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463网站:大唐内蒙古多伦煤化工项目污染乱象调查

严环保法管不了大唐多伦煤化工,这无疑是个很有代表性的标本。严环保法再严,但如果没有严执行力,不过是一纸空文。

“大唐内蒙古多伦煤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偷排污水”事件日前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实地调查发现,涉事企业声、光、味等污染问题近年来屡屡发生,环保部门曾针对该企业蒸发塘隐患问题进行12次检查、巡查并责令整改,但收效甚微。今年4月,隐患重重的蒸发塘发生管涌,周边环境被污染,1000余名居民至今仍靠纯净水度日。
蒸发塘发生管涌事故 高盐工业废水污染居民水井
4月初到现在,内蒙古多伦县多伦诺尔镇二道洼村三组组长张万桂家的院子里,每天都会存放几十桶纯净水。“这些水都是政府提供的,组员基本每天都要来这领一次,连洗衣做饭的水都要由罐车从别处拉过来。”张万桂说。
“现在就连牲畜也不敢给喝井水了,”村民潘金志抱怨说,“家里的牛喝了井水后一直闹肚子,瘦了好多。”
村民的烦恼源于4月4日大唐多伦煤化工项目的那起蒸发塘管涌事故。他们告诉记者,事故发生后,废水流经之地,植被长势已明显不如其他地方,周边的井水也不能继续饮用。
记者在发生管涌事故的蒸发塘旁看到,容量高达43.75万立方米的塘体早已干涸,残留的固体物下露出斑驳的黑色防渗膜,站在陈旧的坝体上,仍可闻到怪异的气味。
“当时涌出来的污水离*近的住户也就400来米,*深处能到胸口。”提起发生管涌时的情形,二道洼村村民刘全友至今心有余悸,“好在政府处置及时,要不后果很难预料。”
大唐内蒙古多伦煤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刘孝向记者表示,蒸发塘中流出的是经过环保设备处理过的中水,不会出现污染土壤及地下水的情况。为证明处理过的液体无害,大唐能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安全环保总监郝军甚至直接饮用了液体存样,称“只是有点咸”。
但多伦县环保局环境监测人员却发现,4月4日,自蒸发塘坝体至下游3个点位氯化物*大监测结果已达5709毫克/升,超过《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三类标准21.8倍;溶解性总固体*大监测结果为15419毫克/升。
“我们判断管涌事故中流出的水为高盐工业废水,经多日连续监测,事故已对周边村落部分浅水井造成污染。”多伦县环境保护局环境监测站站长罗庆军说。
记者在多伦县政府了解到,由于部分浅水井的水质尚未达标,村民仍需继续饮用纯净水,结束这种状态的时间仍未确定。
12次环保巡查 污染依然频发
在管涌风波尚未平息的情况下,大唐多伦煤化工公司日前又被曝出用罐车偷排污水,排污车辆被村民扣留。记者采访了解到,除偷排污水问题外,频发的噪音、强光、异味等环保问题,已让企业在群众心中留下“屡教不改”的印象。
据发现罐车的刘全友和张万桂介绍,5月25日,他们在村旁通往大唐多伦煤化工项目灰场的公路上发现三辆大型罐车正在倾倒液体。“这些液体味道刺鼻,看着不像正常的水。”刘全友说,出于担心,他们在26日召集村民,将仍在排水的车辆围堵起来。
大唐内蒙古多伦煤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张志明解释称,这三辆车倾倒的液体是企业处理过的合格中水,目的是为了喷洒抑尘,因租用车辆清洁不到位,才导致颜色泛黄,气味怪异,不会对环境产生污染。
多伦县环境监测站检测发现,车内和源头液体抽样结果均超出《污水综合排放标准》一级标准,硫酸盐、氯化物等特征性污染物数值较高,属含盐污水。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多伦县环保局认定大唐多伦煤化工公司涉嫌使用车辆非法排污,已扣留涉事车辆,相关人员也被行政拘留。
记者在多伦县环保局了解到,自2014年起,环保部门曾针对蒸发塘的隐患问题先后对大唐多伦煤化工公司进行12次环保巡查、检查,多次通知企业对蒸发塘进行整改维修,但效果甚微。
采访中,企业周边村民纷纷向记者反映,近年来,大唐多伦煤化工项目对他们的生活造成了严重影响,声、光、味污染非常严重。“味道刺鼻,噪音刺耳,火光刺眼,一年有300多天不敢开窗,再黑的天都能照亮,连路灯都省了。”刘全友说。
郝军表示,作为试验项目,企业肯定或多或少存在问题,希望外界能够理解。但一些基层干部认为,“大唐多伦煤化工项目是示范项目,应该带头严格执行环保标准。”
地方环保部门仅能例行巡查和责令整改
据了解,大唐内蒙古多伦煤化工项目于2006年正式施工。该公司隶属大唐能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统一归大唐国际发电股份有限公司管辖。
记者调阅多伦县环保局的相关文件发现,近年来,当地环保部门曾向大唐多伦煤化工下发数十份文件强调环保问题,其中有近二十份提到了蒸发塘泄漏隐患及声、光、味污染。事实证明,这些问题并没有及时解决,该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在记者采访中否认曾接到过环保部门关于蒸发塘隐患的整改通知和提醒。
环保部门工作人员表示,目前除了例行巡查和责令整改,没有更好的办法督促驻地企业加强环保意识。
“作为西部三级环境监测站,我们仅能尽*大努力履职尽责,定期开展监督监测,但手段和力度往往受限,”石俊峰表示,作为环境保护主体,大唐多伦煤化工从主观上存在对环境保护不重视和对自身责任认识不够等问题,客观上在技术、生产装置管理水平等方面仍须提高。

“大唐内蒙古多伦煤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偷排污水”事件日前引起广泛关注。新华社记者实地调查发现,涉事企业声、光、味等污染问题近年来屡屡发生,环保部门曾针对该企业蒸发塘隐患问题进行12次检查、巡查并责令整改,但收效甚微。

大唐内蒙古多伦煤化工作为央企子公司,理当为社会做出表率,积极履行环保责任。但事实却截然相反——隐患重重的蒸发塘发生管涌,周边环境严重污染,1000余名居民至今仍靠纯净水度日;偷倒高盐工业废水,被当地民众抓了现行……大唐多伦煤化工可谓劣迹斑斑。

大唐多伦煤化工在环保上如此任性,并非个例,近年来,一些央企屡上环保黑榜。去年初,兰州市有关部门公开指责中石油兰州石化作为央企,不履行环保责任,要求其向兰州市人民道歉。

一些央企屡教不改,显然自恃其根正苗红,财大气粗。在这些傲慢的央企背后,地方政府的角色也值得玩味。在多伦煤化工污染事件中,多伦县环保局抱怨,目前除了例行巡查和责令整改,没有更好的办法督促驻地企业加强环保意识。

如果放在以往,地方环保部门总是抱怨在面对污染企业时,缺少震慑力的执法手段,尚情有可原。但严环保法实施之后,地方环保部门的权力大大扩张,不仅可以“按日计罚”,还可以不经过法院对污染企业直接查封,甚至还可以提请公安直接抓企业负责人。如此严厉的措施难道还管不住污染央企?

县一级环保部门虽小,但也是法律授权的一级行政部门,严环保法生效之后,许多县一级环保部门重罚、查封污染企业,提请公安将企业股东拘留的例子比比皆是。多伦县环保局若对多伦煤化工也下这样的重手,对方还敢屡教不改吗?

永利皇宫463网站,对污染企业不停下文件规劝、提醒,这恐怕只有央企或一些大中型国企才有的待遇。这反映出一些地方政府依然对污染央企爱护有加,环保部门依然在为GDP保驾护航。

严环保法管不了大唐多伦煤化工,这无疑是个很有代表性的标本。严环保法再严,但如果没有严执行力,不过是一纸空文。相关部门能不能对污染央企硬碰硬,这当成为环保法治的一块试金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