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氏璧是用什么玉制成的?

图片 1

挖掘自信的清泉

问:和氏璧是用什么玉制成的?

卞和采玉献楚王与远安有缘

时间:2016-06-08 21:21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图片 1

卞和采玉献楚王,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故事。《韩非子》中对此有记载。讲楚国人和氏,在荆山中采得一块璞玉。他把璞玉献给楚厉王。厉王派玉匠对璞玉进行鉴定。玉匠看后却说是块石头。厉王认为和氏欺骗自己,就砍掉他的左脚。到厉王去世武王即位时,和氏又捧着他的璞玉,把它献给楚武王。武王又派玉匠对璞玉进行鉴定。玉匠看后依然说是块石头。武王也认为和氏欺骗自己,就又砍掉他的右脚。到武王去世文王即位时,和氏抱着璞玉,在荆山下哭了三天三夜,眼泪哭干都流出了血。楚文王听到后,派人前去询问,派去的人问:“天下被砍脚的人很多,你怎么就哭得这般悲伤呢?”和氏回答说:“我并不是因被砍脚悲伤的,而是为宝玉被当作石头、忠贞被误为欺骗的事悲哀才伤心的。”这样文王便派玉匠去掉璞玉上的璞面,结果宝玉露了出来。于是文王就给宝玉取名为“和氏璧”。

自信是走向成功之路的第一部;缺乏自信是失败的主要原因。?

典故

2004年编撰《宜昌历史述要》时,来层林先生写了《卞和献璞与三峡奇石》的文章。文章介绍了卞和采玉献楚王的故事,并称卞和为三峡地区的赏石家。看了文章,我顿时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但是卞和采玉的遗址却在今南漳境内,而《宜昌历史述要》中所写的,是要发生在宜昌地域上的人和事。因此,不考究卞和采玉献楚王与宜昌的关系,文章再好也不能收入《宜昌历史述要》之中。但卞和采玉献楚王与宜昌之间到底有没有关系,这还是个谜。出于对卞和采玉献楚王同宜昌关系的猎奇,加之收来先生文章入书中的初衷,便驱使我为破解其中之谜而去考究。

西方的句名言:“这个世界是由自信创造出来的。”没错,力量是成功之根本,自信是力量之源泉。它是人生的一盏明灯,照耀我们走向成熟的人生。?

春秋战国时期,在楚国有俩个小能手👋一个叫卞和另一个叫琢玉,在荆山里得到一块璞玉。卞和捧着璞玉去见楚厉王,厉王命玉工查看,玉工说这只不过是一块石头。厉王大怒,便以欺君之罪将卞和的的左脚砍了,厉王死,武王登记之后,卞和又一次捧着璞玉去见武王,武王又命玉工查看,玉工仍然说只是一块石头,卞和也因为这个原因又失去了右脚。武王死,文王即位,卞和抱着璞玉在楚山下痛哭了三天三夜,眼泪流干了,接着流出来的是血。文王得知后派人询问为何,卞和说:我并不是哭我被砍去了双脚,而是哭宝玉被当成了石头,忠贞之人被当成了欺君之徒,无罪而受刑辱。文王觉得他可怜也愿意相信他,便命人剖开这块璞玉,见真是稀世之玉,于是呼,命名为和氏璧。

经过考证,使我感到尽管卞和采玉的遗址在今湖北南漳境内,但这并不意味着与宜昌之间就一定没有关系。因为通过映泉《沮出荆山·远安说》所提供的史料,我见到了这样的记载,讲卞和采玉的荆山,就“在南郡临沮县”。临沮,就是现今宜昌的远安。据说,古代临沮地域辽阔,“东接荆阳,西连巴蜀”,比现今远安的地域要大得多。至晋武帝平吴后,便“割临沮之北乡、中庐之南乡立上黄县,后并入中庐,今为南漳县地。”“临沮之北乡”,就在现今南漳县的南边。这就是说,卞和采玉之地当时是属于古临沮县管辖的。其实,类似的情形在远安也不止于此。东晋建立的汉阳郡,以至新中国成立后划归当阳管辖的清溪,以往也都属古临沮县管辖。这说明,卞和荆山采玉之事,当时发生在今宜昌远安的古称“临沮”,只是到了西晋时,璞玉被采地域方才划归今南漳管辖。因此,讲当年卞和采玉之事发生在今宜昌远安的古称“临沮”,应该是合乎史实的。

古代卞和献玉的故事大家也许很熟悉。卞和为让美玉光耀人间,先失去左脚,又失去右脚,却始终不悔初哀,终于遇到慧眼识宝的人,使和氏璧这一稀世珍宝得以面世。试想,倘若卞和献宝被砍左足后,对宝玉真伪产生怀疑和动摇,将其抛在深山峡谷拉倒,纵然宝玉再好,也只能与乱石为伍。但令人们敬佩的正是卞和的自信,是这份自信造就了他的成功!?

在岫岩这种透闪石质玉通称为老玉,老玉分为山料与河磨玉两大种类。其特点的玉体的部分或全部都由玉经土浸风化等原因而形成的石状物包裹。表面看恰似普通的石头,但这种玉的玉质是同类玉中质地最细腻油润的了。用一句民间的话叫做鲜花还需绿叶配,而这种玉的外层石皮的形成恰好成了内部玉质的最好搭档,经加工出的工艺品更是精妙绝伦,件件都是稀世之宝。
亿万年前,岫岩透闪石玉矿裸露于地表,经风化后,成为大小不同的块状玉矿石,在被山洪冲下山后,在河水里随卵石一起运动,便磨成卵石状,被称为河磨玉。因从外表看好像一层石头包着玉石,因此也叫石包玉。河磨玉外包石皮,内分绿色、黄色和纯白色,其中黄白和纯白玉质最佳,其玉质纯净、坚韧、油脂感强,可与新疆和田玉相媲美。河磨就是玉石脱离山体后,接触到金属矿又经过河水长久冲刷产生的特别质地,一般会有红褐色的外皮,有河磨的就可以证明是老玉,才更值钱。从山体上直接开采的是新玉,价值较低。”
古时有名的和氏璧,据传说就属于河磨玉。

在这个问题上,历史上远安有关修志者也从另一角度提供了佐证。清咸丰八年重刊《远安县志》时,教谕刘子垣在其《远安为古临沮考》中认为,“荆山,《地理志》在南郡临沮县,楚封于荆山,卞和得玉献玉皆楚国事,南漳为罗与庐戎国,不在楚封内。”刘教谕从今南漳在卞和得玉献玉当时并不属楚国而属罗国和庐戎国的层面,从根本上否定了卞和采玉遗址在南漳的结论。在他看来,荆山在临沮,楚国在荆山封禅,因此作为楚国的事,卞和得玉献玉自然发生在临沮。而作为所属罗国和庐戎国的南漳,当时与楚国并不同属一个国家,因此卞和得玉献玉之事自然就与南漳无关。应该说此看法也是与史实相符的。

19世纪之前的300年间,数学家们一直为证明一元四次以上的方程是否有解而忙碌着,可惜他们不是望而却步,就是半途而废,没有一位能揭开这个结。1818年,挪威一位1岁的阿尔贝,在研究了前人的有关这一问题的大量资料后,坚定地对他的老师说:“让我来解答这一历史难题吧,我能证明四次以上的方程是否有解。”他凭着自信,聪明和勤奋,花了六年的时间,给了历史一个圆满的回答:一般高于四次的方程没有代数解。这就是着名的阿尔贝―鲁菲尼定理。?

和氏璧,是历史上著名的美玉,又称和氏之璧、荆玉、荆虹、荆璧、和璧、和璞。为天下奇宝。是雕刻印章的宝贵材料,据说,西汉时期,王莽曾经为汉平帝雕刻了一枚传国玉玺,被加号“安汉公”。

《沮出荆山·远安说》的作者映泉先生在书中也谈了自己的看法,认为单就持玉献王所经之地而言,卞和采玉献楚王就离不开远安。这是大实话,显出先生看问题的机智与智慧。

是啊,一旦有了坚定的自信心,人也许就会爆发出巨大的力量。如果周公瑾没有自信,怎么会有赤壁大捷?如果罗斯福没有自信,怎能连任两届总统?如果保罗?盖茨没有自信,怎能达到事业的顶峰?成功学的创始人拿破仑说过:“自信是人类运用和驾驭宇宙无穷大智的唯一管道,是所有奇迹的根基,是所有科学法则无法分析的玄妙神奇的发源地。”?

和氏璧刚开挖出来时的名称叫“玮”,此后将没有经过加工的美玉的原石称作“玮”。

综上所述,无论是哪种情况,卞和采玉献楚王,都与宜昌远安有缘。

当生命地轨迹固执地向前延伸之时,请在你人生的道路上挖掘自信,他将成为你无法摧毁地信念,成为你茁壮成长的土壤,成为你生命中一股永恒地活水,不息地寻找前进之路。?

由于和氏璧已经失传,真正的和氏璧究竟如何模样,今人已经无法得知,只能通过有限的文字记载(包括文学创作)中的描述加以想象。但是,从秦始皇用和氏璧造御玺的故事来看,和氏璧与出土的常规文物相比,至少在外形来看,应有明显的不同。经初步推算,和氏璧的厚度至少为10厘米,其并非古人儒家学者佩戴的环形佩玉。甚至,很可能和氏璧仅仅是一个经过简单粗加工的璞玉。同时,由于相传和氏璧被秦始皇制作成了传国御玺。而随着朝代的更迭,该御玺又相传在唐后失传,和氏璧原有样式究竟如何,基本上已经无法得知了。

这是一篇亮光熠熠的议论文,其特色主要表现在三方面:从标题上看,作者巧用比喻的修辞,形象在揭示了自信的美好内涵,也能起到下笔引人的效果;从论据上看,可谓丰富多彩,卞和献玉的故事、阿尔贝―鲁菲尼定理的成功,都是很好的事实论据。为了增强说服力,作者由点及面,接着用一段整齐的反问句,将古今中外名人或英雄人物的自信故事作佐证。更值得肯定的是,文章三次引用名言,自然妥贴,信手拈来,不广闻博读,不深入积累,是无法写出如此底蕴丰厚的文章的。?

来历:

和氏璧,最早见于《韩非子》。《韩非子》载:楚国人卞和,在楚山(今襄阳南漳县历山)中获得了美丽的玉璧,把它奉献给了厉王。厉王让雕琢玉器的人鉴别它,雕琢玉器的人说:“这是石头。”厉王认为卞和在说谎,而砍去了他的左足。等到厉王驾崩了,武王即位,卞和又把玉璧献给那位武王。武王让雕琢玉器的人鉴别它,又说:“这是石头。”武王又认为卞和在说谎,而砍去了他的右足。武王驾崩了,文王即位,卞和抱住他的玉璧在楚山下哭,三天三夜,眼泪流尽而代替它的是血。文王听到后,派人问他原因,说:“天下受到刖刑的人很多,你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卞和说:“我不是为被刖伤心,我是因为它是宝玉而被看为石头,忠贞的人被看为说谎的人。”文王于是派雕琢玉器的人剖开他的玉璧,果然得到宝玉,于是命名是“和氏璧”。

1988年《南都学坛》正式提出了和氏璧可能是独山玉的观点。时任中国宝玉石协会秘书长李劲松、著名宝玉石专家江富建教授均认同这一观点。理由是:独山玉主要矿物成分是斜长石,外表极易风化成璞。独山玉玉料以色带产出,即一块独玉正面看是一层白玉,侧面看可出现呈带状分布的白玉、绿玉、紫玉等,和“侧而视之色碧,正而视之色白”对应。

另外,南阳是楚国重镇,镇平当时是楚邑,卞和是楚人,有居镇平的可能。玉雕之乡镇平,至今仍有卞庄、和营两村,其村民自称与卞和有亲缘关系。卞和姓卞,玉为和氏璧。卞和会识玉,当时镇平玉人多,识玉者多。镇平历史上,曾有“骑帝山上多金山下多玉”的记载,春秋时镇平所用玉料,一般是就近的独山玉、蓝田玉、绿松石等。其中,蓝田玉和绿松石与楚山、荆山较远,唯独山玉与楚山、荆山较近,卞和所得的玉可能是在独山得到的,古代交通不发达,他不会跑到新疆去捡块和田玉。

由此推断,和氏璧有可能就是独山玉。这块在中国家喻户晓的宝玉,有着极其辉煌的经历,后来在朝代的更迭和沧桑变迁中消失无踪。或者,在未来的某一天,它会被后人发现,重新绽放异彩。

“和氏璧”无疑是中国历史上最出名的一块玉,卞和献玉三次,手脚皆残,矢志不悔;秦国以十五座城池相诱,蔺相如危难请命,完璧归赵;始皇一统天下后,将“和氏璧”琢成
“受命玺”,从此历朝历代世世相传…可见,和氏璧在中国玉历史上上的地位,是任何一块美玉都不可比拟的。斗转星移,逝者如斯夫,和氏璧早已不见了踪影,今人已不能睹其神彩。对于对玉系有高度研究,爱刨根究底的国人来说,这样一块倾城倾国的帝王之玉,到底是什么玉质呢?自古而今,各家纷言,莫衷一是。一直没有一个确切的定论。

五代时前蜀道士杜光庭《录异记》卷七“异石”中记:“岁星之精,坠于荆山,化而为玉,侧而视之色碧,正而视之色白,卞和得之献楚王,这是历史上对和氏璧最可靠的描述。通过这个描述,现大多数学者认为和氏璧为拉长石的可能性最大,原因是根据唐末道士杜光庭的记述,符合拉长石的变色光学效应,且杜光庭曾随唐僖宗入蜀避乱,亲眼见过传国玉玺,其描述应该可信。但拉长石和玉石肉眼看有明显的区别,而且传说中的和氏璧是玉璞状,有较厚的皮壳,拉长石却未曾见到似有皮壳的形态出现过。和氏璧是不是就是月光石?对此,著名地质学家章鸿钊先生在《石雕·玉石》中分析指出:“其内有无数平行结晶薄片,相互映射而放蓝白或真珠光彩,又如秋月清辉,湛然莹结,故名月光石。此亦惟一面而言,他面则随石之本色而异。假曰和璧即此。”这与杜光庭《录异记》所载荆山之玉“侧而视之色碧,正而视之色白”的特点相同。因此今人谓其月光石的断论很有市场。

从其他方面来看,和氏璧一定不是绿松石 祖母绿 翡翠等彩色宝石
以当时的情况来看 色彩绚丽的宝石很容易引起重视 不会两顾而斥为诈
并且绿松石已经有6000多年历史 档次很低 在战国时代 已经很平常了
绝对不能成为国宝

和氏璧也一定不是软玉类 中国的玉石脉络非常清楚 当时的玉文化非常发达
对玉的鉴定非常容易 好的玉一定不会被鉴定为石 对于蓝田玉来说 肯定不成立
因为蓝田玉是中国品相最差的玉。

目前所有的看法理论,都没有注意到和氏璧的背景问题,就是和氏为什么卞和献玉三次,手脚皆残,矢志不悔,他是不是发现了别人很难发现的情况呢?那么,和氏的这个情况会和什么玉质相关呢?应该考虑以下几点。

1 和氏坚定所发现璞玉为宝 他一定在光下或者月光下窥视过他的宝玉,
发现梦幻绚烂 神秘莫测 要达到这个条件 也只有没开皮的
有一定小露点的蛋白石才成立

2 以上的情况 宝石鉴定师在皇宫里一定很难发现 并且在当时的文化背景来看
和氏也根本进不了宫殿指点 只能在宫外等候 这使他失去了明示的几会

3 从以后和氏璧成为传国印玺来看 并没有太多外观的赞美和描写
很少有它应有的称赞 这说明 开皮后的和氏璧 并没有真正宝物所有的惊人光华
并且做成印后的蛋白石 从形状上也无法发挥出它应有的光彩
白底的蛋白石也就更很普通了 所以和氏璧他的文化价值
可能已经远远的大于它的宝石价值了

通过以上推理来看,和氏璧为中国西部蛋白石的可能性更大,蛋白石幽蓝深奥,光幻变彩,质地纯净,如凝脂胶冻,当只被打开一个小口的时候,更是神秘莫测,光怪陆离。让人想入非非。灵魂皆动。这是其他任何原石所没有的特别征质。月光石晶体惯态常呈柱状,板状,色多变,大块单色很少见,其光彩也无法达到蛋白石的这个景界。
并且对国之印章来说,中国历来讲究正通纯一,而月光石做章可能会给人色杂不正,不庄重,不雅体的感观。因此,通过和氏献玉的背景情况来判断,和氏璧的很大可能性就是中国西部的蛋白石。月光石有可能,而其他的玉石基本上就可以排除在外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