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个长得像杰伦的弟弟

图片 2

当我0-4岁时,我们是空白的。那时候我们都很小,我的第一次蹒跚学步和牙牙学语你都没有看到,因为爸妈迫于压力忙着生弟弟去了,把你放在外婆家,把我放在奶奶家。后来一直听外婆说,你小时候眼睛特别小,生出来好几天才睁开眼睛。只是清晰的记得,那时候我们家是住在大院子里,好几户人家住在一起,特别热闹。小时候每次吵架,你都说我是捡来的,因为我出生的那年,爸爸在广东上班,过年回来的时候,你说看到妈妈把我从房间里抱出来给爸爸看。当我5-9岁时,我们是天真的。在我5岁那年,你从外婆那里回家,开始去读幼儿园了,那时候的我特别羡慕背上书包的你,尽管每次你都不让我碰你心爱的书本,生怕我一不小心把你的书弄破了,我也只有在你不在的时候,偷偷背下你的书包。最记得那年你买了一块很香的小橡皮擦,你很调皮的用力闻着,一不小心吸进去了,爷爷带着你到附近找医生,把我们吓坏了,在医生束手无策的时候,你一个喷嚏,就把橡皮擦弄出来了。在我6岁那年,你读一年级了,不能早早放学给我和弟弟做饭,那年奶奶教我做饭了,为了能让你回家有饭吃,上学不会迟到。那时候爸妈都很忙,晚上我们都是在爷爷的店里睡着了,早上都是在家里醒来了,都不知道爸妈是加班到几点才把我们抱回家的。在我7岁那年,我上学了,你带着我去报名,把我带到教室,然后你要赶着去上课,我哭了,害怕一个人在教室,害怕姐姐不在身边。还有那年我们搬到新房子了,我们三个很开心的在那当搬运工。在我8岁那年,我开始习惯了,每天跟着你一起背着书包开开心心上学去了。爸爸在外地上班,妈妈一个人辛苦拉扯我们三个小孩,还种了好多香菇和水稻。每次割完水稻,傍晚我们会坐在稻草上吹自己做的笛子和别的小朋友嬉笑打闹,帮着妈妈收谷子,田间散发着健力宝和果啤的味道。在我9岁那年,弟弟上学了,一样是姐姐带着报名,上学。我们三个终于都背着书包,一起上学去了,尽管我和弟弟经常赖床,你都会一一叫醒我们。那时候爸爸回老家了,爸妈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吵架,一听到吵架,你都会带着弟弟去敲爸妈的门,我就很没用的窝在房间一直哭。当我10-14岁时,我们是纯真的。在我10岁那年,弟弟很顽皮,经常丢了红领巾,妈妈总是让你把红领巾让给他,然后你就被扣分了。小时候我很乖,只要你跟弟弟吵架,我都是幸福的中间人,因为向着你,你就会给我买我喜欢的发卡,向着弟弟,弟弟会给我很多玻璃球。不过每次晚上玩到很迟还不回家吃饭,你都会被妈妈骂,不懂得带弟弟妹妹回家。在我11岁那年,你小学毕业了,开始读初中了。你有了属于你自己的自行车了,我开始羡慕你每天可以骑着车上学,而且不用整天背着书包了。你会帮爷爷去街上拿货,我会帮爷爷看店,然后爷爷经常会给我们零食吃。在我12岁那年,你开始上晚自习了,晚上只有我跟弟弟在家,我整天去香香家里做作业,在我睡觉的时候,你才回家,我醒来的时候,你已经去上学了。在我13岁那年,我上初中了,你在毕业班。还是你带我报的名,你和爷爷教我骑的自行车。你叮嘱我上下学路上要注意安全,你跟我说初中的学生是我们小学的10倍,第一天上学我就领会到了,初一新生有10个班,每个班都有70人,一下课,那场景相当可怕。在我14岁那年,这是你人生第一次转折点。你的初中很孤单,不像我有这么多邻居一起上学,那年我们家附近就你一个。记得有一个暴风雨的晚上,邻居的大叔过来跟爸爸说看到姐姐在马路边上哭,爸妈冒着风雨赶过去,因为你胃疼,疼得走不动了。中考,你考到沼涛中学,你说你不想上学,想自己开店,爸妈尊重你的决定。当我15-19岁时,我们是懵懂的。在我15岁那年,刚毕业的你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店,记得刚开始只卖饮料和烟,我和弟弟都很开心,因为我们的店,就是小伙伴们一起去上学的集中营了。那时候最开心的是放假,每次回家你的店里都在变化,多了好多品种,变成一个小小的批发店。在我16岁那年,我念高中了,第一次离开家去安溪读书,你跟老爸回去的时候,我哭了,哭得跟你打电话的时候,我都说不出话来,你跟我说,你听我说就好了,然后各种喧寒问暖后,我就开始想回家了。在我17岁那年,那个暑假,我跟你一起去漳州批发商品,你带我去吃刨冰和四果汤,那商业街的老板每个都认识你,都跟我说你姐姐年纪这么小就这么厉害,我很自豪。在我18岁那年,因为我要高考了你跟老爸来学校看我,从家里带了好多东西给我吃。那时候你的店已经从原来的一间店面变成了两间,由原来的柜台变成了超市的小货架了。在我19岁那年,我要上大学了。你是我和老弟的经纪人,我们的学费和生活费你都会准时给我们寄。你的店生意很好,大街小巷,老人小孩没有人不认识你。每次过节,我们家都会挤爆掉,我很乐意的帮着你收钱。当我20-24岁时,我们是热烈的。在我20岁那年,你谈恋爱了。你说姐夫也是你在别人婚礼上认识的,一个对你特别好的人,尽管刚开始爸妈不是很同意。那年你开始接别人结婚的单子,临近年底,婚嫁高峰期,我跟老弟会陪着你加班。凌晨2点多,我们还在客厅堆一堆糖果,忙着给别人包装,我负责装糖果,你负责称,老弟负责封口,我们很懂事,因为爸妈白天上班累,我们三个硬是说服老爸老妈先睡觉。当我21岁那年,我还沉浸在我的象牙塔里,开始慢慢的跟你少了联系,你每个月还是会准时给我寄生活费。寒假回家的时候,老爸每次开会,开始分配年前各自的任务。每年总结会上,老爸都会语重心长的说,你是我们的大功臣,掌握着店里的财政大权,毕竟店都是你一个人在经营,爸妈也有自己的小事业。当我22岁那年,我喜欢寒暑假在家,可以跟你窝在一起睡觉,你会跟我还有香香猪猪,讲我们不在的时间,村里的家长里短,那时你的店已经扩大到三个店面了。当我23岁那年,25岁的你结婚了,尽管你很懒,衣服都是让老妈帮你洗的。那时我请假一周回家,老妈整整哭了三天,看得我好心疼。当我24岁那年,我毕业了,你给我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作为毕业礼物。我住在哥哥家里,备受哥嫂照顾,开始了我还算顺利的职业生涯。当我25-26岁时,我们是执着的。当我25岁那年,老弟结婚了,老爸换新车了,我们家多了个小媳妇,还有小屁孩。小媳妇很懂事也很体贴,老爸老妈忙着照顾他们的大孙子,一家其乐融融。当我26岁那年,也就是今年,全部人都在为我的个人大事着急的时候,你跟我说,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要慎重,要找一个愿意一辈子迁就和疼爱我的人。你说你也会跟姐夫吵架,偷偷在我们家流泪,但是听见姐夫来我们家接你,就微笑着说,你原谅他,你要回家了。你就这样轻轻地原谅了他,恍若什么事情都没有,再见到他居然可以谈笑风生。你说从初恋谈到结婚这种修成正果,远比闪电结婚都要来得踏实。青春是一首不老的歌,然而,在这首不老的歌中,青春提前老了。想想曾经的我们是那样的洒脱,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总是如此美好。生活赋予我们的,不管好的还是不好的,我们都要欣然接受,然后学着勇敢面对。我相信我们都会很好很好,阳光每天都会出现,雨滴也会时不时的敲打着我们脆弱的神经。但是,我们都是幸福的,因为我们有一个温暖的大家庭和大爱着我们的爸妈。

其实每个人都是连续剧其实每个人都是连续剧
老妈和老爸在当年是自由恋爱,并且双双受到家里的阻挠,但还是结婚了。妈妈当时和外婆家决裂,而奶奶爷爷虽然分居了,却好像联合起来一样,不给爸妈好脸色看。结婚的时候,妈妈咬牙买了一身红衣裳。结果洗了一次

图片 1

我那个长得像杰伦的弟弟。其实每个人都是连续剧

感觉从小到大,总有一个人,总是和我争吃的,和我抢遥控器。经常把我惹哭,经常躲在门后边吓我,吓的我晚上做噩梦。

图片 2

经常在我吃不完饭往他碗里拨的时候,把自己的碗迅速撤掉,害我把饭洒在桌上被老妈骂。

老妈和老爸在当年是自由恋爱,并且双双受到家里的阻挠,但还是结婚了。妈妈当时和外婆家决裂,而奶奶爷爷虽然分居了,却好像联合起来一样,不给爸妈好脸色看。

经常在我感冒时还要争着吃药,以为那是好吃的,经常在我生日的时候,还要向老爸要礼物。

结婚的时候,妈妈咬牙买了一身红衣裳。结果洗了一次之后就缩水不能穿了。到现在她念起来,还是觉得遗憾。所以老妈买衣服,老爸从来也不说啥,哪怕他觉得不好看。而我从小到大穿的衣服,都松松垮垮的,她总是说怕我长太快,其实也是怕缩水之后就不能穿了。

这就是我的弟弟,小我三岁,但是我从未觉得这三岁有什么差别,总之,在小的时候,所有的东西我俩都得一人一半,因为我是姐姐,有时候我会让着他,虽然有时候我也会忘记自己姐姐的身份和他抢东西,最后都弄得哭的稀里哗啦的,然后老妈就会罚我们,让我们跪在地上,我俩就成了共患难的同胞了,不过每次老妈都会让我先起来,毕竟我是女生嘛!

我妈说当年家里穷的没有任何钱,可是她又要临盆了,于是就把她从小存到大地50多块钱各种纪念币拿出来,才去医院生下了我,然后过了二十多天,老爸因为冻伤切了8根手指,结果那个时候,家里连纪念币也找不出来了。后来很疼我的奶奶,在那个时候,因为怕伤手不肯帮老妈洗尿布,于是还没坐完月子的老妈因为洗尿布碰了水,从那以后一碰冷水,手指的关节就痛。

现在弟弟都比我高了,那个胖嘟嘟的可爱的小弟弟已经蜕变成了帅气的大男孩了。

老爸躺在医院里,手和胳膊上全是大个大个的水泡,家里没钱,老妈就出去求人借钱,然而人都是现实而恶毒的,对她似乎连委婉的必要也没有,说:你这种嫁不出去的女人才会嫁给一个断手,你又还不起。

(一)

接二连三地打击之下,老妈选择了割腕自杀,被人发现救了过来。小时候我看到爸爸只剩下拇指的手,还有妈妈手腕上的伤疤,我一直都不懂那意味着什么。

我上六年级的时候,弟弟上三年级,我们在一个学校,每天早上一起放学回家吃饭,老妈那时候可严厉了,每次都让我们把自己碗里的饭吃完,吃不完不许走,可是每次我都吃不完,趁老妈不在的时候我就偷偷给弟弟说:“我给你分点呗”,弟弟都答应的好好的,但当我给他拨到一半的时候,他就会把碗一走,然后饭就弄桌上了,结果可想而知,老妈就骂我了。

小学的时候,班主任对于我的偏见和歧视,以及种种莫名的暴力,我也不懂为什么。

(二)

在我出生后没多久,外婆家和爸妈的关系就冰释了。外婆有次无意中说,看到我都出生了,还有什么好生气的呢。我想帮助爸妈度过难关的,应该就是外婆,还有比爸爸小几岁的叔叔。

我上高一的时候,弟弟上初一,教过我的老师也成了他的老师,那个时候弟弟处在青春叛逆时期,再加上老妈也不在家,就没有人管我们,弟弟每天都出去玩,很晚才回家。爸爸和我说话他都不听,那时候我和爸爸都很担心弟弟会变坏。每次周末放假,我都要洗好多衣服,每次都要把洗衣机往出去抬,给弟弟说好的和我一起抬的,到最后都不见他人了。我很无奈,只能自己一个人一步步把洗衣机弄出去,我很郁闷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衣服要洗,要从早上洗到下午,而且还是冬天,洗完之后,我全身都湿透了。

老爸的伤势恢复之后,他就开始练习写字和开推土机。他说人活就活一口气。于是到现在,我的字都还不如他写的好看。后来凭借技术,他一步一步做了厂长,那几年,家里逐渐有了起色。

记得有一次,我把老爸的钱包洗湿了,还被老爸骂了一顿,当时我可伤心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有个弟弟,却怎么也不听我的话,也不知道帮我,我也无法理解老爸骂我,我知道这些似乎都不是我应该做的,周末我本可以写写作业,看看电视,但是我知道自己不能这样,所以那时候的我只希望弟弟能好好学习,哪怕自己不上学都可以,这样老爸老妈就不用那么辛苦,那个时候我真的很迷茫很迷茫。

每到过年,老妈总是和我一起去采购一些特产,寄给一位远房亲戚,那位姑姑和爸爸是表亲,妈妈对于她,念念不忘。因为妈妈刚坐完月子时,是她不远万里做了十几天的火车,汽车,辗转到了我们这个最偏远的小城里,帮妈妈洗了三个月的尿布。

(三)

初中,某一天写完作业,把书塞进书包里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我似乎是一个同性恋。那天晚上我失眠了,然后我做了一个决定,我要离开家,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我上高三的时候,弟弟上初三,那个时候学习也很紧张,弟弟要面临中考,而我要面临高考,我知道老爸很爱很爱弟弟,他把所有的心血和希望都倾注在了弟弟身上,老爸很关心弟弟的学习,有时候担心的晚上已经很晚了,他房间的灯还是亮着的。

该读高中的时候,我有了一个机会,跑去读了寄宿学校,监狱一样的管理让我有借口很少回家。

而这些都是我那个时候从未有过的,对于我,老爸只是一味的给我钱,他认为只要在物质上满足我就行了。他每次都会说没钱了给他打电话,但是我从未打过,不管家里条件有多么紧张,老爸都会给我足足的生活费。而我每次都会剩好多,那个时候,我真想听到老爸的一句关心的话,哪怕是问问我在学校的情况,而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奢望。我很羡慕弟弟,老爸很爱爱他,哪怕他犯了错误,老爸只会说说而已,这些我都看在眼里,毕竟弟弟是最小的,我承认我也很爱弟弟,因为我只有这么一个弟弟,我们是一起长大。

然后就是大学,选了一个对我来说很远很远的地方,那时候的想法只有一个,离开家,离得越远越好。

就在那天我发现弟弟长大了,懂事了,我真的很开心。那天老爸在舅舅家喝醉了,醉的很厉害,吐了好几次,不停地说话,最后就躺在床上,那时候看见弟弟端着一杯热水坐在爸爸旁边,不管爸爸说啥,他都不厌其烦回答,还让他赶紧睡,最后弟弟还找来笤帚把地都弄干净了。

在去大学的路上,我遇到了一个女孩,后来我认她做了姐。我常对她说,算命的说我有贵人相,因为遇到了她。同一列火车,同一个方向,同一个起点,同一个终点。甚至后来互相留下手机号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对情侣号码。毕业时送她上车,我的眼泪哗哗的流下来,我才意识到,她在我心中的分量,远比我想象的要重的多。

我想是我的话,我应该做不到,那个时候我觉得老弟弟真的长大了,很开心,很开心,从那时开始老弟在我心中已不再是个让我伤心难过的小子了,而是一个有男子汉担当的大男孩。有时候就觉得自己还没有弟弟懂事呢。

去年四月的某一天,临晨三点,我咬着牙给老妈打了一个电话。

每次我和老弟在qq上聊天的时候,不管我说啥,他只会两个字“嗯嗯”,气的我啊,就算是打电话也不会超过五分钟,可是就在暑假前,我给家打了次电话,跟爸爸说完,就让他接电话了,那一次如果没记错的话我俩说了四十分钟,挂完电话我可兴奋了,后来我给姐姐说,姐姐还不相信,嘿嘿。以前弟弟发说说了,我就会赞一个,可是每次他都说,’“一看见动态里边,与我相关是你,我都可伤心了”然后我就说,你以为我愿意给你赞啊,你以为我愿意给你评啊,可是就在前不久,我写了篇日志,关于老姐的,弟弟还给我评论,几十条回复呢,老姐看了,都很吃惊的。

我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妈妈,我真的尽力了,我是一个同性恋。

暑假回家,发现弟弟变矮了,估计是在学校不好好吃饭吧,每次出去,基本上都是老弟用电动车带我,坐弟的车,只有一种感觉就是心脏都不是自己的了,他开的特别快,我感觉车就要倒了,然后我就啊啊乱叫,还用手不停地抓他衣服,然后老弟说,你别乱叫了,你一乱叫,我就慌乱了,不过坐在后边我可以感觉得到老弟的肩膀很厚实,足以来保护我这个姐姐了。

我听到老妈深吸了一口气,她说: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喜欢这样的弟弟,我喜欢每次放假回家都不停缠着我,给我说,姐姐交十块,就可以开个超级qq,然后怎么怎么的;因为老弟,我开始听周杰伦的歌;因为老弟说周杰伦的歌词很美,mv很励志。

我说:初中到高中的时候。

因为老弟,我懂得,做为姐姐应该忍让,应该担当,因为老弟,在老妈老姐都不在家的这几年里,一直陪着我。让我不在没有安全感。

她停了一会,对我说:你要是早点告诉我该多好,你看看你受了多少苦。

那一天我哭了很久,然后更加坚定的想到,我绝不能回家,不能回到那个城市去。

四月底的时候,遇到了查理。

两个人时常躺在床上聊天,感叹相识了四年多,居然现在才在一起。

后来聊到,他小时候,父亲因破产和母亲一起外逃躲债,不得已,把他和他姐姐寄养在别人家里,一去就是十多年。提起他姐姐,那时候他总和我抱怨,她又在淘宝买了什么什么东西,要他帮忙付款。每一次他都抱怨着,却又乖乖跑去付了钱。只是有一回,查理又说起小时候的事。他说养父曾经对他们姐弟俩说过,只能有一个去上学。是姐姐把机会让给了他,跑去打工赚钱。当这种电影中都不愿意多用的老套桥段发生的时候,你才会明白生活有多么滑稽。而我也明白了,这位姐姐对于他的重要之处。

每一次和他吵架,他总会说的一句话,就是”不要丢下我“。我时常会想,这道阴影有多深,才让他这样难以释怀。

刚才老妈又打来一个电话,暗示希望我能回家去工作,我只是照往常一样告诉她:我知道了。

我不能回去。我不想结婚,那违背了我的准则。有的人说,为了父母,你也该结婚。我想那不对,小时候父母总是会在哄我玩的时候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你能开心。我不认为这只是一个玩笑。如果和女人结婚了,我想我一定不会开心。而那个女人,也不会开心。我不想搞砸了四个父母的愿望。

我想只要我坚持说不回家,那么爸妈那边来自于亲戚朋友的压力就会多少有所缓和。他们只会认为我不孝,至少还不至于恶劣到嘲笑老爸老妈生了一个同性恋的地步。人们总是认为社会对于同性恋的包容已经非常大,其实那只是一种高估。西瓜对于芝麻来说,已经非常大了,可是相比地球,西瓜又算得了什么呢。

美好的想法还是应该藏在心里,因为我切身体会到这个社会的丑陋和残酷。

也曾碰到过几个人,说羡慕我的生活,觉得我每天都很开心。我觉得也不算是。

只有难过的人,才知道怎样才能开心。只有艰难的人,才努力让自己开心。

我只希望,我的连续剧能以喜剧结尾,而不是每一集都那么艰难晦涩。

文字来自:落先生在玩泥巴的日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