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移民”又上热搜,这个“锅”谁来背?

图片 10

教育部、公安部近日联合下发《关于做好综合治理“高考移民”工作的通知》,要求严肃查处“高考移民”违法违规行为。在记者搜索到的2012-2015年的84份高考舞弊裁判文书中,“高考移民案”27份,约占1/3。

近日,广东省深圳市一所民办高中在模拟考试中成绩大放异彩,尖子生成绩甚至超过当地多所示范性重点中学,被不少家长质疑存在“高考移民”,广东省教育厅也下发通知,要求各地成立“高考移民”专项行动工作组,开展治理“高考移民”专项行动。本周五广东省将进行普查,对普查出的“高考移民”安排返回原籍地进行考试,若高考结束后发现有“高考移民”,则取消该生的高考成绩。

图片 1

什么是“高考移民”呢?由于各省市之间存在高考录取率的高低差异,部分学生钻这个空子,考试就通过转学或迁移户口等办法到高考分数线相对较低、录取率较高的地区应考,读书和生活其实根本不在这个地区,这就是所谓的“高考移民”。

图片 2

这几天,

我们再看看当前的高考政策,按照规定,考生必须在户籍所在地参加高考。而各省、市高校录取名额是不同的,高招分数线和录取率存在极大的差别。如2013年和2014年全国各省份高考一本录取率:北京、天津、上海三个直辖市,一本录取率均在20%以上,考生进入名校的机会大;一本录取率在6%
至10%的有13个省份,经济大省广东仅排27名。正是各地高考录取率存在的严重“地区差”,驱动一些考生从录取难度高的地区流向录取难度低的地区。

无独有偶,昨日,贵州省招生考试院网站公开通报了往届“空挂学籍”违规考生的处理结果,3名考生均被取消学籍,而他们分别录取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和北京外国语大学,都是响当当的知名高校。

一则广东“高考移民”的消息刷爆了朋友圈

政府工作人员为什么参与高考移民的造假?答案当然是牟利。贵州省普定县一名分管户籍的工作人员,参与了“高考移民”过程中的职务犯罪活动。在2010年3月至2013年11月之间,帮90名外省籍学生落户在鸡场坡乡,其中70余人成功报名参加了贵州省高考,他因此获利26万元。

图片 3

距离今年高考只剩一个月左右时间

不在本地生活,不在本地学校上学,其实“高考移民”是很容易被揪出来的。本可以一望而知的造假,何以一路畅通?高考资格审核,不仅需要户籍达到一定年限,学籍也需要达到年限标准,光有政府相关工作人员帮忙落户还不够,这一路上都得有“好心人”帮忙才能美梦成真。已曝光的案件显示,有专门从事打通关节的专业机构“高考移民中介”来代理此事,中介负责打通户籍和学籍的关卡,而此中的每个环节都需要不菲的费用来由学生家长掏腰包。

在2019年高考越来越近的时候,关于“高考移民”和“高考公平”的话题再一次被推向风口浪尖。

深圳高三第二次模拟考试

高考移民的不合法,教育部门知道,户籍管理单位知道,中介知道,学校知道,学生知道,家长知道。高考移民的办理,费用数以万计,手续繁琐,而且因为是社会敏感问题还容易遭到曝光。难度高、投入高、风险高,“三高”的高考移民何以能够大行其道?这种既不合法又不合理行为的猖獗,背后的“驱动力”是现有的高考招生政策。地区差异明显的高考招生造就了“移民”的动力,也造就了“移民”的空间。

“高考移民”缘何出现

却突然成为舆论关注焦点

恰恰是因为当前“各自为政”的高考招生政策,使得“高考移民”们找到了钻空子的机会:在教育水平高的户籍地接受教育,却避免了和户籍地遵纪守法同学的高考竞争;在教育水平低的地方参加高考,以自身的受教育优势掠夺当地学生的机会。现有分省市高考招生政策不变,“高考移民”的造假冲动不绝。

“高考移民”又上热搜,这个“锅”谁来背?。何谓“高考移民”?其实就是部分考生利用各地存在的高考分数线的差异及录取率的高低,通过转学或迁移户口等办法到高考分数线相对较低、录取率较高的地区应考。出现这种状况,与我国各省市之间教育资源和教育水平不均衡,实行分省、市、自治区分别评卷、分别划定录取分数线的政策和一些高校的本地倾向有关。

什么情况?

高考分数线的一分之差对考生家庭而言就是天差地别,更何况各省市之间的二本、一本招生分数线存在十几分、几十分差距?对那些铤而走险的学生和家长来说,“高考移民”无疑是一场心知肚明的赌博,足以改变命运的诱惑,战胜了对法律惩戒的恐惧。

图片 4

图片 5

面对这样身家性命的对赌,相关部门要加大法律的惩处来提高参赌的“筹码”,更要严查“高考移民”过程中的职务犯罪。同时要实现釜底抽薪的目标,就是要从根子上撤掉这场怪异的高考“赌局”。正如无数学生、家长和专家所呼吁的,推行“全国一张考卷”的全国统考,让高校招生名额对全国考生开放,让高校的招生名额不再按地区分割,不同地区的全国考生公平竞争同样的招生名额,那么无论在全国什么地方考试都无巧可取,“高考移民”能讨到什么便宜呢?谁还要费心费力去参加“高考移民”之赌呢?

现如今,“高考移民”主要有四种情况。第一是移入北京、上海、天津三个直辖市,主要是因为直辖市在教育资源上占有相对的优势,加之本地都有着名的国家重点大学,比如北京的清华北大、上海的复旦交大、天津的南开天大等,这些高校对于这些地区的招生政策有所倾斜,使得这些地区的学生更容易入读着名的高等院校。

据报道,深圳富源学校在高三“二模”中,该校占据了理科全市前10名中的6席,引发质疑。有关部门证实,有10余名学生是从河北衡水第一中学转入。

同时,这些地区每年参加高考的考生都比较少,北京、天津近五年来考生都在6万人左右,上海更是仅有5万多人。尤其是天津,很多人都把天津称作“高考天堂”,主要是因为天津高考录取率高,以2018年为例,本科一批院校在天津录取率高达24.10%,
985院校的录取率为5.81%,分别位于全国第二和第一。

8日,广东省教育厅下发《关于做好治理“高考移民”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要成立“高考移民”专项行动工作组,开展治理“高考移民”专项行动,并于5月10日前对从外省转入广东省普通高中学校就读的学生转学条件进行全面排查,重点排查其学籍、户籍转入是否合法合规。学籍管理实行“一生一籍,人籍一致,籍随人走”。

而高考大省山东省统一合并本科批次,其中,一本高校录取率为10.60%,其中985院校的录取率更是仅有1.47%。此外,去年天津大幅降低落户政策,不少人为了“高考移民”蜂拥而至,纷纷在天津买下高考房。

图片 6

第二种“高考移民”是移入内蒙古、西藏、新疆等边远地区。出于优惠照顾特区及民族地区的考虑,教育资源匮乏的海南省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也拥有了相对较高的招生名额;另外一些边远地区虽然没有较多的招生名额,但与当地的人口相对比,这些地区的高考录取率远远高于内地人口大省。

“高考移民”通过不正当的竞争手段

比如青海,宁夏,2018年高考985高校录取率分别为3.02%和2.31%,分别位于全国第五和第六。并且由于这些地区中学教育水平不高,当地考生普遍考分偏低,因此来自中等发达省份的学生便在高考中有了相对优势,更容易导致纯粹的高考移民。

挤占考生们正常的高校入学机会,

第三种“高考移民”则是一种纯“资本游戏”,指的是有些地区出现了“为了上大学放弃中国国籍”的“国际高考移民”。

无疑会扰乱正常的教育秩序,

图片 7

影响高考公平。

这类考生由于在“中国汉语水平考试”时有着绝对的优势,加上如今各大高校都越来越重视本科生的国际化,对于留学生更是敞开大门,这些考生利用国籍和资本更容易踏进知名高等院校的大门。

看看媒体人怎么说

还有一种特殊的“高考移民”,属于政策范围内允许的一种方式,就是外地借读,本地考试。由于当下大部分地区的高考招录还是单一的”唯分数论“的模式,而以“衡水中学”为代表的高考成绩尤其突出的学校会招收一部分省外高中生,借读1-3年后回到户籍所在地参加高考,由于受到更更高强度和密度的高考特训,他们回到户籍所在地参加高考也具有一定优势。

移民输出——录取率惨淡

【人民日报微博:教育是最好的投资,但不应投机】

主要的“高考移民”输出省则是一些熟知的高考大省,其中,有河南、山东这种高考报名人数多,录取率低的省份,也有河北这种高分层集中,名校录取名额少,分数线居高不下的省份。

图片 8

究其主要原因,其实都集中在同一个问题,就是高考录取率低。

【惩治“高考移民”的板子,究竟该打在谁身上?】

2018年,河南省一本录取率仅有7.80%,排在全国各省市最后一名,985高校录取率仅有1.14%,排在全国各省市倒数第二位,河北的985高校录取率也仅有1.48%,比起录取率更恐怖的是,2018年高考河北省700分以上的考生共有122人,清华和北大在河北的理科录取分数线分别为704分和707分,700分的学霸居然上不了梦寐以求的清北!

严格意义上来说,“高考移民”分为“合法移民”和“非法移民”两种,“非法移民”不难理解,即为抢占高考录取分数较低、录取率较高地区的升学名额而伪造、虚设假学籍、假户籍,从而实现“升入名校,走上人生巅峰”的愿景;与之相对应的则是“合法版”的“高考移民”,即学籍、户籍等一系列有效证件均为真实,符合当地高考条件设定。据悉,深圳富源学校这“异军突起”的数十名学生,经相关部门审核证实“均提供了户籍所在地公安部门及深圳市学籍管理部门对其户籍、学籍的审核证明,手续齐全、资料完整,且均符合广东省高考报名资格”。

正是这种巨大的教育鸿沟,造成了如今“高考移民”的现象,也正因为有了这种教育发展的不均衡以及招生政策的倾斜,使得人们有了“高考移民”的原动力。再加上政策上有空子可钻,很多家长也对“高考移民”趋之若鹜,费尽心机,使出各种手段,不惜花费巨资买户口、开证明,目的就是让孩子在分数线低的地区参加高考,考上大学。

然而,虽然当事人身份被“强力洗白”,但其本质依旧是外地考生为了抢占当地名校升学资格而进行的“套路操作”。尤其从2016年深圳富源学校与河北省衡水中学开展合作办学,成立衡水中学富源分校这一点上看,无疑更是为衡中考生搭上这趟“深圳开往北青”的“高考顺风车”提供了“站台票”。

“高考移民”?教育公平?

实际上,无论是哪种“高考移民”,哪怕身份真实、手续齐全、资料完整、符合资格,但依旧不能改变其凭借政策漏洞、利用各种资源进行“曲线升学”的本质,而说到骨子里,“高考移民”的实质亦是文凭崇拜、名校崇拜在资本优势下衍生出的怪胎。诚然,“高考移民”的当事人理应惩戒,但若真要对其“杖责三十”,这惩戒的“板子”落下时,亦不能只有速度和力度,还应夹带一些“温度”,哪怕,只有一丢丢。

审视我国的高校招录制度以及对“高考移民”的规范处理,我们不难发现,这些问题的核心在于教育的公平性问题。各省市对于“高考移民”的限制和规范,初衷基本都是为了保护本地学生的利益,而实现在地方领域内的教育公平。

从教育部到各省市教育厅,从考生到家长,从一个地区到全国,极力抵制、治理“高考移民”的一点重要原因,就是因为它“破坏教育公平”,对于“被移民”地区的考生来说,有限的名额被“泊来”的“种子选手”抢占,自己便有可能与理想学府失之交臂,确实有失公允,破坏了教育秩序。由此,不管是治与惩,还是清回原籍,对于“移民者”而言,都不冤枉,更是理所应当;然而,若是将思考的范围扩至宏观,不妨也问上一问,除了个别地区的户籍、学籍制度管理不严,给了“有心人”可乘之机之外,造成“高考移民热”的深层原因又在哪里呢?试问,若是全国统一命题、统一评分、统一招生名额,若是全国考生整整齐齐地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需要做的只有全力以赴、拼命冲刺就够了,又何必“抢道”?

还有人提出,限制的原因还在于,害怕这些高考移民“忘记乡里”,将来毕业远走高飞,不会反哺本地。

实现教育公平、合理配置教育资源的口号我们喊了这么多年,教育水平、升学难易的差距仍如“天堑鸿沟”一般亘横在各省市、各地区之间,换言之,从整体宏观上看,“高考移民”又何尝不是教育不公的“产物”?这种差距,对于高考难度大、录取分数高、招生名额少的地区的考生来说,又何尝公平?诚然,这杖责“移民者”的板子该打还是要打,但这落下的板子带来的除了“肉疼”以外,是否还能够引发民众一些更深层次思考呢?

同时,很多“假学籍”、“假户口”涉及的还是考生的诚信问题,诚信是为人之本。作为培养人才的高等学府,更应该在坚持诚信、坚决打假上作出表率。

然则,终究事已至此。投机取巧也好,心酸无奈也罢,事件责任方都不能就此“避责”,该追究的责任一个都不能跑,该给予的惩戒一个都不能少;不过,各地区若是要彻底斩断“高考移民”的“根”,除了严格户籍、学籍制度,规范管理以外,从全社会范围内均衡地区间教育发展、优化配置教育资源,尽快使“教育公平”不再流于一句口号,才是根本遵循。

从这几点来看,限制、打击高考移民确实有其合理之处。

【薅羊毛的“高考移民”须顶格处理】

图片 9

全面排查也好、重点排查也罢,说到底,就是不能让“高考移民”在权钱的长袖善舞下浑水摸鱼。这些年,“高考移民”的恶例也不少。最典型的大概就是2015年高考前,内蒙古自治区教育招生考试中心接到大量举报,反映河北省许多官员将孩子送往内蒙古参加高考。最后,教育部有关负责人介绍,内蒙古自治区当年共取消1465名高考学生的报考资格。“高考移民”,说白了就是利用权钱的关系,在高考公平上做文章、玩猫腻。看起来玩的是田忌赛马,但真正的问题是,普通人能这样玩儿吗?想把学籍放在哪儿就放在哪儿,想让哪个学校创造奇迹就真的制造出奇迹来——这不是一个人的搭便车,这是一整个链条的失守与作恶。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想,不同省份之间的高校录取率有着云泥之别,考生难道应该因为户口的问题就注定与名校无缘吗?考生因为户籍原因享受不到优质的教育资源就应该一直接受落后的教育吗?

斗智斗勇这么多年,真正的“高考移民”早就转型升级了。你想要从“两个合法”“三个三年”等程序层面找他们的瑕疵,基本是不可能发现什么漏洞的;但不管怎么说,既然是“高考移民”,肯定就存在人籍分离、空挂学籍、学籍造假等乱象,而相关学校亦对“在册不在校”“在校不在籍”的学生睁只眼闭只眼。就比如富源学校的真相,自证清白也很容易:只要拿出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些孩子三年都在本地读书就可以。

显然这又是一种惊人的不公平,而这种不公平是由于我国幅员辽阔,各地经济、教育发展水平不均导致的,也是我们一直争议和争论的教育公平的重点。而“高考移民”则是对教育资源不公平现状的用脚投票。

这些年,个体化的“高考移民”呈现出群体性的趋势,这是值得警惕的。少数民办学校“不疯魔不成活”:把孩子逼疯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自己偷跑疯了,还幻想用批量高考移民来造奇迹、撑面子。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群众监督和严肃执法。哪些孩子是移民、哪些学校在玩花样,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至于靠高考移民来创造所谓的高考奇迹,一经发现,应顶格处理——既要取消当事人的高考资格,更要直接吊销当事学校的办学资格。底线上的教育公平,来不得半点含糊和暧昧。下手狠一点、猛一些,“高考移民”才会少一些、再少些。

值得庆幸的是,我国的高考制度也一直在不断探索着进行改进,新高考改革就是在这基础上又一步的迈进,尤其是各高校的招生方式,必定会迎来一个新的变革。“分类考试、多元录取、综合评价”逐渐成为新的招录指导方针,各省基础学科也将回到全国统一命题的状态,相对于以往的唯分数论的招生方式,在公平性上有了一定的进步。

【防范“高考移民”不妨让“双一流”高校统一招生】

另外,受教育权也是我国公民的基本权利之一,目前政策对于“高考移民”的处罚仅仅是取消学籍,对于这些考生如何通过正确合法的途径继续接受教育,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因此,我们还需要从法律角度给“高考移民”一个“说法”,即哪些情形可以被认定为“高考移民”,对于认定为“高考移民”的,他们的受教育权利应该得到怎样的法律保护,不至于因为“高考移民”,而丧失公民受教育的基本权利。

正当广东省排查“高考移民”之际,又一起“高考移民”事件引爆了舆论。贵州省招生考试院通报了关于对库某某等违规考生处理的结果。通报指出,外来人员随迁子女在贵州省参加高考的政策出台以来,少数人员通过空挂学籍等方式违规获取贵州省高考资格,造成恶劣影响。为严明高校考试招生纪律,通报已处理的库某某等3名违规考生情况,这3名学生考上清华复旦北外后被取消学籍。

版权声明:本文由自主招生内参团队创作,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自主招生内参公众号:zzzsnc

毋庸置疑,“高考移民”并非是新事物,每年几乎都会被舆论热议一番。各地大都采取了多种严厉措施,来防范“高考移民”。可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高考移民”,既打不绝对,更不断出现新变种。与贵州“高考移民”案件相比,广东深圳富源学校发生的“高考移民”事件,带有“组团”性质作案,由原来的学生及家长的单兵作战,演变成学校来主导。

纵观近年来“高考移民”事件,这部分移民学生大都成绩非常突出,大都冲着北大清华,最起码是985和“双一流”高等院校而来,鲜见普通院校会出现“高考移民”。所以,笔者觉得,我们不妨换个思路,来防范“高考移民”。

这就是,今后的高考,像“双一流”高等院校,国家不妨实行全国统一高考试卷,让全国的考生在同一张试卷上竞争,统一录取。其他普通院校录取,再归各个省份统筹安排。

至于大家可能考虑到全国各地教育资源不均衡问题,换句话讲,像河北省由于有衡水中学这样的高考名校,极有可能由于高分数考生多的优势,让西部教育欠发达省份吃亏。国家教育部可参考眼下针对农村贫困地区出台专项招生计划,拿出这些名校招生一定数量的名额,增加教育欠发达地区招生数量,来弥补各省域间招生不平衡现象。

既然现在的研究生考试,早已实现全国统一考试,统一录取分数线,那么,“双一流”高校全国统一招生,尝试一下又何妨呢?

图片 10

如何捍卫教育公平

我们仍需不断探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