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芳华_武侠仙侠_好文学网

曾经问,几时风雨几时晴?曾几黄沙?夜阑卧榻静,不思顷刻雷雨嘈杂。云雾不见月,寒蝉引歌落枝桠。几时前,薄雾空怀尘色,不知吹落北燕谁家?暗流曾东,泪眼单凝语不发。今日见,暮春春意犹不退,暖水江上绿头鸭。

概述:一段青葱岁月,一首无意的插曲,在这美的季节。

这……也许就是宿命,或者说是老天开的玩笑。
黑夜中,急促的呼吸声打破了原有的平静,女子愤恨的望着一旁神情淡然的落半雪,不甘的嘶吼着,即使双手已被牢固的铁链磨得血肉模糊。
“为什么落半雪,为什么……”女子双眼通红牙齿已被咬的出了血。
“你在恨我?”落半雪很平静,平静的可怕。 “你害怕我恨你?”
“不,我只是觉得你的恨意还不够,我都没有感觉到你的恨意而已。看来,他似乎对你还不够重要。”
“什么?”女子瞪着满眼血丝的大眼。
“没关系,我会等你的恨意达到我满意为止。”落半雪盯了女子一会,便招手让下人将女子的父母带上来。
女子瞪大双眼,看着自己的父母被落半雪像垃圾一样拉到她的面前。“不,落半雪你想干什么,你这个恶魔,你到底想干什么?啊……”女子狂躁的扯着束缚她的锁链。
“你的恨意还不够。”落半雪平静的走到女子的面前,手指轻轻托起她的下巴,使得她挣扎不了。女子瞳孔慢慢放大,仿佛那么不可思议。
“啊……”女子痛苦绝望的声音响彻整个地牢。“落半雪我要杀了你。”女子也平静了,平静的绝望。
“这下让我满意了,灵雪,不过你还是差一点。”落半雪淡笑着擦拭着被血染红的手掌。“来人,把这收拾了吧。”
落半雪叫人搬来椅子,看着被人放出来的恶狗啃食着灵雪的父母。而灵雪也很平静,平静的看着那条恶狗,也很平静的看着那位亲生姐姐落半雪。这份恨意迟早有一天会发泄出来的,落半雪你好好的等着吧,我的这份恨意。
府内,假山旁。
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中只有一颗头露在外面,那是一个男子,一个年轻的男子,他的容颜很完美,说是绝世倾城也不为过,只不过,却只有一颗头,而手脚都被斩去,被做成了人彘。
“落半雪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这样做有意思吗。”男子也很平静,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恨得有多么深。
“当然有意思,恨我么?”落半雪平静的看着他。在等他的答案。
“恨,当然恨。落半雪你放心我就是做鬼也会陪着你的。”
“哦,这样啊。”落半雪招手将侍者早就准备好的罐子接在手里。走向男子,落半雪蹲在男子面前将盒子开了一个小口,顿时一阵恶臭散发在空气中,看着盒中男子腐烂却又伴随着鲜肉的伤口默默的笑了,落半雪将手上罐子中的东西慢慢的倒入罐子中,看着男子苍白而极力忍者痛的模样淡淡的笑了。
男子以痛的满头大汗,却忍着一声不吭。男子知道自己活不久了,突然转头死死的盯着落半雪,仿佛誓要记住她的模样一般。
“落半雪我真后悔我以前爱过你,幸好还有灵雪,你就是一个恶魔,落半雪我慕容景宸发誓我会连着灵雪的恨生生世世纠缠你。”
慕容景宸伴随着口中的血大笑着诅咒她。落半雪,我的恨永无止境……
恨……还不够,这点真的太少,宿命。真的是宿命……老天你以为我会阻止吗?你真是太可笑了,我不但不会阻止而且还会让它愈演愈烈。我落半雪倒要看看你会是看着这个人间成为地狱,还是要派人来拯救呢?
月色弥漫着人间,朦朦胧胧的让人看不清楚。
夜晚,黑牢,已经血肉模糊的人再也没有任何呼吸了,原本纤细柔美的手腕被手铐磨损的只剩下腕骨,血淋淋掉在哪,让人发呕。
“唉,真的是命吗?”一位穿着红衣的女子站在暗牢前默默的叹息着。命,真的是吗?我的女儿真的逃不出吗?老天你真的这么不公吗?
红衣女子默默的留着眼泪,看着已经决气已久的落灵雪,转身离开。
既然是这样,半雪你会怎么办?
“主人,落灵雪已经断气了。”绿意小心的报告着,生怕惹恼眼前的恶魔。“夫人……去看了落灵雪。”
落半雪并没有回话,只是挥挥手让绿意下去。
是吗?娘,你也要参合进来?那我可不会手软哦,我会让你死的更轻松,不会有那么多……痛苦。
寂静的夜晚,一个充满着黑暗的房间中,一位脸色惨白的女子从梦中惊醒。大滴大滴汗水从额头流至昂贵棉被中,而后消失不见。
女子喘着粗气,瞪大这双眼,听着脑中想起的声音,一股寒气不由自主的由心底升起。
“是这样吗?” 女子缓缓的倒在床上,紧闭着双眼。 又活过来了啊。 呵呵……
落半雪真的是上天注定啊,你真的活不久了。
女子淡淡的笑着,不由自主的流出眼泪。那么这世我的恨更加强烈,你准备好了吗?我的复仇……
暗夜,落半雪在黑暗中睁开双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一世,你的恨才像样了点啊,落灵雪,不,应该叫你楚希夷了吧。我会好好的等着你的楚希夷,呵呵……
落半雪起身走至窗外,看着朦胧的月色,有些嘲讽又有些淡然和明了……
“半雪真的是你?”男子一脸受伤的看着脸色淡然的落半雪。
“是我又怎样。”落半雪没有丝毫的内疚与自责,只是很平淡的看着男子,任由男子对她指责与唾骂。
“凌雪真的是你杀的?不,半雪你告诉我不是真的。”男子瞪大这双眼,一双原本美丽的双眼现在却被一条条红色的血丝占满了。
“白沐风我现在真的觉得你和凌雪一样的白痴。”落半雪嘲笑的看了看白沐风,转身离去。却在白沐风的面前停了下来。“白沐风你以为你只是想去救人,可是你看看你身边的人,你会发现你有多么愚蠢了。白沐风我会告诉你,只有白痴才会像圣母一样。”
落半雪离开了许久,白沐风还是像白痴一般定定的站在原地。
不,不,不是真的,半雪说的怎么可能是真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白沐风像木偶一般走回家,到家门口是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随即白沐风像发了疯般的冲进家门,却发现,到处散落的残肢击溃了他后的理智,他撕心裂肺的嚎叫着。抱着本应该暖暖的叫着他哥哥的妹妹的头颅无声的哭泣着。
白沐风忽然间仿佛想起了什么,轻轻的放下妹妹的头颅,发疯一般的冲了出去。
白沐风气喘吁吁的停在落半雪的门口,举起发颤的手推开了落半雪的门。
白沐风深吸一口气,看着淡然而坐的落半雪,突然发现他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了。
落半雪淡淡的笑了笑。 “怎么还要来指责我杀了凌雪?”
“不,我只是来问你,你早就知道,如果我去救了蓝咚儿,我妹妹就会死对不对?”白沐风问的很淡定,但,颤抖的手还是出卖了他。
“对。” “你早就知道?” “是啊。”
“那你为什么不救她?她还那么小,那么单纯。落半雪你就那么冷血吗?”白沐风有些歇斯鞋底,眼泪无声的从他眼眶流出。
“白沐风你凭什么让我去救你的妹妹,你有什么资格,而且我早就提醒过你,不要像圣母一样什么人都去救,我说过了白痴只会连累身边的人。”落半雪有些冷漠,冷漠的令人害怕。
“你……半雪,你像一个恶魔。”面对如此冷漠的人白沐风真的有些冷,是由心底发出的寒气。白沐风闭了闭眼,颤抖的嘴唇有些合不拢。
在半雪的冷漠中白沐风心死了,不只是对落半雪的冷漠,也有对这世界的无情,心死、身死就真的不在了。
落半雪回过神,有些自嘲。 那也许是她第一次知道事情的发展,而却袖手旁观。
白沐风、白沐风、白沐风你那时的选择是对的。 老天、我会看着你。
这个世界是无情的。
秋季,微冷的空气止不住的往绿意身上猛蹿,绿意收拢外衣,努力的想让自己暖和一点,但是一想到如恶魔一般的落半雪,身上的寒意又止不住的更加猛烈。
天啊,为什么我会在恶魔的身边,让我活的这么痛苦,这般无助。
落半雪我真的会一直在你身边这样颤颤巍巍的活着吗?难道语言中人不会复活了吗?我……会一直这样吗?
呵呵……
断崖边,落半雪盘腿而坐,清冷的秋风微微的吹着,但对于落半雪来说,这点冷还算不了什么。
落半雪迎着微风,悄然的站起,绿意终于你还是忍不住了。落灵雪,哦,不楚希夷你还不来吗?我都快等不及了,等不及找死了。呵呵……
天空有些灰暗,但在在枫树下的楚希夷可不这么觉得,在她的眼里、心里都只有复仇这两个字,不仅仅是因为上天交代的原因,还因为……白沐风、慕容景宸,那两个她爱的人,都是被落半雪那个恶魔害死的。
落半雪我都记起来了,我会为他们报仇的。
想到这里,楚希夷更用力的挥出手上的鞭子,一遍一遍的反复练习着,为了仇恨,为了……自己,落半雪积累了那么久的仇恨,应该会让你满意吧!落半雪……
‘半城烟雪’落半雪望着被大雪覆盖的大地,那样的白,仿佛想要洗净人间的罪恶一般。
落半雪伸出手接住飘落的雪花,凝神细望着。
“你是半雪仙子?”一个男人定定的站在半雪的面前,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有事?”半雪并不恼,只是淡然的站在那,仿佛全世界都与她无关。
她想她在那时就是那样了吧,那样的绝情,那样的无视生死。明明知道却又袖手旁观。
“不,我只是想看看绝情的半雪仙子长什么样子。”男人很坦然的盯着半雪。
“哦,我站着让你慢慢看。”半雪站定回望着男人。和男人一样,那样的坦然,并不害羞。
“呵呵……不愧是半雪仙子。”男人轻笑,眼中有着沧桑,又有种找到知己的轻松感。
真的和我一样,那样看清世界,那样的无所谓。
半雪望着他,凝视许久,与他擦身而过。
“易南,你要准备好。”轻轻的声音落在风里。似有似无。
即使很轻的声音易南也听得很清楚、很清楚。
半雪走后,易南轻轻的笑着,知道笑出眼泪。是她吗?如果是她我想我会很高兴的。
很多年以后,易南被半雪一箭穿心,没有丝毫的痛苦。
临死之前只是淡淡的朝半雪笑着。轻轻的声音随着风飘到半雪的耳朵里。
半雪凝视了许久,直到他化成花瓣随着风消失在她的视线。 “三生石旁。”
她知道,他说他会在三生石旁等着她,她想他也知道她会在那一年死在那个人手上吧!她想他和她是一样的人,看透了这世间的尘世芳华吧!
在她的记忆里,除了第一次见面说过话以外,其余的时间都是他静静的陪着她,即使他知道他会死在她的手里。他和她一样都是静静的等着命运的降临,并不想反抗,只不过她在催促命运,而他在等待命运。
落半雪回过神,她已经很久没有想起他了,想不到会在这时候想起他,在这孤寂的雪天。
望向远方。他们快来了吧!
而在这时,楚希夷抬起满是汗水的小脸,凝望着天空,脑中闪过一丝记忆,但却是那样的快,快的让她抓不住。
这是怎么回事,竟然会有一丝悲伤,想要流泪。
楚希夷压下心中的悲感,再次燃起恨意,那股恨是那样的浓烈。
终于到了这天,他们不约而同的走到了一起,仿佛是受上天的指引,他们的恨在轮回中愈演愈烈。那种报仇的心思,仿佛是与生俱来一般。在他们的脑中仿佛就是使命。
“主人……他们来了。”绿意安静的站在落半雪的身后,眼中闪烁着不明的光亮。
“哦?是吗?都来了啊!”落半雪有些感叹又有一丝期待,毕竟这是她亲手造成的。

女一号 雨落,20岁,在校大学生,性格安静

男一号 杜宇生,20岁,在校大学生,

男二号 A,雨落前男友,在校大学生

女二号 巧姿,杜宇生后女友,在校大学生

杜宇生朋友甲乙丙丁等

杜宇生一次和朋友坐在足球场边休息的时候,远处走来一个漂亮温柔的女子,于是,杜宇生的朋友便和他打赌找该女孩要电话号码,结果是失败。几天以后,杜宇生在乘公交车的时候,再次遇到该女孩,顺利的拿到了联系方式。很快的,雨落和杜宇生成为了好朋友,杜宇生和雨落对双方的感觉、印象都还不错。杜宇生和雨落认识一段时间后的一天,杜宇生准备好向雨落表白,可是这天雨落前男友突然出现了。于是表白失败了,杜宇生之后很少和雨落联系,到渐渐的,不再联系。一个月后,从图书馆借书出来,杜宇生刚好碰到雨落,他们只是相互说了一句好久不见后各自沉默,这时巧姿出现带走了杜宇生。雨落看着杜宇生没有告别的离她远去,看着巧姿挽着了杜宇生的手臂。当然,杜宇生根本不会知道其实雨落已经和前男友分手了……

都在努力寻找方法去忘记

也不是忘不了,也不是

放不下,只是……

如果……

人物:杜宇生,巧姿,雨落

天灰灰的,没有阳光,刚开学不久,走在校道的行人较少,整片校园,安静祥和。

教学楼走廊,杜宇生双手搁在栏杆上,出神的望着。巧姿让杜宇生在这里等她出来。一会儿以后,陆续有同学从B区出来,边说边笑的。

巧姿走到杜宇生身旁,杜宇生并没有发现,她小觑了杜宇生一阵,杜宇生依然没有察觉。巧姿蒙住杜宇生的眼睛,“猜猜我是谁?”杜宇生掰开巧姿的双手,“走吧,吃了饭我还得收拾宿舍呢!”

杜宇生和巧姿一起下楼,这是一个拖着行李的女生慢慢的走过来,恰好与杜宇生相遇。

杜宇生:“呃,我,你……你刚到啊。”

雨落:“嗯,刚到。”

雨落:“那,那我,先走了。”

巧姿:“这女孩谁呀,挺漂亮的。”

杜宇生:“一个朋友。”

人物:杜宇生,朋友甲乙等

杜宇生和朋友们懒散的坐在,四处遥望,足球场有不少人在散步,篮球场有不少人在打球。甲一直望着小径来往的人群,“哇,说不清的白花花的大腿呀”。

乙:我操,真他妈的赤裸裸的诱惑。

杜宇生没有说话,他其实也在打望,这样的季节,这样的年龄。

甲:阿杜,你看,那个小妹怎么样?

杜宇生:你指的哪一个?

甲:那个穿_____

甲对乙说:我给你五十元你去要那小妞的电话号码,怎么样?

乙:我给你一百,你去。

杜宇生:你们俩给我一百,我去,怎样?

甲乙相互望着,然后大笑,甲说:小伙子,继续演,你有这脾气。

杜宇生:我演你妹呀,赌不赌?

乙:赌,必须赌,不过你没要到电话号码必须拿一百给我们?

甲拿了一百块给杜宇生,杜宇生起身向女孩走去。杜宇生小跑了几步,他站在雨落面前,雨落望着他。

杜宇生: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你是不是叫王……,李……,李可意?

雨落:不是啊,我叫叶雨落。

杜宇生:喔,喔,那看来是我记错了啊,可以留个联系方式吗?

雨落:对不起,我没有手机。

雨落优雅的笑了,然后走开了。

杜宇生走回甲乙处,做出了大获全胜的手势。

甲:你要的联系方式呢?

杜宇生:她没有手机,所以没有联系方式,但我知道了她的名字。所以你们输了。

乙:卧槽,这他妈你都相信啊,现代大学生谁没手机啊,你的智商太提神了。

杜宇生上车投币以后,缓缓走到一个女生旁边轻轻的坐下。该女生戴着耳机,望着车窗外。一会儿以后,杜宇生从兜里掏手机的时候不小心将手机掉在了女生的座位下面。杜宇生准备弯腰去捡,可有点不方便。杜宇生排排女生,女生摘下耳机,然后转过头来。

杜宇生:是你啊,你好。

杜宇生:那个……那个……。

杜宇生:我手机掉到你座位下了。

雨落捡起了手机递给杜宇生。

杜宇生:诶,那次你不说你没手机的吗?

听到杜宇生这样的话,雨落很轻易的笑了,笑容甜美,表情可爱。

雨落:把你手机给我。

杜宇生:嗯?把我手机给你,我只有这个手机啊?你不是有吗?难道你手机没电了啊?但你手机是亮着的啊。

雨落简直要气炸了,她一直盯着杜宇生,杜宇生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车到站了,雨落很为难的提起自己买的东西,杜宇生赶紧过去帮忙。

雨落:我到了,谢谢你。你电话多少啊?

杜宇生:我电话啊?13333333333。

雨落:好的,杜雨生同学。

杜宇生和雨落相互发短信息。

雨落在食堂给杜宇生发短信(内容为有没有吃早饭呀,有没有好好上课啊之类的)。

杜宇生在教室给雨落回短信。

雨落上完课天空下起雨了,雨落拨通电话不久,杜宇生就拿着伞过来了。杜宇生把撑起的伞拿给雨落,自己撑开另外一把。雨落把手里的伞收了起来,然后窜到杜宇生的伞下。

杜宇生和雨落开始一起吃饭

杜宇生在雨落的楼下等她,他们约好晚上去操场散步。他们俩边走边谈笑风生,一直绕着操场转了几圈,然后杜宇生送雨落到宿舍楼下,雨落让杜宇生在楼下等她。过了一会儿,雨落提了水果和其他食品给杜宇生。

杜宇生的离开,边走边频繁的回头看。

杜宇生和雨落在msn聊天。

杜宇生:明天下午你有空吗?

雨落:有啊,怎么,你有事吗?

杜宇生:没有啊,呵呵,有电话想单独当着你的面说。

雨落:什么话啊,哈哈,神神秘秘的,还要当面说。

雨落:但可能晚些时候会有人找我。

人物:杜宇生,雨落,雨落前男友,杜宇生朋友丙,服务员

杜宇生坐在咖啡店等雨落,没多久,雨落穿着一条漂亮的裙子珊珊到来。。朋友丙抱着花坐在离杜宇生不远的地方。

杜宇生:没有啊,也刚到一会儿。

服务员:您喝点什么?

杜宇生:you look pretty today。

雨落:嗯?你说什么?

杜宇生:我说你今天看上去很漂亮。

雨落:呵呵,谢谢。对你,你约我出来要说什么啊。

杜宇生:我……

杜宇生:其实我想说,我……

杜宇生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朋友丙向杜宇生示意赶快说出来。

雨落:你怎么怪怪的,有什么就说嘛,干嘛吞吞吐吐的,又不是第一次认识我。

杜宇生:好吧。其实呢,经过这段时间和你相处,我觉得你是一个善良温柔,知书达理,可爱懂事的女生。

雨落:你尽捡褒义词啊,我可没你说的那么优秀。

杜宇生:真的,我不骗你,我从来没有遇到像……

雨落起身去了洗手间接了电话,然后笑着坐下,说:你刚说到哪了,不好意思,你继续说。

杜宇生:我都忘了自己说到哪了,呵呵,怎么?你有急事吗?要不你先去忙?

雨落:也不是什么急事,就以前的一个朋友说要见我。你接着说嘛,你说完了我再过去。

这时,一个男生走了进来,直接奔向雨落,他站在桌子旁边,对雨落说:我有话必须要单独和你说清楚

永利皇宫463网站,雨落:可是我……你先出去,我这里的事情还没完呢。

杜宇生一句话都没说,他只是看着,似乎看出些端倪了。没等杜宇生搞明白,该男子拉着雨落就走。

杜宇生望着他们俩远去的身影,直到不见。

朋友丙把抱着花走了过来,那这花……

杜宇生拿起花,狠狠的摔在地下,并对丙说:你,买单。

丙:啊,我埋单?命苦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