索生活的真谛,提升生命的层次。人,仍然是需要拥有一份真纯与品位。如若降低了你的品位,那么就是降低生命的格调。拥有并且达观,应该是时代之使然。切记前苏联一位作家说过的:“活下去,并且要记住!”
记住,就是精神文化的品位。这品位给人以影响就应视之为善。善与文雅,是文明的范畴,今天尤其要珍惜这样的创造。《彼岸》正是这种品位,因而让我珍惜难忘。
其实,卜丽爽是十分懂得幽默的,然而不同的是,她的幽默又伴着一份庄重与矜持,这正是艺术所需要的恰好的表达分寸,即文质彬彬,也许这才是文章的玲珑之境。我钟情于《彼岸》前半部分营造的氛围。请来细心品阅一番吧!
这清新芳美的文字,其中融着斑斑点点的青春碎影如八月飘逸的桂子,她是岁月沉香,更是对生命绝美的咏叹!那乡情的清�,任由作家信手这般轻拢慢捻,什么“垂柳”、“甘泉”呀,抑或神秘“躲藏的小丫头”,尽笼罩在新月下的冰面。这般质感多情的文字,伴着清梦,留下智慧、悲悯和爱。那父母亲情和悌爱不觉在文中洋溢。再看文章的议论:
“这世间,本就没有什么能够因为不舍而获得怜悯。所以我们放开手,放开怀抱,终放开自己,融入那后的彼岸。”
易逝的意象禅思洞明,没有谁可轻易步入这一层级。我此时,已说不出什么来,在女散文家纯朴的文字面前无法饶舌。然而我还要说。
洁净的思想,是每一位作家朝思夜盼的神祉。
仅就散文而言,男性作家,多喜欢借历史以寄托英雄的慨叹;诸如“廉颇老矣,尚能饭否?”或者像新历史散文代表作家祝勇那样,还原历史的现场。可女性的笔触却往往借岁月过往的感性回忆叙写,来表达她对美的惆怅与憧憬。惆怅却依然向往,女性比男子更能凄美婉转,那质感的牵挂,就是生活的滋味。然而,卜丽爽禅思淡静中确有一种达观智慧。这一特点于她前几年发表于《辽河》的文章里,就已经凸显出缤纷多致了。这是她成为散文家的特质。
然而成熟的散文家,只有少年追忆的几篇美文那是不够的。他必须对生活表现出个性的书写;作家必须对日常素材或历史事件亮出中肯的态度,这种表态是感性与客观的。
卜丽爽有不错的事业和温馨的家庭。她自言是“文字爱好者”,喜欢窝在沙发上读书;又不时参加一些社团活动,如地方旗袍协会、摄影采风、户外旅行等等,把自己的生活点缀得色彩斑斓。爱美懂美寻找美是她生活的慧眼。�P弄兰花就写成了《唯有暗香来》,真不错,文体为现代特色鲜明,同时可寻觅出古人小品的韵致。
我请她讲讲日常审美品致的细节。她这样坦言道:让生活温润如玉,璀璨如珠;“让自己舒服,喜欢愉悦的事情。”这太抽象,然而从她逸兴表达的小品文中,我们恍然了悟。“舒服”,是让身体打开、心灵自由,仿佛“另一种瑜伽”。
这篇行文也还是先实后虚,弄些意象出来,让读者自己感知。盆兰一丛三棵,主人精心呵护�P弄着日新月异,一天黄昏伴着雅尼悠扬的旋律,兰花就要绽放。
“一茎上十几个墨紫色的小花苞,饱满丰盈,在根部有一颗极微小的玲珑剔透的水珠悬垂着不肯离去,仿佛梦中的一滴清泪,那些花儿,它们是睡去的精灵。我不敢去触碰,生怕惊散了花朵上的香魂。闭上眼,把身体都窝在沙发里,细细地呼吸,捕捉那缕缕暗香,清幽宁静便在心里扎了根。”
这兰香的意蕴到底应该揭示了,于是她一挥而就,多方征引,揭秘兰花的神韵全在两点上:一个“淡”字,淡泊猗馨,绝不自炫;一份坚持,抓住�g土,从容绽放,不媚不矜,不卑不亢。你看,兰花分明有人的气节与做派。好的散文,应该况物比类,以实象映衬虚象,用客观物象表达人文的精神,像国画大师齐白石那样“萝卜白菜”中含着人的哲学精神,从而在静相中给人以文学的陶冶。
《蜗牛的b小调生活》尚属难得的一篇,我把这篇当杂文欣赏,它就是以形象化的议论见长。开篇引论很逗,有拿自己调侃的勇气。偶然的期刊签约会,与会者都要说道说道,轮到“我”却显得一种窘态,“我”如此表态――
“一定好好努力。我是一只‘牛’没错,可惜我是一只蜗牛,不管怎么打,不管怎么爬,估计还是快不了多少的。请各位领导原谅一下下。”
这就引出了主旨话题,自嘲风趣,纯然杂文的机智。导出一首歌词后,便进入剖析蜗牛习性物理的议论部分,作家就是能折腾,列举出蜗牛的五大优点出来,“稳重”、“坚韧”等等,还有“素食主义者”,莎士比亚以它为喻,爱情的感觉是以“起皱的蜗牛的犄角”的柔细灵敏为陪衬的。进而论起爱情,篇末落笔在几年前热播的《蜗居》上,尽写城中人的悲情色彩。小小的一只“蜗牛”,让咱们的作家演绎成“龙凤”
大作。荒诞中的风趣,尽显作者擅长议论的特色。
顺便说说她的文化散文《访蒋荫棠故居不遇》。
这一文制短构,脱去了时下文化散文的鸿篇巨制,文本虽然短小,可是叙事清晰,生活的时代与当下形势相互映衬,构成了主旨鲜明的特色。“访”而“不遇”是行文的别致之处。然而女作者笔力不弱,纵向背景的一再铺叙,又间以横向的比照,就立体客观地再现了蒋荫棠《苏武牧羊》的创作现场,这也算“虚中见实”吧。有一种气韵贯穿全篇,救亡图存、爱国担当的正义感成为散文的暗线,串联故事活现历史。作者很会调动自己的文化储备,可以还原历史,让读者转向于盖州民国初年的文化生态。我们看到,作者艰难跋涉、拂去百年尘埃,与历史的波褶搏斗,动态还原了那并非确定而“消失”的世界,亲切地跟蒋先生相遇,让我们触摸那时代的脉搏。因此有理由说,这篇文化散文是基本成功的。女作者写得活泛而灵动。值得一探,卜丽爽又为自己散文园圃播下了一种新鲜的菜蔬,我们为她庆幸。
若论她的亲情篇章《拗扭的老卜》,应当说是厚重风趣的了。文本行云流水,语言节奏的把控像小说一样给人以美感,像陈年老酒醇厚绵绵耐读得很。我们的人心不想堕入尘埃,那么就应该细读这样的文章。品读再三,觉得该文具有三种潜质:
人物塑造逼真。文题是解读“老卜”的钥匙,“拗扭”为性格思想之核。
“拗扭十足的老头儿。”首先他言语拗扭,说话总绕着弯子兜着圈子,挺逗的;一边说“孩子们没什么出息挺好,离他近,想看谁就能看到谁。可一提到他那在上海交通大学读书的孙子就合不拢嘴,脸上乐开了花。”这言不由衷的言语段子,文中尚有多处。
再者老卜思想深处的“拗扭”,还在于他不肯向贫苦低头,“扭”在对命运韧劲的抗争,这样的业绩多得可拾一大筐。历史之使然,现在好了,过上幸福生活了。然而这种倔强的精神,可能已然成为卜家的传家法宝。
老卜为完美主义者,他的手艺无人能比;没有高,只有更好;老卜教育子女总要讲个理儿,你看,“老卜”拗到何种地步了,嗨!
叙事散文关键在于表现的力度。朱自清的“背影”开了这方面的先河。本文亲情厚度的表达又揉着人性的刻画与剖析,立体客观真实,使本文富有穿透张力。本文有淘洗灵魂的感化力量。
作家独特个性化语言的成熟,才是散文臻于成熟的必然途径。卜丽爽的散文语言有一种本色的风趣的机智。她曾说过特别欣赏张爱玲的语言狠得像毒舌、美的像禅花,但是又学不来;她喜欢鲁迅语言的雍容,她还拿木心《诗经演》反复拜读。这样苦心孤诣地自觉训练,使得自己的语言也渐趋模样。可以说品卜丽爽的文章,也就是在玩味她的语言。耐读,才是硬道理。散文语言具神力,不可轻视。
我问询她创作这篇写父亲的体会,她这样坦言相告:父亲那一代人的品德没得说的。他们历经苦难而意志坚韧,对待家庭社会他们有包容与担当,他们用伟大的胸襟,来做着极为平凡的工作。这才让笔者感动,女作家对父辈是如此的熟悉喜爱与敬重。厚重的表达,来源在这里,我明白了。
岁月像一条河,有人曾写过“追忆逝水年华”。当岁月记忆归于沉香,那么我们的文化必提升品质;作家的审美思维要进入崭新的境地。然而我们不能等待岁月会自成为沉香。作家要不断汲取生活的能量,给它添米加油。这当然需要一双慧眼,能于寻常处寻觅诗情,在日常中发掘人性的善良与美丽。要像归有光那样,细致地体察亲情人伦,才会写出《项脊轩志》。
那么如何才会使你的文章更具感染力呢?列夫・托尔斯泰在他的《艺术论》中说的好,它取决于三个要素:
这种情感的传达有多么清晰;
艺术的趋势程度,换言之,艺术家自己体验他所传达的情感的力量。
卜丽爽有她自己的文学探索,可喜的是这探索已成为一种自觉行为。人说成功散文的背后都站着一个人,这就是做人风范与其独特性。善于撷取岁月流芳,美丽书写属于自己的一亩三分田,可能是她散文的风格。像托翁说的那样,表达的清澈清新,然而前提是真挚。如果再假以时日,卜丽爽的文章会更加清丽纯笃,她会创作属于自己的文学沉香。读者如我会从她的文字中体会时间流逝时生命的魅力感动。

二十四节气,承载着深厚的中华文化传统,悠悠千年,它们形塑了中国人的智慧与记忆。二十四节气既是一份对天地万物共生共荣的细微体认,也是一份对民族共同身份的期许与认定。
天地化美,万物生息。作为中华儿女,可以如何书写这份深远的传承?
图片 1集群时代的在场表达_叙事传记_好文学网。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赵荔红在发布会现场。
6月17日,由24位散文家合力编着的新书《中国书写:二十四节气》在上海言几又·长宁来福士店发布,该书作者之一、散文家赵荔红、汗漫、复旦大学教授梁永安出席了新书分享会,与读者一同致敬中华古老文明。
与很多以“二十四节气”为主题的图书不同,《中国书写:二十四节气》完全从文学的角度,精心挑选了中国文坛24位优秀散文家,以一个人书写一个节气的方式,从不同角度书写以二十四节气为核心的自然物候、历史文化、故乡亲情、生命体验,用文字带领读者回归土地、感受自然、走进历史、体悟生命。
赵荔红书写了“立夏”这一节气,同时也是本书的主编之一。谈到主持编选本书的目的,她说道:“处暑、白露、霜降…这二十四个极其美丽的汉语词汇绝非是简单的符号,它们呈现出蓬勃的生命色彩,具有普遍又独特的意义,是时间、是农时、又是人事。”近年来,坊间已有不少有关二十四节气的文字、图片,但都停留在简单的知识介绍,纵深的书写极少。“皮毛、仪式性的继承,固然有一定意义,但我们想要做的是,从生活里,从生命中,从广袤大地上,从追忆中再现、重写活泼泼的‘二十四节气’,”赵荔红说。
“选择作家时有几个考虑,首先是目前非常有实力,保有蓬勃的写作能力,言之有物、笔下有魂的散文作家。除了考虑其文字优秀外,还考虑地域分布,中国大地东西南北中尽可能覆盖,这本关于二十四节气的文学书,既顺应时间的流变,又具有空间的宽广。春秋时期的季札乐于到不同地域‘观风’,歌谣创作者乐于深入民间‘采风’,《诗》三百中,‘国风’是最生动、最有活力的诗篇,我们二十四篇节气文章,也是从祖国大地汇聚来的最有活力的‘风’,”赵荔红介绍。
图片 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书写中国:二十四节气》书封。
去除同质虚伪的言说方式,散文也要革命。通过书写二十四节气,每个散文作家独特的文字魅力也得以呈现。近年来的散文创作,寻求多样性表达,所以跨文体、虚构性等也体现在这次的散文创作中:书信体、诗歌引用、小说化代入感、关键词、半文半白的笔记体、夹叙夹议的评论体、历史演义、调查报道……一篇文字可能糅合多种元素、多样叙述方式,不同文章也会呈现不同元素及叙述方式的运用。不禁让读者感叹,原来散文还可以这样写。
如《书写中国:二十四节气》中的“小寒”,该篇作者柯平用笔记体来呈现这一节气,一个“小寒”跨越了上下五千年,写了15个历史人物。进入小寒的第一日,松江乡绅顾清在城南小斋里敲冰煮茗;小寒第二日,是北宋的天庆节兼亡国日;第三日,西湖边久候柳如是不至的李流芳已变得不那么自信……
“小雨”节气中,作者祝勇走到了紫禁城的弘义阁,站在廊檐下,看雨点实实在在敲打在冰冷的台基上,想这紫禁城千年间经历的雪雨:朱元璋一定喜雨,他多次在诏书中申明“朕本农夫,深知稼穑艰难”;康熙皇帝与吴三桂战事胶着,北方坚持不下雨,康熙写“罪己诏”;光绪皇帝最爱欣赏龙头喷水……
写“小暑”节气的是写小说出身的作家沈念,在这个暑假里,“我”被送到了外婆家住段日子,见证了一段死亡和生命的重新诞生。
诗人杨健则在“清明”篇中,穿插了关于这一节气的诗歌:中国农民的肩上总是挑着什么/他们走路的时候挑着/他们躺着的时候挑着/他们拢着袖口默默站立的时候也在挑着/虽然他们的房间里是温暖无比的棉花但却感到冷/他们穿着一件厚厚的棉袄也让我感到就像一座座奇异的墓穴……
汗漫既是诗人又是散文家,其则将诗信叙述融入“秋分”这一时节。汗漫说:“中华文明是农耕文明,农耕文明的起点是先民们观察日月星辰变化规律、动植物生长的规律,经过漫长的过程,在汉代形成完整立法。二十四个节气,见微知着,每一天物候的变化、植物、虫子的变化都给先民带来惊喜,现在回想起来是挺让我们感动的一件事情。”
汗漫认为,中国的文化,一切原点在二十四节气的认识上。“老子讲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个‘道’,最初我的理解就是二十四节气。包括中国的哲学、世界观、宇宙观、价值观都是道法自然,与自然相融合,用庄子的话讲,‘磅礴天地以为一’,把天地万物包容于我们自身,形成人与自然的和谐共融的格局。孔子讲,‘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地有什么话可说?四季在运行,万物在生长,这是天地最好的语言。”
有的人用了几年的时间来写一个节气,爱松写的“芒种”,用了四年时间的6月份,1985年6月、1986年6月、一直写到1989年6月,每一段都是一个年份。
图片 3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除了时间的纵向跨度大,不少篇幅的空间跨度也非常大。周晓枫写的“夏至”,清晨怀念已故散文家苇岸,正午则到了亚马孙河,黄昏转移到乌鲁木齐,夜晚则书写北方,中国的北方。
24位作家,24种面貌声腔。赵荔红说道:“这本书收录的散文与平常读者理解看到的散文诗不一样,它既有抒情散文、有历史散文、叙事散文,同时有史记史料,非常饱满丰厚。”
《书写中国:二十四节气》中的每一篇节气散文前还编配了一幅宋、元、明朝代的古画,文明是集中的呈现,不仅是文字还有诗词歌赋、绘画,以及的人的活动。赵荔红:“归根结底二十四节气是一种生活状态,我常想到一个问题,在如今高科技时代之下,带有着二十四节气智慧传承的生活是否还有可能?当我们编这本书的时候,我们在努力寻找一种有序地、合乎自然、人的生活与自然相感应的世界。这是对只崇尚技术,只崇尚力度的时代的反思和纠正。”
值得注意的是,书中附录还收录了已故散文家苇岸的作品《一九九八:二十四节气》。1998年2月,苇岸开始为创作《一九九八:二十四节气》进行记录,1998年10月开始写作,但未能完成全部创作,从“立夏”开始为未完成的草稿。
“苇岸是我很敬重的兄长,他第一次看到梭罗的《瓦尔登湖》时非常惊喜,发出感叹原来散文还可以这样写,他说散文应该怀着平常心传递人间消息,它和诗、小说不太一样,一个诗人一个小说家需要野心和雄心,但散文是过日子,养自己心的一种生活方式,”汗漫向读者们分享他记忆中的苇岸,“按照苇岸的观点,人应该审美化的,而不是功利化的对待我们这个世界。苇岸在每一个节气到来的这一天的上午九点,在昌平一块麦地里记录下温度、土地的湿度、风的速度,然后对周围进行观察。那种态度完全是先民对待自然对待环境的态度。你看了会有很多惊喜,那不是陈词滥调,陈词滥调是过着不值得一过的生活。苇岸的写作,将自己摆在植物平等角度书写,形成人与自然相互滋养的平等的关系。”
苇岸是中国散文作家当中第一个触及到二十四节气题材,第一个用心聆听自然的散文作家,在未书写完整二十四节气就生病逝世。《书写中国:二十四节气》中收录了他已经完成的篇章、残章草稿和未完成的篇章。
“二十四节气不能仅仅是知识点,只有落到每个人生命当中才是它们真正的存在,我们在文学的体验性角度与读者们分享二十四节气与天、地、人的关系,希望身处城市中的人们能好好感受到节气的意味,”赵荔红说。

中国现代散文的源流发端于五四时期,作为几千年来的文学大宗,散文在破旧立新的文学革命中首先成为众矢之的。但是对散文的定义至今莫衷一是,狭义的散文指的是抒情性小品文,而广义上,则可以将除小说、诗歌、戏剧之外的文体都归之为散文。散文如水,色清味不寡,形散神不散,是一个既容易入门又难以突破的文学门类,其营构艺术和取材路径都极其自由,也正因此,散文才具有了常写常新、持久不衰的文体魅力。2016年,彭晓玲、申瑞瑾、甘建华、张天夫四位湖南籍作家荣获第七届冰心散文奖。散文湘军经过一定的沉淀和积蓄后几乎找到了适合各自的写作路子并在国内各大刊物结出硕果,这一年的湖南散文总体上已告别初期的探索逐渐步入沉稳、深邃、开阔的领地,呈现出属类鲜明、洞见深辟、兼收并蓄的特点,无论是生活体悟、游记随笔、人物勾勒还是器物寄情,都彰显着成熟、睿智的思想之光,体现出创作集群时代的在场思悟。
中国论文网 一、在场:思悟生命和生活
除创作手法自由多样之外,散文区别于虚构性文体的大特点在于其真实性。只有立足于真实性书写,写真事、诉真情、表真心,散文创作才能大程度地展现出作者的精神深度、思想厚度和视野宽度,大可能地彰显主体个性。如此,作家的在场性体察就成了散文创作这座高塔的奠基之石。所谓“在场”就是直接、敞开、去伪存真地介入现实,介入个体的生存处境。只有突破传统的局限于一己之哀乐的内心絮语,将世间万物纳入观察与写作范围,以悲悯情怀观照众生,一个散文作家才能在生活中找到源源不断的素材和灵感,以独特的文字传达出属于自己的灵魂思考。2016年湖南散文的在场性表达较之以往更显明晰和深刻,其选材涉略和生命思悟可归结为地母无言、生活无奈、岁月无情、城市无休四个相互勾连又各有侧重的领域。
大地是万物繁衍的基础,作为一个以农耕文明世代延续的民族,炎黄子孙在大地表面种植各类作物养育牲畜,与沉默无言的地母发生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大地上的一草一木,一座山一条河,一个老人的死去一个孩子的诞生,都牵动着人们的生命和精神。周伟的《泥暖草生》通过乡村生命的消逝彰显出乡村人伦的道德力量,为读者重新认识农村提供了一个新视角。而他的《大地书》则以大地之光、大地清明、大地春醪、大地无乡、大地黄好五个部分从乡村的真情、善意、温厚、淳朴出发,用真实的笔触记叙了乡村大地上的人伦秩序、生命状态,在这里,温暖厚重的大地如血肉般根植于人们的生死,把自己深深地埋进黄土地就是村民们安心的归处,文章深刻地体现出作者博大宽厚的胸襟和力透纸背的轻巧。周伟的另一篇《进得祠堂》与袁道一的《风吹清明》异曲同工,都写祠堂这一“国粹”的传承意义,深入挖掘“祠堂”的文化内涵,引领读者追思大地的生命之根。张灵均《我在洞庭等一片帆》将洞庭湖的水上生活图景与作者的情感世界融而为一,多角度的画面呈现和多声部的思想表达使文章灵动而不失厚重。晓寒的《草木深》篇幅短小不事雕琢,以淡淡的散发着草木清香的文字追溯村庄记忆,给人一种平和、清润的安详之感。龙章辉《大地之上,苍天之下》揭示隐秘的民间文化现象,文章以历史人物降妖除魔的李法官传奇的一生为依托,将民间巫术鬼神令人惊叹又让人生疑的神奇与诡异表现得淋漓尽致,作者对未知和未解的敬畏与虔诚折射出独特的文化观照。刘晓平的《蛊女》以神秘的民族巫术“蛊”为探索对象,通过讲述“蛊女”的故事,以大地之奥秘悟生活的真谛,文章素朴自然,体现出作者经时间打磨的文字张力。与《蛊女》类似,秦羽墨《低处的神明》也写民族巫术的神秘性,文章结构匠心独运,以“名词解释+人物案例”的形式将按手印、收精、治煞、蹲墙根等农村特有的鬼神习俗展现在读者面前,突出了对传统事物的现代性思考。秦羽墨《属于我的地》从回忆开始,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农村人对土地的热望,通过细节再现的方式使情感意绪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展现出一如黄土地般粗粝、坚硬的真实。葛取兵《一个村庄的静时光》书写大地钩沉历史,从村庄的历史人物入手体察时光的流逝和历史的变迁,古今相融,意蕴浑成。张雪云《与一条河流有关》则以流水般恬淡的文字书写沅水乡愁,文章明净,真挚动人。
苦难叙事是文学创作的基本主题之一,苦难意识在新时代的乡土中国书写中主要体现在人道主义精神观照下的现实关怀。2016年,湖南散文作家们缘事生发,探求纷杂世界与苦难人生,不断将触角伸向生活的阴暗面,在无情的剖析中寻找希望的亮光。沈念的《鸟飞向》承续以往的写实传统,走访洞庭湖保护区,文章创新叙述策略,通过巧妙切换“我们”和“毒鸟人”的视角,利用省略叙述、空白叙述等技巧扩大文章外延,给读者留下想象和思考的回旋空间。他的《少年眼》以少年所见所想为线索串联起碎片式的场景,借助电影长镜头的��法使文章主旨得到凸显、强化、升华,以此观照失明者、失忆者的心理与生活,笔力老道又不乏新意。沈念的另一篇《没有对象的牙齿》记述云姐的离婚事件,以事件的发生发展组织行文,细节描写和情节安排疏密有致,兼具可读性和思想性。邓跃东《山岗之上》敏锐地捕捉具有表现力的小事物,由山岗上的一座新坟切入梅美短暂而众说纷纭的一生,采取倒叙的方法将梅美的音容笑貌和落魄凄凉呈现在读者面前,使人唏嘘。李颖《虚幻的鱼骨》则以题寓意,开篇定格被鱼刺卡住喉咙的细节,笔锋一转写到妹妹,用老辣的语言塑造出鲜明的人物形象,形式独特,意蕴深沉,妹妹悲剧的一生于作者而言,如鲠在喉,避无可避。李颖的《拣尽寒枝》以证词的形式将由一只野鸟引起的童年记忆与深刻的生命思考错综穿插,快速的时空转换、跳跃性的叙述人称和视角、富有象征意味的组合创造出独特的艺术境界。同是形式的出奇创新,秦羽墨的《关于夏天的七种隐喻》则以具有象征意义的事物为小标题,从七个不同的侧面连缀起巨大的时空跨度,有意将父亲卑微的生和苦难的死写得扑朔迷离,使情感的倾泻更具阻而不前的爆发力。他的《一棵水稻的现代属性》将自己比作一棵水稻,由在大米加工厂的生活思及人的生命形态,文章平实真挚,简洁易读。秦羽墨的另一篇《后一个猎人》与晓寒的《捕蛇人》主旨相近,都聚焦贫瘠乡村的捕蛇人及他们的苦难和命运,由此思考农村人的处境,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深远的现实意义。袁道一《苦涩的瓦》从小时候家里制瓦盖房开始写起,渐次展开生活的艰难画面,以父亲母亲的细节特写增强感人力量,读来让人心酸。刘知英的《天荒地未老》则通过深入了解肢残人群的身体和心理,将边缘人物的生存与情感困境表现出来,文章语言平白如话,思虑中透着乐观、感恩和希望的光芒。
四、品物:表现情趣与意蕴
状物散文以写形写态为主,通过工笔描摹物件传神写貌,或睹睹物思人、或托物言志、或以物传情,赋予事物以人格理想、意趣追求,写出对人生对社会的理性体认。2016年湖南散文创作对“物”的书写品味从动物、植物、器物三个方面展开,以动物之趣、植物之情、器物之思表达作者的精神世界。
动物是生命形态重要的存在形式,人与动物的和谐相处是生态文明的第一要义,作为情思敏锐、情感丰盈的作家,对动物的爱亦是其对生活和生命态度呈现。以范诚的《动物物语》为例,写湘西的娃娃鱼,文章将娃娃鱼的性懒、凶猛、味美与湘西人们的生活意趣结合,显示出一派民生安乐的情形;写“反面动物”猫头鹰,作者思维发散,将故乡的传说、名人事迹与猫头鹰的外形、声音、寓意相融,丰富了动物的形象;写猛洞河的猕猴,作者笔致细腻生动,猕猴的聪明、贪吃和胆小等特性跃然纸上;写香格里拉的小松鼠,文字灵动童趣。刘诚龙《对一只螃蟹如何表达爱》则以玩谑不羁的语言写“人蟹大战”,与妻子之间的对话富于生活气息、文人情趣,显出作者炉火纯青的文字驾驭能力和对文章意绪的把控能力,更流露出作者轻松和缓的生活态度。
植物无声,安静地在大地上生长千年,受气候之雨雪亦饮天地之精华,充满灵性。管弦写花草,总是带着怜爱和疼惜,花木若柔弱女子,纤细蹁跹,又因了作者对传说故事的才情解读,花草更添情意。她的《自由行走的花》清婉朴素不失缠绵的美感,芦荟、仙人掌、黄连、天麻,幽清的植物不同程度地诠释着生活,给人以审美愉悦。葛取兵《城春草木深》文笔细腻至极,红蓼、黄荆、紫苏,与其说是对植物一寸一寸地解读,不如说是对寄托在草木中的乡情、家恋的细细咀嚼,无论是红蓼做酒的传统乡俗,还是母亲用�S荆霉豆豉的温情记忆,抑或紫苏入菜的美食习惯,无不传达出作者的幽幽向往。
动物、植物与人类一样,有着生的活力与死的悲戚,而器物则成为辅助人类更好生活的工具,或是装点精神世界的雅饰。赵宇《随身体而行的器物》对每日可见的随身器物诸如钥匙、手机、公文包等,做出思考,表现出工业文明带来的生活程序化的无奈,及由此引起的精神惶恐和失焦。黄孝纪《八公分的旧铁器》一如既往地怀着对故乡的满腔深情,在时光的灰烬里刨拭记忆中的生活情景,那些散落在民间的铁器毫不起眼,在作者的笔下却集合成乡愁的另一种表达。谢德才《家乡的火塘》也写家乡器物,家乡的火塘承载着家乡人们的生活热情,如火的希望是烟火生活的写照,也是作者昂扬的文风所向。杜华的《母亲与青花瓷碗》则以母亲的青花瓷碗为引,挖掘青花瓷碗背后的故事,父母的点滴温情在作者笔下缓缓流淌,朴实无华的文字和平凡无奇的故事依旧令人感动。
王亚的散文集《声色记:美汉字的情意与温度》独辟蹊径,品的是与每一个人息息相关的文字之美,作者的思路和文笔都精巧别致,以声色记、草木记、器物记、止行记、岁时记五个单元,分别对表意不同的文字进行感性化、诗意化的解读,行文落笔间尽显作者文字的通脱、经验的独特及心灵之巧慧。张觅《药之沉香:诗词中的中药往事》不仅品中药的醇美,更品诗词的雅韵,药草或娇柔或敦实的形貌与它们气质、功效在诗词的映衬下摇曳多情,作品文辞优美柔婉,历代文人墨客的诗词信手拈来,彰显出作者广博的学识涵养。
综观2016年湖南散文创作,湖南散文大的特点在于众散文作家的集群表达,任何一个可能的领域都不再是某一个人的孤军奋战,而是作家自觉探索意识下的必然遇合。由此可见,湖南散文创作的整体水平在稳步上升中逐渐趋于齐整。此外,今年的散文创作出现一批后起之秀,老作家沉淀下来之后,其文风及题材选择大体已经成熟,更多的是专注于表达形式的创新;新作家则因其生命阅历的年轻化及写作初期的生涩,作品更显出几分试探性的稚拙可爱。
注释: ①[英]弥尔顿着,朱维之译:《失乐园》,上海译文出版社
1984年版,第199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