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愿你幸福长久!

图片 1

至我亲爱的朋友

图片 1

今天堂妹结婚了,我为她祝福!除我之外,其余兄弟姐妹都去送嫁了。

时间:2016-06-08 19:40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文/咏叹

我们从小生活在一个院子里。大堂哥84年,二堂哥86年,我91年,弟95年正月,堂妹95年腊月,堂弟98年…2000年以前,我们都生活在故乡那个大院子里,2000年以后,我们在现居地各家有各家的院子。

“朋友”这词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有许多词可以形容,狐朋狗友,管鲍之交,星灭光离、十日之饮、范张鸡黍、云树之思、管宁割席肺腑之交,许许多多…….当“形影不离”这词对我来说再熟悉不过。
打开QQ总是出现99+的群消息,似乎永远也看不完。浏览着好友,却常常大部分都是灰色的,孤独而绝望的,隐隐猜测或许是隐身又或许不在线上,每每想起与某某聊天时,刚打出“近怎么样”又被我果断的删了,生怕“还行吧’”一般般把”这些冷冰冰的客气的套话,接着就没有了共同的话题,而断。

什么是好朋友?百度上说:能在你错误时提醒你,能在你不开心时安慰你,在你快乐时跟你分享的人就是你最好和一生的朋友..

我们曾彼此熟悉,却有各自的生活轨迹。小时候俩堂哥读初中时,我才小学一二年级,弟才去学前班一年,加上堂妹,我们一起度过几年淳朴快乐的童年时光。我们是儿时玩耍的伙伴,那份纯真的记忆简单而美好,是生命最初的珍藏和定格。

亲爱的日记先生,你说这些也算朋友把

或许我的内心很脆弱,不够强大。我不喜欢孤独,我喜欢结交朋友,很享受和朋友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我读初中后,和堂妹极少来往,或许天性不太契合,我们都与相熟的同学交好,而彼此关系淡淡。在后来的人生中,我们越来越生疏。

掐指一算,从我学会哭至今,也没有几位真正的好朋友能陪我走到现在…

从小学,大学直到现在,身边的朋友来来往往,我珍惜在我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朋友,我真心拥抱他们的到来,陪我走过生命中的漫漫一段路………

尤其从07年至今,十年间几乎没什么来往。妈妈不理解我们生疏的根源,其实是几乎没有共同语言。

曾经的我们,一起哭过,一起笑过,一起悲伤过。但是现在的我们又怎么样呢?各自走各自的独木桥。曾经的我们形影不离,根本不需要什么礼貌之类的东西,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也无需对方的感受,直爽,有话就直说,曾经的我们的友谊如同海水长潮退潮般,虽然有时会因为小小的问题而闹矛盾,甚至打起来。我还记得曾经的我们冷战了一个多月,终还不是厚着脸皮来问我,要不要一起出去玩,又和好如初了

-1-

从07年住校到至今踏入社会,我在家的时间极少,越读书,离家越远,回家的次数越少。直到工作后的两年来,更是每次呆不了几天,就匆匆离别。

也许是因为你搬家的缘故,随着时光慢慢磨灭我们的友谊,说话也越来越少了。只是偶尔遇见,会聊聊成绩,近怎么样了,剩下只有漫长的寂寞了。终究各自走上截然相反的道路,越来越远,回头来看他的背影越来越陌生….

陈佩斯曾这样评价他和朱时茂的友情:“从来都不会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村里有许多姑娘,20出头结婚生子。在家里过平淡的日子,没有让父母过于艰辛和操劳,时常陪在家人身边。待字闺中时,活得很轻松,没有学校时的种种考试,没有工作中的种种奔波和负累。

或许终究有一天,我们的友谊会被时光的漫长而磨灭,但我还是希望那天能慢点到来,因为常常在破碎的梦境中回想起,当初的我们在蓝蓝的天空下,躺在冰冰凉凉的天太上,望着飞机划过天边,发下誓言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我和文丽的友情也概莫如此。

更幸运的是,嫁得很近,就如我那L同学,嫁的老公是一个班的同学,初二是还做过我的同桌。几年前结婚,现在子女双全,是大家口中夸赞的贤惠小媳妇。前年看到她的背影,俨然一位小妇人,干净利落的穿着,以之前做同学时对她的了解,几乎能猜测她的心性是与容颜匹配的,用四个字形容:平静幸福。

写到这,我想起了一句很悲伤的话“在我们的身边的位置只有这么多,自己能给的也就这么多,这个狭小的圈子里有人要进来,就有人不得不离开。”

文丽是我小学时侯最好的朋友,我们一起跳绳跳沙包,一起和男同学打架,我们也互相吵架,但很快就合好如初,我们常常挤在一个被窝睡觉,聊到天亮仍意犹未尽。

我不得不否认,我曾羡慕过她们这群人。

惟愿你幸福长久!。在我离开小镇去县城读书时,我们都哭得稀里哗啦,承诺着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我羡慕堂妹即使结婚了,还是能常常回家。

我们曾在一起度过了八年的快乐时光,但现在,我们音讯全无,我不知道她人在何处,生活得怎样,我们不知不觉就走失了,仿佛已隔了几个世纪。

我祝愿她们能拥有幸福,尤其祝堂妹能够幸福,长长久久!

童年最纯真无邪的友谊,耳颦厮磨的交情,随着光阴流逝的淡漠,随着四海天涯的分开,杳无踪迹…

心泉清欢于2017年41月28日晚

只是不知道她会不会在某个下雨的清晨,望着双鬓稀疏的白发,也会突然想起,我们在校园追逐奔跑的身影,我们放学回家手牵手一起走过的,小街上凹凸不平的青石板路,还有那在风中飘舞的扎得高高的,乌黑发亮的马尾辫……

后面分享两篇同类型的文字。

我想,我是肯定会的,这段友情对我而言,不仅仅是难以忘记,而是刻骨铭心,或许是怀念友情,抑或也是更难舍童年有趣的旧时光吧。

她,已为人妇

但这么多年来,我只能在心底默默的对她说:“每段岁月都会苍老,但我希望记忆里的你一直都好。”

写于2013年10月

-2-

这次回家,听闻丹远嫁他乡,有种感慨难以言说。丹是我小学最好的朋友之一,应该是曾经吧!我和她的友情仅限于小学三四年级。

有人这样说过:在你身边超过十年的朋友,你一定要把她请进生命里,因为她已经是你命中的天使。

记得刚刚见她时,她枯瘦,黝黑,个人卫生不太好,我不太喜欢她,我们只是处于陌生人状态。后来不知为何有了共同之处,开始成为好朋友,那时的好朋友极其简单,只是常常在一起罢了,彼此喜欢,相安无事。

我曾经以为小莉就是我一生的贵人,高中时侯的小莉漂亮活泼,白晳的肌肤如凝脂一般晶莹剔透,好像所有的男生都争着宠着她,她的每一封情书都会给我先睹为快,她的每一位男朋友我都有一票否决权。

两年后,我们时远时近,各自都有了新的朋友,来往日渐少。初中时更无多大交集,初二那年位置坐得很近,她一向语文作文写的不错,那时我极佩服她,常借来她的作文欣赏,只是可惜,偏科太严重,也只语文一科强项。毕业班时已不在一个班级。之后那年大家都各自踏上了自己的路,彼此无联系,想来距今有六年了,六年来没见过她一次,因为我们都不常在家。六年后她嫁人了,我记得的还是她六年前的模样,一个高高瘦瘦的单眼皮女孩。

我很享受我在小莉心目中的至高地位,我们也幼稚的许诺,我们以后的老公也不能取代我们彼此的位置,我们一定是双方婚礼的伴娘,一定是儿女亲家或干妈。

娟、妞,是距我家最近的另外两个女孩,当时我们几个都是好朋友,常常一起上下学。然而07年那次分别是一道鸿沟,这道鸿沟谁都无法逾越,从此以后,我们不仅仅是不一起上下学,不在一个班级,更深远的,我们的思想和追求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方向,我选择了继续读高中考大学,她们选择了打工,可能这样我们便不会再有更多的共同语言了。

我们就是彼此的影子,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像极了对方,不用说太多的话,就是一个眼神,嘴角的一抿浅笑,我们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我们有太多“日久生情”的默契。

如今,她们都一个个嫁人了,娟甚至两年前已有了小孩,妞现在正怀抱着孩子。记得两年前见到身材臃肿的娟时,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一笑而过,能说什么呢?时间和距离已经中断了很多东西,我们早已不是当初手挽手说心里话的好朋友,也不是相约一起上下学的伙伴。路,有很多条,我们选择了不同的路,从此,是不同的人生。

然而,在我们先后喜欢同一个男生,她的现任是我的前任的时候,我才惊叹这份默契强大的潜移默化,但我想恨却又恨不起来。

初二那年,娟还是我日记中最好的朋友之一呢?翻看那时的日记,我是这些写的:与娟无话不谈,朋友娟,任何一位朋友对取代不了她在我心中的位置。因为她是我独一无二难得的知心朋友,虽然她有时难免有缺点,但人无完人,我不能以自己的想法来要求别人……直到如今,我们还依然是朋友,希望这段友情永远没有终点,忘不了值日那天的夕阳,忘不了独自步行时陪伴我的旅程,忘不了悲伤时安慰我的话语……人生如梦,岁月如歌,生命之中你是我真心朋友……变了,每个人都在变,每时每刻都在变,更何况六年已过。如今看着这些话倍感难以置信,但当时的确是真的。

没有闺蜜之间的反目为仇,没有想象中大哭大闹,没有争过一句话,我们就这样越走越远。

突然间脑海中跳出一个疑问:还该不该相信世上真有没有终点的友情?近来,看到了柴静的《用我一辈子去忘记》中的话:“时间
的威力真的很可怕,它会一天一天地改变着你,也让那些曾经与你朝夕相处、心心相映的人离你越来越远。虽然你并没有失去这份友谊跟朋友。但所剩下的只有回忆了,你也只悲以回忆去联系他们。而过去只能是过去,永远不回头。”这段话是最好的诠释。

我们曾经无话不说,曾经相约老了一起住养老院,一起伤春悲秋,可现在就连节日问侯的寥寥几句,都不得不尴尬的匆匆结束对话。


有朋友说都事过境迁那么久了,你们应该早已云淡风轻了,为什么还执着不放下,重新回到过去呢?

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心一旦有了距离就再也回不去了,再也找不回以前亲密无间的感觉了,疏远了,就不知道在哪里再重新找回来。

为你而写

你的心里是不是也有这样的人,以为对方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朋友,在这个人和你渐行渐远,直到最终看不见背影的时侯,你会悲痛欲绝。

写于2014年1月28日晚

但最后,只是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微笑。而这个人,终究会教会你一些事情。终究让你明白生活原本就是这个样子,花开花落,人来人往。终究只是过客。

这次回家的听闻的消息是,艳结婚了。我一点不意外,因为我知道就这一两年艳一定会嫁为人妇。之所以会在这样一个冬夜写她,是因为我和她特别的情谊。

虽然偶尔仍会想起要做一辈子朋友的傻话,但笑笑自己,做自己要做的事,不打扰不想念,笑着目送:再见,保重。

艳比我大一岁,虚岁24,一个女孩最好的年龄。

-3-

我俩自小学二年级一个班,算起来相识14年了。这14年见证了彼此的成长。

有时候我会不由自主的想:柏梅现在在做什么呢?

10年前,我俩成为形影不离的朋友,小学六年级加初中三年,风风雨雨,每天一起骑车上学放学,走过四个春夏秋冬。当我现在回忆一起走过的日子时,发现一切仿若昨日,好像她还是那个我日记本里珍视的朋友,还是那个稳重能干懂事的姑娘,还是那个比我嘴甜惹人夸的女孩。

“听着婉转悠扬的钢琴声,看着窗外流动的云彩,我想你一定在弹琴吧。”

夜静静,我不必去翻当时的笔迹,一切已接近完整地展现在眼前。艳,还记得吗?四年的时间,风里来雨里行,我们从未发生过一次不愉快。豆蔻的年华一起走过,时光匆匆,别后七年的我们各自踏上不同的旅途,七年后,你嫁为人妇,我还在求学的路上孜孜追求。远在他乡的我,没能亲眼看你披上美丽的袈裟,是莫大的遗憾。如果可以,我希望见证你的最美的一刻。

柏梅是我说到好朋友时第一个想起的名字,她是我不经常相见,但肯定长久铭记的好朋友。

这些年,我们完全可以亲如往昔,但彼此都疏于去维系,渐渐地远离与遗忘,直至内心的隔膜越来越厚,距离也越来越远。这些隔膜和距离谁又会去突破,是否突破的了。曾经亲切的朋友终究会渐行渐远,在各自的生命轨道里前行……

我们曾经是同事,现在不在一个城市工作,在当年那枯燥无味重复单调的上班日子里,我和她一见如故,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这就是所谓朋友之间一见倾心的“眼缘”吧。

当我暑假每每走到那条我俩一起风雨同行了四年的上学路时,又怎会不想起你,我亲爱的朋友。我知道这些话你可能永远不会看到,你也不会知道我在这个静谧的冬夜拥在被窝里写下关于你的文字,但是我会把我们年少一起走过的岁月珍藏在最美的记忆了,并且永远会在心底为你默默地祝福,希望你幸福,你一定要幸福……

我们彼此都恨不得掏心掏肺啥都说给对方听。我们聊工作,聊家庭,讨论这件上衣究竟该搭配什么颜色的裙子,怎样才能防止老公变心…

我们还都开过服装店,还先后买了钢琴学弹琴,那时的我们三观如此一致,我们是一个频道上的同类人。

现在我们却很难再见一面,很多次她到成都只是在电话上匆匆问侯:“亲爱的,我到成都了,但我这次太忙了,马上就要回去了。”

其实,我多想对她说:“我真的很想很想见你一面。”

偶尔见一面,虽然亲热如故,但没有了往昔的滔滔不绝,寒暄几句后,只是无话找话说,也会短暂的沉默和尴尬。

不是有这样的说法吗?最好的朋友就是两个人在一起,什么话都不说,也不会觉得尴尬和无趣,就静静的享受独处的时光。

是时光让我们缺失了共同语言?还是难得费力解释我们彼此不在对方的生活里,所发生的事情的前因后果?更或许是我们的价值观人生观也渐行渐远?

我觉得很悲哀,虽然我和她的关系依旧亲密,即使好久不见面,但也好像是昨天才喝茶聊过,好像也只是隔了一个办公室的距离一般。

-4-

我经常在思索,永远的好朋友,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相处状态呢?

是天天朝夕相处,形影不离,过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生活?还是彼此有共同进步的空间和时间,习惯分离,永远惦记?

从小到大,妈妈看见我满衣柜的旧衣服旧玩具,常常说我不爱收拾,其实她哪知道我是不舍得丢弃,我很念旧,不管是对物还是人。

“你待我如敝帚,我却待你心心念念”

对出现在我生命中,陪伴我走的每一个朋友,我都满心欢喜并心存感动,我把我的真心捧给每一位朋友,不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

当然,我并不奢求获得每个人的友谊和真心相待,我也不会强迫自己去接受我不喜欢的人。

“你走,我不送你

你来,无论多大的风雨,

我都要去接你

相濡以沫,相忘于江湖”

张德芬说“亲爱的,外面没有别人,只有你自己”

对啊,只有你自己有强大的内心,才能坚强承受离别,才能坦然面对生命里终究的渐行渐远。学会微笑,让自己释然,也才能踏步前行,去拥抱下一个惺惺相惜的朋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