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亲人,我的姐姐 – 韩历文学网

图片 3

关于亲人,我的姐姐
我的姐姐长得很瘦,眼睛十分小,是个看起来非常普通的女孩。姐姐虽然普通,但成绩很好。她今年上初一,是重点班的学生。
去年,姐姐还在我们学校上学。有一次,学校组织全校师生为我们班得白血病的同学小陈捐款。放学后,姐姐照例在校门口等我。走在路上,我对她说:“姐姐,咱们来比谁捐款捐得多吧!”姐姐笑着说:“好吧!”
回到家,我好不容易才从储蓄罐抖出五元。我又摸摸衣袋,衣袋里只有一毛钱。再悄悄看看姐姐,她也只找出五元钱。我想:再多捐一毛吧!也许会比姐姐多。姐姐拿着那五元钱当宝贝似的小心翼翼地放进衣袋里。来到学校,我们把钱交给了自己的班主任。放学时,姐姐伸出五根手指头,神气地说:“我捐了五元,你呢?”我笑了笑就跑了。姐姐慢慢走着,好像在边走边想:“她肯定没我多。”
星期一早上,吴校长在朝会上公布捐款情况时,大声说了一句:“黄希曦,五元一毛。”这个数目把全校同学逗笑了,只有姐姐哭笑不得。她万万没想到,我会比她多捐一毛钱。

今天上午刷朋友圈,一位作家为女儿筹款治疗白血病的推送刷爆了朋友圈。

不少学校组织孩子为震区捐款,但不少家长[微博]发现,捐款成了“爱心绑架”

我当时看了,无感。

有老师要求孩子捐红色的钱;而捐款少,有老师罚学生做3倍作业……

关于亲人,我的姐姐 – 韩历文学网。至于为何无感,原因如下:

捐一毛钱不是钱?

捐款1.0

关于捐款,我有很多不好的回忆。

我要用捐款竞赛四个字来形容我儿时的捐款记忆。从小学到高中,每个学期学校都会组织捐款,款项有的是捐给贫困地区的儿童,有的是捐给自己学校的贫困生。

捐款流程如下:

1、班主任下发通知;

2、由班长组织收捐款;

3、最终的捐款数额公开排名,并按层次给捐的多的同学加分;

小学时我捐的最多的也就十元。而班里捐的最多的是一张红色的纸,甚至几张!

然后公开排名,让全班小朋友都知道谁家富有,谁家慷慨,谁的品德高尚。

我一直对捐款很不情愿。因为我自己就是那个特别需要捐款的人。

小学时家遭变故,姐姐生病了。妈妈四处寻医,给姐姐看病,原本还算宽裕的家,瞬间变得拮据。

为了省钱,我妈想尽方法,比如让我不要去吃学校3元的中餐,和她去厂里吃饭。

0.5元的一颗卤蛋加上饭就是一餐,我吃完一碗饭只需要半个卤蛋,吃完就拿着空饭盒给妈妈看,天真烂漫等表扬。

小学4年级因为和班主任闹矛盾,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负气出走去找妈妈。我告诉妈妈:

“我不要读书了!”

我以为世界要塌了,毕竟妈妈每天上学前都会叮嘱我好好读书长大了以后就可以天天坐办公室,不用晒太阳。

我辜负了她,我以为她怎么着也得把我打一顿出出气。

她没说话,也没打我,反而给我买了一双我一直很想要的球鞋,一双要20元

我很开心,第二天在她的安慰下穿着新球鞋又上学去了。

20元,就能把我哄的服服帖帖的,0.5元就能让我吃一顿饭。

但是每当学校要捐款,回家告诉爸妈,他们还是会拿出5元或者10元钱给我。

有一天,我跟我爸说,索性我们家申请贫困家庭好了,这样每个学期都有补助。

他把我骂了一顿,我们家哪里穷了?要个屁的补助啊?!

别让孩子的爱心变了色

捐款2.0

儿时遇到别人结婚时总是很兴奋,因为他们会在马路上撒很多一毛钱的硬币让小孩去抢,只要集齐五个一毛钱就能换一包辣条。

一毛钱不多,不够买一包辣条,如果让我慷慨些,丢一毛钱让别人去抢,我也乐意。

要是有很多个一毛钱,那就不一样了。

要是全中国13亿人,每人能施舍一毛钱给我,加起来是1.3亿元人民币,可以让姐姐去最好的医院看病,可以让我每餐吃上鸡腿,那是我儿时的梦想。

芦山地震发生后,不少学校组织了捐款。但很多家长发现,爱心捐款“变了味儿”。为此,复旦大学[微博]教授钱文忠呼吁:不要向学生募捐!募捐引来的攀比,“是培养孩子爱心还是污染纯洁心灵?”

捐款2.1

似水流年,我儿时的梦想因为互联网,被别人实现了。

一篇文章,一个公众号,一夜间刷爆全中国的朋友圈。善良的中国人民踊跃捐款,拿出自己的一份爱心,为一位千万富翁捐款。

似水流年,有的事一直在变,有的事一直没变。

捐款的途径方法随着科技进步一直在变,捐款的去向存疑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直没变。

似水流年,贫困、爱面子需要帮助的人,一直得不到帮助。有知识有头脑的人,已经可以用互联网加上一篇感染人的美文感动全中国人民为其捐款。

有位善良的学妹问我,万一这是真的呢?我愿意去相信这是真的,但我更愿意去自己发现那些真正贫困却得不到帮助的人们。

图片 1

图片 2

我不信自己的爱心会被用到实处,所以我无感、无视、冷漠。

紧接着朋友圈出现了剧情的反转,简单可以归纳为:

1、是作家,日收入5w。

2、罗尔在东莞有两套房,深圳一套房,是千万富翁;

3、离婚跟小三生了现在的女儿。

4、目前为止扣去可以报销的,花费最多2w。

5、撰稿人是罗尔下属刘侠峰的公司,这是一场带血的营销。

罗尔能募集到多少钱,就代表中国有多少善良的人。

他们认为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

我愿意去相信人间的真情、真爱,但我更愿意相信自己!

待到自己有能力时通过自己的手把钱送到需要帮助的孩子手上。

那时的你,实现的是自我需求!

图片 3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

很多善良的人,都不富有。

而正因为你们的善良,养活了一批千万富翁。

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记得点赞。

报道

地震募捐,老师要求“要红的”

昨日,有媒体报道,北京某幼儿园号召孩子向灾区捐款,有老师规定捐款最低限额,甚至说:“总数不能比别的班少!要捐红色的钱!”复旦大学教授钱文忠在微博上呼吁:“不要向学生募捐,孩子本身没钱,再认为捐得越多越好,那就只有一个结果:伸手向家长要。”

这条微博迅速被转发2万余条,引来众多家长纷纷吐槽“被捐款”的苦恼。

@曲鲁:接到老师短信,暗示某学生只捐了一毛钱,发动全班学生写作文探讨道德问题,这是道德绑架!一毛钱不是钱吗?学生哪有自己的收入?

@这位李同学:昨天六年级的儿子的班主任因为他们班捐款不够多,罚他们做了平时3倍的作业!

担忧

孩子认为捐钱越多就是爱心越大

当捐款成为“爱心绑架”,让不少家长很担心。在他们看来,最可怕的是,在孩子的观念里,捐钱多少已经和爱心大小挂了钩。

家长刘先生说,他的邻居没有工作,以前是印刷厂工人,后来下岗了,靠低保度日,有个女儿上二年级。有一次回家,和家长说要100元捐给贫困山村的小朋友,说同学都是100元,她也要100元,不然同学会笑她没爱心,会破坏班级荣誉。她爸爸没办法,硬挤了100元让她去捐款了。

他说,捐款献爱心,本无可非议,但是让学生去捐,是不是有点问题呢?毕竟他们没有收入,他们是靠家长养活的。所以,这次学校让给雅安地震灾区捐款,他就鼓励读五年级的儿子捐零花钱。“最怕孩子认为捐钱越多就是爱心越大。”

建议

献爱心是好事,千万别“变味儿”

昨日,@央视新闻发评论称,强制学生捐款本身是一种伪善,其实是让家长掏钱,不仅不会培养出孩子的爱心,反而造成孩子把捐款的多少与爱心的大小画等号,把“有钱”作为“有爱心”的前提,让孩子承受“不捐款”和“少捐款”可能影响“集体荣誉”的压力,而这正是对慈善的误解和公众参与慈善热情的伤害。

郑州市教育学会学习心理研究会主任王海勇说,他在学校讲课时,就对组织捐款的人说,学生没经济来源,要捐只能捐零花钱,不要问家里要,但某些学校往往有攀比行为,学生真拿零花钱了,有老师会说:“你就捐那几块钱?”对学生是一种很大的伤害。

他说,捐款本身对孩子是好事,不能因为孩子攀比,就否定捐款这件事,应该思考的是如何规范捐款制度和原则,反思我们的教育制度。(河南商报记者
李肖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