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锷死后的小凤仙:远嫁东北 文革中孤苦伶仃

错过你的明媚,也要陪你风卷残荷

看过电影《知音》的人,不会忘记“侠妓”小凤仙吧?小凤仙何许人也?蔡锷死后,小凤仙到何处去了?此人的后半生是怎样度过的?结局又是怎样的呢?

时间:2016-06-08 20:10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京城名妓

蔡锷死后的小凤仙:远嫁东北 文革中孤苦伶仃。1916年11月8日,患喉结核的蔡锷将军在日本病逝,年仅34岁。

据有关史料记载,小凤仙家原是浙江的旗人,其父姓朱,母亲是偏房。因不愿受大老婆歧视,其母带着她离开朱家单过。不久母亲病逝,一位姓张的奶妈收留抚养她,所以她就改姓张。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那时张奶妈带着小凤仙正在浙江巡抚增韫家帮佣。11月间,杭州革命党人响应武昌起义,在杭州起事,炮轰巡抚衙门。张奶妈就带着她仓促逃往上海。因衣食无着,张奶妈就将她暂时押给一位姓胡的艺人学戏,到南京卖唱为生,取艺名“小凤仙”。

小凤仙得知此讯,痛不欲生。高山流水觅知音,他是她人生大的亮色,谁知只是那么短短的一瞬间,他就如流星一样划过夜空,永远从她的生命里消失了,这让她怎么面对以后的漫漫人生呢?

1913年七八月间,革命党人在南京发动反对袁世凯的“二次革命”,北洋军阀冯国璋等部攻打南京,战火延及近两月。小凤仙跟着胡老板逃回上海。这年小凤仙已是13岁,长成一亭亭玉立的美人。不久,她又跟着胡老板辗转到达当时的京师北京,在着名的八大胡同之一的陕西巷云吉班卖唱接客做生意,以其才貌色艺俱佳,名震京师,成为民国初年北京城红极一时的名妓。

在蔡锷的追悼会上送上“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千秋”的挽联后,小凤仙悄然离开了八大胡同。

结识蔡锷

此后颠沛流离,嫁过一位师长,师长战死。为生活所迫,她跟了一个厨子,住在沈阳市皇姑区寿泉街三胡同的一座平房里。因为丈夫姓陈,四周邻居们都称她“陈娘”。她给自己起了个意味深长的名字:张洗非。

就在这期间,前任云南都督蔡锷将军被袁世凯羁留于北京,居高位,实闲职,并遭受种种监视,为避袁世凯耳目,故作韬晦之计,常到八大胡同妓院走动,在云吉班结识了小凤仙。英雄美人,十分恩爱,成为知音。蔡将军知道了小凤仙的身世后,十分同情。一次,张奶妈从江西来到北京,找到胡老板与小凤仙。蔡锷问小凤仙:“张是什么人?”小凤仙说张是她母亲,胡老板是领家。蔡锷就出钱替小凤仙赎了身。小凤仙回到奶妈身边,仍在云吉班做生意,并与蔡锷感情更深。蔡教她识字看书,并常给她讲些《三国》、《水浒》的故事与做人、为政的道理,后来也给她透露些反对袁世凯称帝的事情,使小凤仙的思想认识大为提高,终于在1915年11月中旬袁世凯称帝前夕,协助蔡锷逃出了北京。随着护国讨袁斗争的胜利发展,小凤仙的“侠妓”名声也传遍了全国。

陈是个老实巴交的男人。他隐约知道她是个不同寻常的女人,只是,关于过去,她不说,他便不问。她没有工作,只靠他的一点微薄收入过日子,家里几乎没有家具,唯一像样的摆设,就是那只天天上弦叫他起来开工的小闹钟。他总觉得委屈了她。所以,只要她喜欢的,只要他能办到的,他都尽量满足他。

销声匿迹

她唯一的爱好就是喝酒,几乎每餐都要喝上两盅,那是,他就会挽起袖子为她弄两个下酒菜,偶尔陪她喝两盅。庸常的生活里因为他的温暖而有了些许滋味。

不幸的是,蔡锷将军在讨袁护国斗争取得胜利后仅数月,于1916年11月8日在日本东京因喉癌不治逝世,年仅34岁。消息传到北京,小凤仙悲痛欲绝。在北京中央公园公祭蔡锷时,小凤仙特地请大名士易宗夔代撰了一副挽联送去致祭。这是中国近代的一副名联。其词如下:九万里南天鹏翼,直上扶摇,怜他忧患余生,萍水相逢成一梦;十八载北地胭脂,自悲沦落,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亦千秋。

她唯一的乐趣就是听戏。一出戏,她听得如痴如醉,恍如隔世。

据说,当北京官方与民间各界在中央公园公祭蔡锷时,小凤仙身穿蓝布大褂,亲自前往志哀。当她随民众步入灵堂向蔡锷遗像鞠躬时,被北京大学堂的学生发现。小凤仙察觉后随即快步走出中央公园,学生们追踪寻访,竟不可得。此后,小凤仙遂从八大胡同消失,隐姓埋名,无影无踪,对其去向众说纷纭,一直是个谜。

对他,对生活,她倒也安之若素,不讲究穿戴,只是爱干净,常常把几件平平常常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穿在她身上,很与众不同。

蔡锷与小凤仙剧照

她随身有个小包裹,那里面有一张照片是位年轻英俊的军官。他问过一次,她淡淡一笑,轻声回答:“是位普通朋友。”

远嫁东北

日子风驰电掣往前赶。他们的生活越来越困顿。不得已,她做了保姆。

直到近年,关于小凤仙后半生的情况才逐渐披露出来。笔者经多方搜集查访核证,整理如下:

她见了一位故人,那是她与从前生活的唯一一点联系。故人是梅兰芳。

小凤仙自蔡锷将军去世后,遂离开八大胡同,隐姓更名。她先嫁给东北军的一位师长,从北京移居沈阳。后来可能是那位师长死了,她遂改嫁给一位姓陈的厨师,住家于沈阳市皇姑区寿泉街三胡同的一座平房里。因为她丈夫姓陈,四周邻居们都称她“陈娘”,但对她不平凡的身世一无所知。人们看到陈娘长得很漂亮,白皮肤,大眼睛,瓜子脸,个头儿至少在1.60米以上,依稀可见她年轻时沉鱼落雁般美丽的姿容。至于她的实际年龄,她本人从不提及,长相又很年轻,无人能猜得准。她没有工作,靠丈夫的收入养家度日,生活很是拮据。两口子没有子女。她居住的房间是狭小的北厢房,室内面积只有10平方米左右。但室内几乎没有家具,因而并不显得十分拥挤。家里唯一像点样的摆设,就是那只天天上弦的小闹钟。陈娘也没有什么讲究的穿戴,只是平平常常的衣服,但洗得干干净净,穿起来显得与众不同。她的唯一爱好就是喝酒,几乎每餐都要饮两盅白酒,饮得很慢很慢。她的最大乐趣,就是去听戏,听得有滋有味,如醉如痴。这也可能与她早年的生活道路有关。她这样的生活习惯一直维持到晚年。

1951年年初,梅兰芳率剧团去朝鲜慰问赴朝参战的志愿军,途径沈阳演出。她闻讯,很想见见这位故人昔日在北京的旧识,并求得他的帮助,遂写了一封信寄给梅。

求助梅氏

数日后,她接到梅兰芳邀请相见的回信。她兴奋异常,穿上自己好的衣服,打扮得像过节一样,去见梅兰芳。

1948年11月,人民解放军占领沈阳。这年小凤仙已48岁。她丈夫在东北人民政府的总务处工作,可能还是厨师。她自己也要靠劳动吃饭了,先是进一家被服厂做工,以后到东北人民政府统计局出收部一位叫张建中的人家做保姆。她改名叫张洗非,不知此名是否有深意。她的生活仍较拮据。1951年初,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率剧团去朝鲜慰问赴朝参战的志愿军,途经沈阳演出,下榻于东北人民政府交际处的招待所。小凤仙闻讯,很想见见这位昔日在北京的旧相识,并求得他的帮助,遂写了一封信寄给梅。信中写道:“梅先生,若寓沈阳很久,如有通信地址,望企百忙中公余之暇,来信一告。我现在东北统计局出收部张建中处作保姆工作。如不弃时,赐晤一谈,是为至盼。”数日后,小凤仙接到梅兰芳邀请相见的回信,高兴非常,穿上了自己最好的衣服,打扮得像过节一样,赶去招待所见梅。

永利皇宫463网站,这时,她已年过五十,生活忧患,饱经沧桑,故人相见,一言难尽。

这时的小凤仙已年过五十,人老珠黄,又生活拮据,饱经忧患,故人显得很憔悴。她见到梅兰芳,一番寒暄后,便向梅谈了自己的出身家世和沦落烟花的经过,以及与蔡锷相识并帮他逃离北京袁世凯虎口的情况。当她讲到蔡将军到云南后就再没有给她来过信,以及在讨袁护国战争中喉疾加剧,去日本就医逝世时,声音哽咽,泣不成声。

经梅的举荐,她到一家机关学校当了保健员。那是她一

梅兰芳关切地询问她此后的生活情况,她感慨万分,讲了她30多年来的颠沛流离以及目前的生活艰辛。梅安慰她说:“你的生活问题,我跟交际处商量一下。人民政府一定会照顾你的。”当天,梅宴请了小凤仙,离别时还送给她一笔钱。

遵嘱守密

梅兰芳把小凤仙托他解决生活问题的事,托付给东北人民政府交际处的李桂森处长,并写信通知小凤仙与李桂森联系。小凤仙接到梅兰芳来信通知后,即去找交际处的李桂森处长。经李桂森处长介绍,小凤仙被分配到一家政府机关学校当保健员,于1951年6月23日正式上班。为此,她十分高兴,于6月28日特地写信给梅兰芳表示感谢。信中写道:别后转眼之间两月多。当梅先生启程时,捧读大札,即按所指去李处长处请示,以梅先生之帮助,现已蒙李处长之介绍,在政府机关学校当保健员,于星期一正式上班。我的前途光明是梅先生之援助,始有今天。决依领导指示,遵守工作,以报答大恩……

梅兰芳接小凤仙信后,未再与其通消息,并遵小凤仙嘱,对其身世与行踪守口如瓶,仅将此事告知其秘书许姬传与近代史专家荣孟源。数年以后,荣孟源在1957年被打成“右派分子”,梅兰芳则在1961年病故。在政治压力日益加大的情况下,小凤仙的情况再也无人知晓,也再无人敢于过问了。小凤仙被人间遗忘了。

旧情难忘

但小凤仙仍默默无闻、平平淡淡地在沈阳平民中生活着,也仍然无人知晓她那不平凡的身世。在20世纪70年代初,中国正处在“文革”动乱之中,小凤仙已是70多岁了,丈夫已死,孤苦伶仃。她曾被好心的邻居、沈阳低压开关厂女工刘长青接到家中住了一段时间。这期间她心情开朗,常常眉开眼笑。只是有一次,她听到收音机里播放戏曲,内容是当年蔡锷与小凤仙的往事,她面容痛楚,泣涕涟涟。刘长青见状,急忙握住她的手,细问缘由。在一声声关切的询问之下,这位被称作“陈娘”的慈祥老人才情不自禁地口吐真言:“那戏中之人就是我!”她向刘长青讲了自己的身世,并再三叮咛,千万不可外传。

1976年,小凤仙终于走完了自己曲折的人生道路,以76岁之龄病故。她是栽倒在自家平房旁的公共厕所里,是突发性的脑溢血。人们把她抬进医院急诊室,但抢救无效而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