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惊魂夜

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
校园生活,无论你是什么人,多大岁数,都会或多或少的经历过。许多人认为校园是枯燥的,无味的。但我却认为是是丰富的,多彩的。
“叮铃铃”,下课铃响了。那几个男生在干吗?弯着腰,像老鼠似得从后门窜了过去,哦,原来是作业没写完,想找个没有人的地方赶紧补作业,防止被“老虎”们发现。可“小老虎”–组长的眼睛也是雪亮的。数了数作业就知道是那几个人没交了。目光便聚集在了他们几只“老鼠”身上。他们只有跑的份了。
“叮铃铃”又是一阵铃声,但比起上一次,这一次显得大家都很不想听到,当然了,这是上课铃,是学生的人怎么会喜欢呢?可是当大家安静的等了老师几分钟后又活跃了起来。这是为什们呢?老师没来!奇怪,老师都是很准时的来讲课的啊,今天是怎么了?
管他呢,又不是我们叫老师不来的,大家都报着这样的心情拿出了自己的东西玩了起来。
“咚咚咚”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从走廊楼梯端传来,老师来了?大家都犹如一只看到猫的耗子一样,纷纷收起了自己的东西,拿出了课本。静候着老师,一切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哈哈哈”门口传来一阵狂笑,原来是调皮的小名故意吓唬大家的啊。
大家骂了几句,就又干起了自己的事。“咚咚咚”又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从走廊楼梯端传来。“老师真的来了”,不知是谁发出了警报。大家又纷纷安静。
顿时,就像来到了另一个星球。
谁说校园生后是粗糙无味的,读了我的文章,感受到了我的学校,你还觉得是这样的吗?
在学校度过的时光有时很快乐,有时也很难过,但校园生活丰富多彩,我爱我的校园。

南外仙林分校小学部六(6)班 吴駰

周一到了,我们又要开始一个星期的学习生活了。上午第二节课是数学课,可徐老师却迟迟没有来,这时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老师去开会啦!”这下可好,教室里一下子炸开了锅,真可谓是人声鼎沸。

秋天到了,学校教学楼前的地面上满是枯黄的落叶。

这“兴风作浪”的大好时机,仇颐达怎么会轻易放过呢?他像打了鸡血似的,一下来了精神,跳到讲台前,模仿起老师说话,还把讲台拍得哗哗作响。朱子怡看到仇颐达一个人在讲台上唱独角戏,占尽了风光,当然不服气。他装成路过的样子,头望着天花板,吹着口哨,忽然伸腿一踢,把仇颐达绊倒了。仇颐达立刻配合地乱叫起来,满地打滚,还揪着朱子怡说是要索赔……

杨二狗拿着大扫把,无精打采的扫过地面。

其他男生也不甘落后,纷纷打起了早就准备好的纸炮,“啪,啪,啪”,教室就像过年一样热闹。过年时当然也少不了串门聊天的,女生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有的聊起了八卦,有的互相抄起了作业,有的甚至拿出了明星写真集,在那儿明目张胆地欣赏起来,还是明星最有人气,不一会儿就聚起了一大群人,评头论足。终于,值日班长忍无可忍了,他站起来,一拍桌子,大声喝道:“安静!全部给我上位!”教室里稍稍安静了一下,大家以为老师来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但发现没有什么事嘛。于是原来吵的继续吵,声浪还一波更比一波强。

一阵秋风吹过,刚刚被扫成一堆的枯叶四散飞扬。

走廊尽头隐约传来了皮鞋的脚步声,坐在门口的“警卫员”低声喝道:“老师来了!”刹那间,大家该收的收,该藏的藏,全部归位。瞧,这个紧锁着眉头,正想着奥数难题,那个念念有词地背着英语课文……一切都回复了平静。

“哎……呀!气死我了!不扫啦!”杨二狗近乎疯狂的抡起扫把,对着地上和空中飞舞的落叶一阵乱挥。

指导老师 朱晓绢

“你有劲没地方使啦?”初一、二班的卫生委员陈雅静,站在他身后不远处,高声的问。

杨二狗茫然的回过头来,眼神空洞的盯着陈雅静看。

现在,整个校园里都静悄悄的,好像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陈雅静被他看得心里发毛,疑惑的睁着两只美丽的大眼睛,轻声的问他,“你…怎么了?”

杨二狗又呆站了片刻,才缓缓地出声,“我饿了……”

听到他的回答,陈雅静一下子就笑了出来,“我请你吃汉堡吧。”说完就转身向学校门前的汉堡店走去。

杨二狗一听到有汉堡吃,表情和身体机能马上就恢复了正常,随意把手中的扫把一丢,屁颠屁颠的跟在陈雅静的身后奔去。

学校门前的这家小汉堡店,整个店面只有六平方大小,平日里主要是通过窗口售卖。店里面拥挤的码放着冰柜、水池、操作台、和一张快餐桌。店面的老板兼汉堡厨师,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留着大胡子的男人。

杨二狗和陈雅静在那张快餐桌前,面对面的坐着,各自吃着手中的汉堡。

“这么一小块卫生区,你都扫了快两个小时了,你知不知道我也很饿了?要不是因为你,我早就回家了。”

“你也看到了,总是刮风,根本没法扫。”

“那别人的卫生区怎么都扫干净了?”

“是啊!他们趁我不在,把树叶都扫到我的卫生区里啦。”

“谁让你放学后不做卫生,先跑去打球……”

“好吧!好吧!看在你请我吃汉堡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星期一早上一来就把它扫干净,行了吧?”

“不行!”

“你看,今天是星期五吧?”

“嗯。”

“我现在就算扫干净了,星期六、星期日两天又会刮风吧?”

“嗯。”

“刮了风,树上又要掉树叶了吧?”

“嗯。”

“那不是白扫了吗?星期一早上等它掉够了,我再一块扫不是一样吗?”

“不行!”

“你这个人怎么说不通呢?我就是不扫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陈雅静没想到杨二狗会耍无赖,就像他说的,她还真不能把他怎么样。她涨红了小脸,气鼓鼓的想了一会儿才说,

“那我不请你吃汉堡了,你还给我!”说着她把张开的小手伸到杨二狗的面前。

杨二狗听陈雅静说完一愣,迟疑的,把自己手中那个吃剩下一半的汉堡,极不情愿的递向她。

“我才不要这个呢!你还钱给我。”陈雅静看到杨二狗的举动,忙缩回自己的小手,并把手藏到了背后,好像生怕沾上他的口水似的。

“我今天没带钱,星期一上学时再还给你吧。”杨二狗听她说完,又把向前递出的那半个汉堡拿回来,放在嘴边,用力的咬了一大口。

“不行!”

“你还会说别的吗?”

“不会!”

“那我现在没钱,你说怎么办?”

“你去把卫生区扫干净。”

“唉……呀!你杀了我吧……”突然杨二狗的头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随即他一脸严肃,声音低沉的看着陈雅静说道,

“你知道吗?我们现在不能回到学校里去了。”

“为什么?”

“你没听过那个传说吗?”

“什么传说?”

“学校里的那个恐怖的传说啊!”

陈雅静看到杨二狗一本正经的表情,不由得心里一紧。但是听到他说,什么关于学校里的恐怖的传说,不禁又激起了她的好奇心,便对他说,

“我真的没有听说过,要不你给我讲讲吧。”

杨二狗盯着陈雅静的眼睛,看了一会儿,这才缓缓的开口……

2.

这件事情,我是听一个在一起打球的,初三学生说的。

是说在很久很久以前,这个学校里有一个女学生,有一天放学的时候,天上下起了大雨,她没有带雨伞,就想等雨停了以后再回家。

她坐在教室里等啊等啊,等了好长时间,可是雨还是一直在下。后来她不知不觉的,就趴在教室里面的课桌上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窗外的雨也已经停了。整个学校里好象就只剩下她一个人,周围安静的一点声音也没有。

她很害怕,慌忙拿起书包,想要赶快回家。就在这时,她听到在教学楼长长的楼道里,传来了有人走路的声音。她想,太好了!原来还有人没有走呢,正好能和他一起走。

她刚要拉开教室的门,想要到楼道上去叫住那个人,却突然发现哪里有点不对劲,因为她通过教室门上面的小玻璃窗,发现楼道里黑黑的,没有开灯,谁会在黑暗中走路呢?

她想到这里,不由得全身打了一个冷战,赶快从教室里面插上了门,并关上了教室里的灯,她趴在门上,听着那个声音越走越近,终于停在了她所在的这间教室的门外,不动了。

她吓的一动也不敢动,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她在心中不住的祷告,希望门外面的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赶快离开。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这漫长的等待,简直就是一种对心灵的煎熬。

终于在她感觉自己就快要疯掉了的时候,那个脚步声又再次移动了起来,她听到那个脚步声渐渐走到了教室的后门前,糟了!后门刚才忘记插住了!果然,“咔”的一声教室的后门被推开了,黑暗中,她看不见是什么东西进到教室里,但是她知道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她猛的拉开教室的前门,冲到楼道里……

正在杨二狗和陈雅静两个人,一个在专心致志的讲故事,一个在聚精会神的听故事的时候。突然,二人的耳边传来一个粗声粗气的喊声,

“我该关门啦!”

杨二狗吓得从快餐桌前一下子就窜了起来,陈雅静更是发出了一声尖叫,差点就吓哭了。

慌乱中,两个人抬起头,这才看清原来是汉堡店的老板站在他们身边。

“怎么了?吓着你们俩了?”汉堡店老板看着他们俩惊愕的表情问道。然后他用手指着墙上的时钟说,

“八点了,我该下班了。”

“你就不能晚点下班?等我把故事讲完吗?”杨二狗抗议的说。

“那可不行,我还有事呢!你们快回家吧。”汉堡店老板说完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要锁门了。

没办法,两人从汉堡店里面走出来。

“那我回家了啊。”杨二狗对陈雅静说完,转身就要走。

“不行!”

“你还有完没完了?你看天都这么黑了,要扫地也看不见了,我明天早上再来扫总行了吧?”

“你保证?”

“我保证!”

“那…好吧。”

“那我走了。”

“不行!”

“你说话算不算数?!刚才不是都说好了吗?”

“不是那个事……你能陪我去学校拿一趟书包吗?”

“我的书包也没拿呢,明天早上一块再拿吧。”

“那教室的门还没锁呢。”

“明天再说吧,谁半夜三更的会去学校教室里偷你的书包啊?”

“不行!毛老师把教室的钥匙交给我,就是对我的信任,如果我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

“你可真是个死心眼啊!”

“你要是害怕,那你能不能答应我,在楼下等着我,我自己上去锁门就行了。”

“我害怕?我会害怕?我是怕麻烦,懒得回去。”

“你不害怕吗?”

“当然不怕啦!”

“那你就算帮我个忙好吗?我明天还请你吃汉堡。”

“那倒不用了,好吧,我陪你去。”

说完,两个人便朝着黑洞洞的学校走去。

3

学校的大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锁上了。

杨二狗站在门口喊了几声,却没有人答应。“学校的保安去哪里了呢?”杨二狗想着便回头对身后的陈雅静说,

“进不去了,回家吧。”

“不行!”

“那你说怎么办?”

“要不…我们…跳进去?”

“真是服了你这瞎认真的劲了,我自己进去就行了,你在这等我吧。”

“不行!这是我的责任,我必须亲自确认教室的门锁好了没有。”

看着陈雅静坚决的态度,杨二狗没有办法。幸好学校的伸缩大门只有不到两米高,他先爬到伸缩门上,再把陈雅静拉上去,然后他从门后跳下去,再接着她……

学校里,大门旁边的警卫室,黑着灯,锁着门,杨二狗趴在窗户上往里看去,里面确实没有人。

他又回身看了看空荡的校园,今天阴天呢,天上一颗星星也没有,厚重的乌云像锅盖一样扣在空中,整个校园都被黑暗笼罩着。

晚上的校园里静的出奇,这和白天的喧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安静的学校呢,杨二狗也感觉有点瘆得慌,但是他不想在陈雅静面前表现出来。

两人走过漆黑一片的操场,来到教学楼前,都松了一口气,楼里就有灯了。可是当他们走进楼道,按下开关时,灯却没有亮,可能是保安把电闸拉了吧,电闸都装在保安室里的墙面上,现在保安室的门锁着呢,没办法了,看来只能摸黑上去了。

(为什么不用手机照亮呢?因为杨二狗小时候初中生是用不起手机的,至于打火机和手电筒……)

“你有打火机或手电筒吗?”杨二狗问。

“没有。”陈雅静回答。

学校的教学楼是一栋老式的四层建筑,楼里只有一条楼梯通往楼上,与楼梯相连的是一条长长的走廊。由于走廊处在楼层的正中间,两端又没有窗户,所以即使是在白天,走廊里也并不明亮。只能靠着教室前、后门上面的小玻璃窗透过来的光,才使得走廊里不是漆黑一团。走廊的两侧是两排相对的六间教室,走廊的尽头是厕所,每一层的结构都是相同的。

一楼走廊两侧的教室分别是:投影教室、电脑教室、化学实验室、物理实验室、生物实验室和杂物室。

二楼是初三年级五个班的教室,和初三教师办公室。

三楼是初二年级五个班的教室,和初二教师办公室。

四楼是初一年级五个班的教室,和初一教师办公室。

俩人所在的初一、二班,是位于四楼走廊左侧中间的那间教室。他们俩都是初一的新生,今年九月份刚刚升入这所中学,从开学到现在才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他们对这所学校的环境,还不是很熟悉。不过眼前这条通往楼上的楼梯,他们倒是每天都要上下几趟的。

学校楼梯的台阶,要比普通住宅的台阶矮一点,但是层与层之间的间距,却要比普通住宅高得多。楼梯的扶手是由铁制栏杆和用螺丝钉固定在上面的木制扶板组成的。

此时的楼道里比外面还黑,简直就是伸手不见五指。杨二狗看着眼前的什么也看不见的黑暗,对身边的陈雅静说,“走吧,跟紧了我啊!”

“嗯。”

陈雅静伸手揪住杨二狗身上穿着的,运动服式校服后面的衣襟说,“走吧,这样就丢不了我了。”

杨二狗在深呼了一口气后,向前伸出双手,一面在黑暗中摸索着,一面慢慢的趟着步子向前走去。陈雅静用手揪着他的衣襟紧紧的跟在身后。

在向前走了七八米后,杨二狗的双手摸到了楼梯的扶手,脚下也踢到了楼梯台阶。

“到楼梯口了,注意台阶。”

“嗯。”

4.

两人在黑暗中摸索着,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终于蹭到了二楼。

这里更加封闭,更加安静,同时也更加黑暗。在楼梯上时,虽然同样什么也看不见,但是明知道周围都是墙壁,心理上就会产生一种安全感。

可是到达二楼后,置身在长长的走廊上时,就会不自觉的产生一种,在那走廊的尽头,好象隐藏着什么东西的感觉。那种有什么东西存在的感觉,会在心理上形成一种压迫感。如同有什么东西会突然冲过来,或者有什么东西正在缓慢的步步逼近,甚至已经无声无息的来到了你的身边,而你却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越是这样想,就越会觉得在面前、身边好像存在着什么东西。

别胡思乱想了,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杨二狗想完,转过楼梯扶手的拐弯,开始向三楼摸去。

突然,杨二狗感觉到,自己身体另一边的衣襟,也被陈雅静揪住了,这种身体两侧被揪住的感觉,就好象是小时候在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时,扮演母鸡保护小鸡的感觉。

“你很害怕吗?”杨二狗问。

“还好。”陈雅静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那我们走吧。”

“嗯。”

杨二狗向前台阶上迈出一步,却被扯住衣襟的手,硬生生的给拉了回来。于是他又退回到台阶下,结果后背便贴在了跟在他身后的陈雅静的身上,陈雅静忙向边上躲开一步,以便拉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你别揪那么紧啊?”杨二狗抱怨说。

永利皇宫463网站,“我没有啊?”陈雅静的声音从身边传来。

嗯?不对!杨二狗电光火石般的念头在头脑中一闪而过。

从声音上判断,陈雅静现所站的位置,和我之间的距离,是不可能同时抓住我身体两边的衣襟的,那么刚刚抓住我另一边衣襟难道不是她!

杨二狗把身体微微地向前倾斜,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另一侧的衣襟还在被紧紧的扯着。

果然不是她!杨二狗不由得吞咽了一下口水。

黑暗中真的隐藏着东西呢!

怎么办?怎么办?该怎么办?

黑暗中一股巨大的恐惧感向他压迫而来!杨二狗顿时感觉手脚冰凉、冷汗遍体。恐惧和惊慌,已经填满了他的思维,他感到一阵阵眩晕,头脑中嗡嗡乱响……

“你没事吧?”见杨二狗半天也不动也不出声,陈雅静在一边轻声的问。

她的声音好象是夜空中的一道闪电,把杨二狗从慌乱的状态下唤醒过来。

不能慌!冷静点!

杨二狗又开始快速思考,以判断目前的处境和对策,身后的东西一直没有行动,这说明它至少现在还不想伤害自己,但是绝不能再拖延下去了,怎么办?跑吧!可是自己跑了,陈雅静怎么办?想到刚才那种母鸡保护小鸡的感觉……

我要保护她!打定主意后,杨二狗尽量保持着身体不动,慢慢的伸出手,在黑暗中抓住了揪着自己衣服的陈雅静的手,并把她拉向自己的身边。

“啊?”黑暗中的陈雅静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杨二狗紧紧地抓住,不由得发出一声疑惑的轻呼。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清楚的感觉到,杨二狗的手在轻轻地发抖,“这个家伙要干什么呀?”

5.

还没有等陈雅静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突然耳边传来杨二狗的一声大喊:“跑!”她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拉力从手上传来,拉着自己犹如发了疯般的向楼梯上奔去。

响亮的喊声在寂静的楼道里炸响、传开。夹杂着阵阵回音,在空间中回荡,震的人耳膜嗡嗡作响,同时在二人的身后,传来了“刺拉”的一声响,声如裂锦。

两人在黑暗中,手拉着手,连滚带爬的向楼梯上奔去。一路上也不知被绊倒了多少回,摔了几跤……

终于,在一路狂奔之下,两人来到了四楼,杨二狗用左手摸着墙壁,右手拉着陈雅静,沿着长长的走廊,向前冲到一扇开着的门前。就是这里!杨二狗把陈雅静拽进门里,回身关门,锁上门锁。

教室门上的锁都是那种老式的碰锁,关门的时候一碰,直接就可以从里面锁上了。门外面只有一个钥匙孔,没有门把手,所以在门外面,只有用钥匙才能打开锁。

躲进教室里的杨二狗和陈雅静,此时仿佛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背靠着门瘫坐在地上,在一阵急促的喘息声过后,阵阵疼痛,从两人的小腿、膝盖、手臂上传来……

两人疼的直咧嘴,忙伸手去揉,却发现彼此的手此时还紧紧的抓在一起。他们的手心里满是冷汗。

“刚才…怎么了?”松开手后陈雅静才问起刚才的事。

“嗯…告诉你,你可别害怕,刚才有东西从背后抓住我了。”杨二狗心有余悸的说。

“啊?!是什么东西?”陈雅静惊恐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他的劲可真不小,把我的衣服都给撕破了。”杨二狗刚才就觉得腰里凉凉的,用手一摸才知道背后的一大条衣服都被扯掉了。

“你没受伤吧?”陈雅静紧张的问。

“应该没受伤吧?”说着,杨二狗又朝自己的腰里摸去。还好,没有伤口,也没流血。

“你怎么样?没受伤吧?”杨二狗突然想起来,刚才那么混乱,陈雅静不会受到攻击吧?

“我没事,就是往楼上跑的时候被绊倒了几跤,现在腿有点疼。”陈雅静不住的用手揉着小腿和膝盖说。

“没受伤就好…也不知道那个东西会不会跟上来。”杨二狗担心的说。

“啊!它要是真的跟上来可怎么办啊?它会不会冲进教室里来啊?”陈雅静焦急的问。

“我们班的这个破门又厚又重、挺结实的它应该进不来吧。”杨二狗用手敲了敲背后的门说。

“那就好…”听到杨二狗这么说,陈雅静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

“你觉得那是鬼吗?”陈雅静猜测着问。

“这世界上哪有鬼啊?我觉得更像是只动物、野兽。”杨二狗反驳说。

“学校里怎么会有野兽?如果是动物或者野兽,那你说白天它藏在哪?”陈雅静怀疑的说。

“白天它就变身了呗,就像吸血鬼晚上能变成蚊子,狼人白天能变成狗。”杨二狗开始胡说。

“吸血鬼不也是鬼吗?我早就说了是鬼了,你还不信!”陈雅静气愤地说。

“吸血鬼也算鬼啊?亏你想得出来!那穷鬼也算鬼啦!”杨二狗故意胡搅蛮缠。

正在两个人胡乱猜想的时候,在身背后的楼道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嘘……”杨二狗忙对着坐在身边的陈雅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但马上就意识到在黑暗中她看不见,但陈雅静却听到了他嘴里发出的嘘声,赶快闭上嘴,不再出声。两个人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的听着……

那脚步声走的不急不缓,一开始若隐若现,到后来渐渐变得清晰起来,而且感觉越来越近……

黑暗中两个人惊恐的同时轻声说到,“它上来了!”

杨二狗和陈雅静心惊肉跳的趴在门上,听着那从楼下渐渐向上走来的脚步声。这情景和学校的那个恐怖传说里讲的一模一样呢!

想到这里,陈雅静悄悄地问杨二狗,“那个女生后来怎么样了?”

“哪个女生啊?”杨二狗完全不知道她问的是谁。

“传说的那个女生啊!就是刚才你在汉堡店没讲完的那个故事里的那个女生,她后来怎么样了?”陈雅静着急的解释道。

“你说那个啊!我怎么知道她后来怎么样了?那个故事是我随口瞎编的。”杨二狗哭丧着脸说,“早知道这么灵我就不胡说八道了。”

“你!你敢骗我…你吓唬我……”陈雅静气得直打杨二狗。

“你打我有什么用?你有本事把外面那个东西打跑……”杨二狗一边胡乱招架着,不断从黑暗中打过来的看不见的拳头,一边说。

“你还说……”陈雅静又是一顿乱打。

终于脚步声来到了他们所在的这一层,“别闹了,别闹了……”两个人顿时安静了下来,在黑暗中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听着门外面走廊里的动静。

突然,陈雅静想到了故事里面提到的教室后门,“后门不会没锁上吧?它会从后门闯进来的!这可怎么办啊?”想到这里,她用最轻的声音对杨二狗说,“后门、后门……”由于着急,她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把话说清楚了。

杨二狗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也早就想到了这个漏洞。他也以同样轻的声音对陈雅静说,“没锁更好,等它从后门进来时,我们打开前门就往楼下跑……”

这时,楼道里有手电筒的光,从门下的缝隙和门上的小玻璃窗透进教室里来。

咦?鬼还用手电筒?杨二狗和陈雅静疑惑的对视了一眼,在这样微弱的光线之下,虽然两个人看不清彼此的面目表情,但是通过动作,都能明白在对方的心中,也存在着同样的疑问。

那脚步声从楼梯口,沿着走廊缓缓的走过来,最终,象故事里面说的一样,停在了两个人所在的教室门外。两个人屏住呼吸一动都不敢动,生怕发出一丁点的响动就会惊动到门外的鬼。

陈雅静不禁象故事里面的那个女生一样,开始在心中不住的祷告,“求求你、快走开、求求你、快走开……”但是她却不能确定,要是门外面的鬼真的走开了,自己是否有勇气,象故事里面的那个女生一样,猛的拉开门冲出去,因为她感觉现在,自己的腿都吓软了。

“咣当!”随着一声响,趴在门上的两个人的身子一震,陈雅静差点就吓的叫出声音来了!忙用手捂着自己的嘴。杨二狗也吃了一惊,但随即两个人就明白过来,这个动静是门外的那个鬼在推门呢。幸好门是锁上的。

这个家伙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故事里可没说它会推门啊!它是个鬼呢,说不定它早就已经知道我们的计划了,它不会突然从门缝钻进来吧?陈雅静胡思乱想着都快急哭了。

相对之下,杨二狗倒是慢慢的镇定了下来。这不是鬼,也不是野兽,拿着手电筒,就说明他是人。他在黑暗中同样看不见东西,也就是说,他不能隐藏在黑暗中突然袭击我们,那我还怕他什么呢?除了手电筒的光亮外,他没有任何优势,而光亮同时也是他的弱势,因为现在是他在明处我们在暗处……

杨二狗和陈雅静正在胡思乱想之际,门外面的那个人,开始缓缓地移动脚步,朝教室的后门走去。

两个人马上从地上爬起来,蹲在门边做好准备,就等外面的人从后门进来时,他们就从前门冲出去,然后下楼、逃走……

“咣当。”同样的推门声从教室的后门传来,两个人紧绷的神经一下子就松了下来,看来后门也锁上了呢。这样一来,外面的人倒是进不来了,可是自己要怎么脱身呢?杨二狗和陈雅静在安心的同时却又发起愁来。

门外的那个人很快又回到前门外,站住不动了,他在干什么呢?可能是在想办法吧?他会怎样做呢?门里面的两个人胡乱猜测着。

“嘎吱!”突然从门外传来一阵,桌子被挪动的声音。那桌子腿在地面上被拖动的尖利的声响,在空荡安静的走廊中传开。虽然隔着一道厚重的木门,但是听起来还是那么刺耳……

原来,在杨二狗小时候,大家都是直接在自来水管接生水喝的,学校为了让学生们养成喝开水的习惯,特意在每个楼层的走廊里,都放置了一只下方带有两个小出水嘴的不锈钢保温饮水桶。现在被门外那个人拖动的,就是用来放置保温饮水桶的那张桌子。

很快,桌子被移动到了杨二狗和陈雅静所在的教室的前门外,那难听刺耳的声音也嘎然而止。

门外的人慢慢地爬到了桌子上,站起身用手去推门框上方的小玻璃窗,却发现那扇小玻璃窗是钉死的,他不甘心的把脸贴在小玻璃窗上,用手电筒照着往教室里面看。

他看不到躲在门后阴影里边的二人,可是他的面容却和手电筒的光一起,清楚的投影在门对面的教室窗户的玻璃上。

竟然是汉堡店的老板!杨二狗和陈雅静看着玻璃窗上反射的投影,不由得惊呆了。

这时,汉堡店老板用手电筒照着往教室里看了一会,也没有发现什么,就从桌子上下来,又把桌子挪回去,走开了。不过不是朝走廊尽头走的,而是从楼梯上下去了。

“那不是汉堡店老板吗?”杨二狗疑惑的问。

“没错,就是他!他那一脸大胡子,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陈雅静肯定的说。

“这么说,刚才在楼道里抓住我衣服的人,也是他了。”杨二狗恍然大悟的说。

“也就是说,根本没有鬼啦!”陈雅静高兴地说,“没有鬼我就不害怕了。”

“你也不要高兴地太早了,有时候人比鬼更可怕呢!”杨二狗在黑暗中冷冷的说。

“什么意思?”陈雅静诧异地问。

“你想啊!那个大胡子为什么会在学校里出现?这么晚了他来这干嘛?杨二狗提出了一连串的疑问。

听到他的话,陈雅静刚刚放轻松的心情,不由得又紧张起来。

“你听说过学生失踪的新闻吗?”杨二狗突然问。

“好像是在新闻里听到过吧。”陈雅静不肯定的说,“你是说他和学生失踪有关?”

“你知道什么是失踪吗?就是人没有了,彻底不见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杨二狗解释道。

“这不是废话吗?”陈雅静不耐烦的说。

“你看过水浒传吧?”杨二狗又问到。

“我看过电视剧。”陈雅静想了想答到。

“里面有个孙二娘,你知道吗?”杨二狗问。

“知道,孙二娘开黑店,卖人肉馅包子……不过我越听越糊涂了,这之间有什么关系吗?”陈雅静不解的问。

“孙二娘是卖包子,他是卖汉堡……”杨二狗沉吟到。

“你是说他、他卖的汉堡是……”陈雅静捂住嘴感觉自己要吐了。

8.

这时,一束手电筒的光在教室外的窗户上晃过。杨二狗和陈雅静蹑手蹑脚的来的窗前,偷眼向楼下望去,只见汉堡店的大胡子老板,正拿着手电筒往楼上照。

照了一会儿,就转身朝保安室走去,在晃动的手电筒光的映照下,两人分明看到他身上穿着学校的保安服。

“这家伙怎么穿着我们学校里的保安服?”陈雅静疑惑的问。

“怪不得保安不见了呢,他一定是把保安杀了,然后做成肉饼,夹在汉堡里面了……”杨二狗推断着说。

“你不要说了,我又要吐了……”陈雅静又想到自己刚吃的汉堡,“现在怎么办?我们冲出去吧。”

“估计我们还没翻过大门就会被他抓住,然后被他杀死,做成肉饼,夹在汉堡里,卖给我们学校的学生吃。”杨二狗继续推断说。

“你快别说了,我害怕。”陈雅静的声音都颤抖了。

“那我们就等着你家里人来找你,现在几点了?你这么晚了不回家,怎么你家里人也不来找你?”杨二狗纳闷的问。

“我家里只有我自己,我爸妈出门旅游去了。你呢?”陈雅静反问道。

“我也是,我爸妈去老家参加婚礼了,下星期才回来。”杨二狗沮丧的说。

“这回死定了!”陈雅静难过想。

“你看那家伙又回来了!”杨二狗突然用手指着楼下说。

陈雅静忙顺着杨二狗手指的方向一看,穿着保安服的大胡子老板,从保安室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大碗口那么大的钥匙环。上面挂满了一串串闪亮的钥匙,那是全教学楼上所有门上的钥匙。

“他要来杀我们了!怎么办啊?”陈雅静吓得叫了起来。

“别慌!”杨二狗叫到,同时他的头脑正在飞快的旋转着……

“有了!我们先躲到厕所去,他开门进到教室里以后,我们就从走廊上溜过去,然后冲下楼逃走。”杨二狗急中生智的说到。

陈雅静已经慌的没有主意了,只好按照杨二狗说的办了。

于是两个人轻手轻脚的,来到教室的后门前,打开门锁,走出来,又回身轻轻碰上门锁,这时已经能听到,大胡子老板走进楼道里来的声音了……

他们悄声来到厕所前。

“躲哪个厕所啊?”陈雅静突然提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上男厕所吧?”杨二狗愣了一下说。

不行!还是躲女厕所吧?陈雅静立刻反对说。

“让毛老师知道我进女厕所,非把我开除了不可!杨二狗为难的说,要不你上女厕所,我上男厕所。

“我自己…我不敢…”陈雅静颤声说。

“快点!他要上来了!”杨二狗一咬牙,拉着陈雅静躲进女厕所。

他们刚躲起来,大胡子老板就上来了。他拿着钥匙打开初一二班,也就是他刚才觉得可疑的那间教室的门,推开门走了进去,用手电筒照着,在教室里的一排排课桌间搜索起来。

就趁现在!

杨二狗和陈雅静弯着腰,从走廊上悄悄地走过。谁知刚来到楼梯前,大胡子老板却从教室里出来了,一道手电筒光向他们照来,“快跑”杨二狗大叫一声,两人便开始向楼下急奔。

大胡子老板随后从楼上追了下来,在快速的奔跑中,他手中的手电筒光在楼梯间里上下左右、四面八方的乱晃,这正好给杨二狗和陈雅静俩人照亮了路。

陈雅静不顾一切的向楼下狂奔,转眼就来到了二楼,乱晃的光影中,她突然看见,一条校服的布片挂在二楼楼梯扶手的拐弯处……

来不及多想,飞奔到一楼。刚一冲出楼道门口,陈雅静就被绊倒,摔了个大爬爬。真疼啊!回头一看,绊倒自己的,原来是杨二狗吃汉堡去时,扔在地上的那支扫把。

陈雅静再往身后望去,却突然发现,杨二狗还没有从楼道里出来。这可怎么办?要不要回去救他?还是该先去报警呢?

正想着,大胡子老板揪着杨二狗的衣服后领,从教学楼里走了出来。天啊!他被抓住了!成了人质,这可怎么办?他要被杀死做成人肉汉堡了吗?

正在陈雅静惊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大胡子老板的手电筒光锁定了她。

“哈哈,这还有一个……这回抓住你们了吧!”大胡子老板粗声粗气地说。

9.

大胡子老板把他们俩从学校里哄了出来,“赶快回家!”

两人站在学校门口。

“大胡子老板是学校兼职的夜班保安。”杨二狗不好意思的抓着头说。

“你怎么知道的?”陈雅静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他在楼梯上抓在我时对我说的。”杨二狗说,“他还说刚才我们在汉堡店耽误他关门,弄得他赶不及来学校接班。”

“那他为什么装鬼吓人?在楼道里抓住你的衣服?”陈雅静不解的问。

“不是他,我们上楼的时候我的衣服挂在楼梯扶手上一颗钉子上,往楼上跑的时候扯破了衣服。”说着,杨二狗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校服布片,“然后他听到我的喊声,才来楼里查看情况……”

真相大白后,两个人不由得相对大笑了起来。

“那我回家了。”笑完之后,杨二狗摆摆手说。

“不行!”

“你还要干嘛?”

“都这么晚了…我害怕…你能送我回家吗?”

“真麻烦!好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