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女贼为减刑举报多名官员贪腐

永利皇宫463网站,另据了解,唐水燕等人还曾举报官员腐败,此举是否算立功,仲若辛说,庭审中公诉人表示,通过非法的方式获取的线索,不能作为立功处理。

其描述:礼品堆积如山,看得眼花缭乱
合肥偷官女贼最近搅乱了官场。两名女贼为了获得减刑,近日分别接受媒体采访,称有官员家中或办公…
… 其描述:礼品堆积如山,看得眼花缭乱
合肥偷官女贼最近搅乱了官场。两名女贼为了获得减刑,近日分别接受媒体采访,称有官员家中或办公…

被盗官员到底是不是贪官?富有戏剧性的“合肥偷官女贼”事件,连日来引发全国关注,围绕其中悬而未决的三大核心问题,记者进行了追踪调查。

据合肥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由林晓君、唐水燕和房云云组成的盗窃团伙,在行窃时有一个特点,就是专挑党政机关领导干部办公场所或住所下手。2007年至2014年期间,该“偷官”团伙先后在13个城市实施盗窃行为,涉及多个企事业单位办公室和多名官员家中,涉案金额达上百万元。

其描述:礼品堆积如山,看得眼花缭乱

两名女贼为减刑举报多名官员贪腐。官员;合肥;上班;立功;举报

女贼之所以选择官员偷盗,并非像她们标榜的“义贼”那么高尚。这“偷官”背后,其实有着自己的小九九,以笔者分析主要有三个:一是认为官员有钱,对他们办公室或住所下手基本上不会落空;二是风险相对较低,官员如果不干净为了自保也只好吃个哑巴亏;三是给自己留后路,一旦落网既能拉个贪官垫背又有争取立功机会。

合肥偷官女贼最近搅乱了官场。两名女贼为了获得减刑,近日分别接受媒体采访,称有官员家中或办公室中的宝藏多得吓人,且公布行窃时拍摄的照片,并向纪委举报,一时引来热议。

被盗官员到底是不是贪官?行窃女子是否“借官掩盗”?该不该因“戴罪举报”获减刑?富有戏剧性的“合肥偷官女贼”事件,连日来引发全国关注,围绕其中悬而未决的三大核心问题,记者进行了追踪调查。

近些年,小偷偷出来的贪官污吏还真不是个别。梳理以往新闻不难发现,诸如大连市财政局原局长李圣君、驻马店正阳县原县委书记赵兴华、山西焦煤集团原党委书记白培中等等,都是因被偷露出了狐狸尾巴。这些“梁上君子”虽然对反腐有功,但想拿举报贪官换立功减刑,的确是打错了如意算盘。

作案

被盗者是贪官还是遭诬告?——两名官员正常上班

对于窃贼,自古以来都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角色。盗再有道,也改变不了贼的本色和盗的本性。无论是偷官也好还是偷民也罢,只要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权益,就应该受到法律制裁,切不可因其检举贪官而法外开恩。如果法律和司法解释对“小偷反腐”开绿灯,只会让社会治安和秩序陷入更加混乱的境地。

两名官员家偷了200万

今年5月26日,正在安徽合肥一小区行窃的女子房云云、唐某燕被抓获,警方当场查获两人刚偷来的购物卡、手表、香烟等物品,价值70余万元。经查,陕西籍的房云云和湖南籍的唐某燕,另曾于5月23日在合肥市一居民家中窃得价值150余万元的购物卡、纪念币、玉器等物。

事实上,小偷与贪官遭遇不过是小概率事件。以该案为例,唐水燕和房云云历时7年横跨8省作案24起,也只有三名贪官遭到举报。也就是说,这支“反腐奇兵”的作用十分有限。对他们用检举换减刑的想法,根本没有必要去考虑。毕竟,把反腐希望寄托在小偷身上并不靠谱,反而会助长小偷的贼胆,让更多的无辜官员受到侵害。

房云云自称此前在东莞打工,今年初开始当小偷,曾在江苏常州连续作案6起。今年5月在合肥听说有两名官员是当地有名的大贪官,即产生盗窃对方财物的念头。

案发后,房云云根据行窃中的发现,通过媒体、纪检等渠道举报两名被盗事主——安徽银监局副局长胡某、安徽省食药监局副局长陈某为贪官,希望以此获得减刑。

众所周知,盗窃和贪腐同属于犯罪,都是公众所不齿的行为。对待这两种行为,法律必须要保持不偏不倚不枉不纵。否则,用一种犯罪去抵消另一种犯罪,过分拔高“小偷反腐”功效,而忽视从内部制约公权力滥用,无疑是干了一件丢了西瓜捡芝麻的事情。如此违背反腐逻辑的做法,显然并不值得我们推崇。

5月23日上午10时,房云云出现在合肥长江西路某小区4栋2单元2204,这里事后被媒体证实是安徽省银监局副局长胡某的住所。我看到各种各样的礼品,有香烟、茅台、五粮液、燕窝、冬虫夏草等,很多很多,堆满了一个房间,看得我眼花缭乱。后来我在一个衣柜里看见一个盒,打开一看全是购物卡。我回去后数了一下,大概有600张。其中有合肥百货大楼的,面值都是1000元一张,有400余张;银泰百货的,面值有1000元、2000元,大概30张;金鹰的1000元一张,20多张;国购中心的也是1000元一张,20多张。此外,还有加油卡、酒店储值卡、电话充值卡、餐饮卡等。还有一些不知道是什么卡,太多了记不清。我把这些卡全部拿走了,大概60多万。在离开现场前,房云云拍了照片。

胡某、陈某二人到底是贪官还是被诬告?这成为整个事件的焦点。房云云告诉媒体,她在二人家中发现大量的烟、酒、购物卡,其中仅胡某家就有面值500元到2000元之间的各类购物卡约600张。外界有人据此认为,胡某、陈某二人难以自辩清白。

网评精粹:

三天后的5月26日,房云云来到合肥长江西路三里庵某小区3栋702室,当地媒体证实这里是安徽省药监局副局长陈某的家。在这里房云云同样发现了惊喜:看到很多购物卡,大部分为合肥百货大楼的,大概有几十万,还有很多香烟、茅台及各种礼品、好几本房产证,礼品简直是堆积如山,什么都有。按照惯例,房云云先拍了照片,带着赃物离开。当她刚走出电梯,门外等候的警察就将其抓了现行。房云云称这些照片和赃物一起被警方没收了。

记者从安徽省纪委了解到,他们之前曾接到过对其中一名官员的匿名举报,通过本次事件了解到对二人的举报后,正在对相关情况介入调查,将及时公布调查结果。

不按规定交纳党费问题不容小视

据合肥当地媒体报道,2014年5月23日,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接市民张某报警称,其家被入室盗窃,被盗购物卡、纪念币、玉器等物品价值150余万元。警方调查发现,房云云、唐水燕有重大作案嫌疑。5月26日,合肥警方在合肥某小区将刚盗窃完准备离开的房云云、唐水燕抓获,当场查获购物卡、手表、香烟等物品价值70余万元。

目前,处在舆论风暴眼中的两名官员工作正常,尚未听说被盗官员被带走调查的消息。

“廉洁小短信”是祝福更是警示

目的

是否“借官掩盗”?——为了“偷得更多更安全”

切莫把换届纪律当作“儿戏”

举报是为了减刑

盗取官员财产,举报其“贪腐”,一些网民因此称房云云等人为“盗亦有道”的“侠盗”。但随着警方更多案情的披露,她们的行为更表现为一个精心策划、分工明确的职业犯罪团伙,“偷贪官”主要是为了“偷得更多更安全”,而不是为了反腐。

“错误意见”也是一种意见

房云云因涉及江苏常州此前6起入室盗窃案,被移交江苏常州警方,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罚金人民币3万元。由于有8个月身孕,随后被办理监外执行刑期。

据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办案民警介绍,该团伙的犯罪目标选择、作案手法、反侦查意识和赃物转移方式都非常专业。

选出忠诚干净担当的好干部

我生下孩子就要去坐牢,举报这些贪官,才能减刑,早点出来带孩子。房云云向纪委和媒体举报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得减刑。

首先,该盗窃团伙包括唐某燕、唐某燕的前男友林某某、唐某燕的哥哥唐燕平以及房云云等人。其中林某某为幕后操纵的头目,唐燕平提供开锁技术,因法律规定不能羁押收监怀孕、哺乳期妇女,该团伙安排房云云和唐某燕进行盗窃,以此逃避法律打击。

胡某、陈某二人到底是贪官还是被诬告?这成为整个事件的焦点。安徽省纪委之前曾接到过对其中一名官员的匿名举报,通过本次事件了解到对二人的举报后,正在对相关情况介入调查,将及时公布调查结果。目前,处在舆论风暴眼中的两名官员工作正常,尚未听说被盗官员被带走调查的消息。

其次,房云云等人选择党政机关厅处级领导干部为作案目标。同时安排同伙应聘电信部门工作,以方便寻找领导干部的家庭住址。

手法

在作案过程中,一旦她们在受害人家中发现大量财物,会先拍照,并远程将照片传给同伙。目的一是如果现场被受害人发现,可借此威胁其不要报案;二是日后如被警方追捕,可恐吓受害人撤案,以逃避法律制裁。

团伙作案 勒索官员

第三,如果被司法机关查处,则借“反腐”来“立功”,作为从轻处理的筹码。本次事件即是房云云等人行窃被抓获乃至判刑后,才将“腐败线索”向外界举报。据警方调查,房云云从今年3月4日起即在江苏常州等地作案6起,因怀有身孕被取保候审期间又在合肥作案两起,其团伙还涉嫌在其他省市作案多次,目前正在进一步深入调查。

盗取官员财产,举报其贪腐,一些网民因此称房云云等人为盗亦有道的侠盗。但随着警方对更多案情的披露,她们的行为更表现为一个精心策划、分工明确的职业犯罪团伙,偷贪官主要是为了偷得更多更安全,而不是为了反腐。

“戴罪举报”能否减刑?——要看举报对象是否贪腐等多因素

据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办案民警介绍,该团伙的犯罪目标选择、作案手法、反侦查意识和赃物转移方式都非常专业。

今年7月,房云云因在常州等地6次入室盗窃,被常州市钟楼区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0年,罚金人民币3万元。由于有8个月身孕,房云云办理了监外执行刑期,她希望通过举报贪官获得减刑。

首先,该盗窃团伙包括唐水燕、唐水燕的前男友林某某、唐水燕的哥哥唐燕平以及房云云等人。其中林某某为幕后操纵的头目,唐燕平提供开锁技术,因法律规定不能羁押收监怀孕、哺乳期妇女,该团伙安排房云云和唐水燕进行盗窃,以此逃避法律打击。

对此,北京师范大学法学教授王志祥表示,根据刑法中关于立功的规定,只要是有利于国家和社会的突出表现,一旦查实,都可以构成立功。“尽管房云云存在用照片敲诈勒索的道德问题,但从法律层面来看,立功是不分动机的,只要这两名被盗官员被证实是贪官,就可以构成房云云立功的依据。”

其次,房云云等人选择党政机关厅处级领导干部为作案目标,同时安排同伙应聘电信部门工作,以方便寻找领导干部的家庭住址。

此外,对于房云云合肥两起案件未在常州审判,王志祥表示,如果是团伙作案,在成员没有全部落网的情况下,口供无法互相印证,是可以在全部落网、查实后进行判决的。这种情况下,常州法院没提合肥的案件也符合规定。

在作案过程中,一旦她们在受害人家中发现大量财物,会先拍照,并远程将照片传给同伙。目的一是如果现场被发现,可借此威胁其不要报案;二是日后如被警方追捕,可恐吓受害人撤案,以逃避法律制裁。

北京大学刑法学博士韩友谊则认为,通过非法手段获得的线索,应当不属于立功。他介绍,根据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其中第四条对立功线索来源进行了具体认定:犯罪分子通过贿买、暴力、胁迫等非法手段,或者被羁押后与律师、亲友会见过程中违反监管规定,获取他人犯罪线索并“检举揭发”的,不能认定为有立功表现。

第三,如果被司法机关查处,则借反腐来立功,作为从轻处理的筹码。本次事件即是房云云等人行窃被抓获乃至判刑后,才将腐败线索向外界举报。据警方调查,房云云从今年3月4日起即在江苏常州等地作案6起,因怀有身孕被取保候审期间又在合肥作案两起,其团伙还涉嫌在其他省市作案多次,目前正在进一步深入调查。

安徽一位资深法官介绍,最高法院的《意见》是对之前“只问立功,不问来源”判处思路的纠正。在原有认定原则下,出现了大量“人为制造立功”的不当行为,不少犯罪行为严重的嫌疑人通过各种途径如重金收买、职务便利等方式获取立功线索,在职务犯罪中尤其突出。目前《意见》中的一些条款在法学界仍有争议,但在具体司法实践中照此执行。

析法

这位法官认为,能否认定为立功,首先要看房云云等人的举报对象是否存在贪腐行为,再看其举报对查处有没有起到节约司法成本的积极作用,此外还要考虑举报人主客观的一致性,而不能单纯从某个行为来判断。“比如存在通过掌握别人的隐私,试图以此阻止别人报案并敲诈的意图或行为,我认为不应认定立功。”(记者
徐海涛 周畅)

是否算立功有待讨论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教授王志祥表示,根据刑法中关于立功的规定,只要是有利于国家和社会的突出表现,一旦查实,都可以构成立功。尽管房云云存在用照片敲诈勒索的道德问题,但从法律层面来看,立功是不分动机的,只要这两名被盗官员被证实是贪官,就可以构成房云云立功的依据。

北京大学刑法学博士韩友谊则认为,通过非法手段获得的线索,应当不属于立功。

安徽一位资深法官介绍,能否认定为立功,要看房云云等人的举报对象是否存在贪腐行为,此外还要考虑举报人主客观的一致性,比如存在通过掌握别人的隐私,试图以此阻止别人报案并敲诈的意图或行为,我认为不应认定为立功。

■对话

专偷厅官办公室

贪官一般不报案

日前,唐水燕接受了媒体采访。她2009年在浙江丽水作案后被抓,当时媒体称其为80后湘西女贼王。警方当时查清其涉及江苏、湖南、浙江等地案件13起,涉案价值70余万元。今年4月,唐水燕被浙江丽水警方抓获后,详细交代了2009年后的多起偷官员办公室的事实。她向丽水警方提交了相关举报材料。她还向中纪委网站提交了举报材料并附有5张照片,获

得3个回执码。记者查询发现,其中一个回执码的查询结果显示:您反映问题的电子邮件本网站已收到。另外两个显示:您反映问题的电子邮件本网站已转湖南省纪委。

在唐水燕举报的数名官员中,有两名已落马,分别是贵州省农村信用社原理事长王术君、贵州省交通厅原厅长程孟仁。

唐水燕说,2012年7月,她进入王术君的办公室,在其抽屉里拿了七八套生肖纪念币、几套银币、5元面值的第四套人民币200张、建国钞3本、十几个银元、铂金黄金首饰、金条等。2012年10月,她进入程孟仁的办公室,在柜子里看到很多礼品,有香烟、冬虫夏草、茅台等。她在抽屉里拿了一个苹果笔记本电脑和一些黄金首饰、一块浪琴手表、两三套金银纪念币、一个白色手镯。

记者: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偷东西的?2009年被抓的时候,犯了多少起案子?都偷了什么?

唐水燕:我从2008年开始作案,那时认识了一个朋友,她说如果偷的是贪官,他们一般不会报案,而且不算违背良心。我不记得2009年犯多少起案子。我专门偷官员办公室,基本都是厅级。在丽水被抓是因为在丽水一个银行行长的办公室里偷了四五块手表,有欧米茄、雷达什么的。

记者:你为什么要偷单位呢?

唐水燕:我从来不对老百姓下手。偷哪个单位,其实是随机的,我一般是直接去找领导的办公室。如果这个人房间里没什么东西,我就不动他的东西;只有那种房间里面有堆积如山的礼品的,我才拿。

记者:警方说你有全国各地官员的通讯录,这是怎么来的?

唐水燕:那些通讯录都是合肥警方从我的住处拿到的,都是我作案用的。有的是我偷东西时在官员办公室顺便拿的,因为好多官员的通讯录上会有其他单位领导的电话,还有的是我向朋友买来的。主要是用来打电话确认对方是否下班了。

记者:警方通报说,你们偷东西时会拍照片,然后还会威胁那些官员,有这样的情况吗?

唐水燕:没有。我绝对没有把照片拿出来威胁当官的,更没有敲诈过他们。我拍照片,就是为了以后能戴罪立功。

记者:你今年4月在浙江被抓,警方是因为你2009年之前的案子抓你的,这一次你为什么要自己主动交代这么多警方不掌握的案子呢?不怕被加刑吗?

唐水燕:我想一次性了结。因为我小孩这么大了,我不想坐牢的时候又有人来找我,又重新再审,那我这辈子就这么浑浑噩噩地度过了。我不如一次性说清楚,该判我多久就判我多久,我愿意接受法律对我的一切判决。

记者:你知道你交代的那些案子中,有两个官员已经落马了吗?

唐水燕:我知道,是2012年任贵州农村信用社理事长的王术君和2012年任贵州交通厅长的程孟仁。我正准备把我的举报材料和照片交给丽水警方时,发现这两个人已经落马了,当时我还跟办案警官开玩笑说,我的举报立功线索又少了两个。

记者:你对你自己的将来有什么打算吗?

唐水燕:我现在把孩子带在身边,等待判决结果,我想给女儿最后的快乐。不管判多久,如果结果好的话,我希望坐牢出来之后,能好好带小孩,我以后再也不想干这种事情了。如果不是房云云出来说话,我也不想把事情搞得这么大,因为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再说我是有小孩的,我只想好好做人,把自己的小孩带大。□南方农村报综合新华社、《南方都市报》、《华商报》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