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463网站又是一年六月硝烟

永利皇宫463网站 2

2011年,冬。是我和房子相遇的季节。年末我跟着家人去南方,在哥的婚礼宴席上我往QQ空间里传了一张粉红猪的照片,房子对那只猪一直惦记到来年开春。

“还有多少天就高考了,我看到有些同学还是不紧不慢我就想踹死你。”

永利皇宫463网站 1

2012年5月19号,星期六,晴。房子没有来上课,那个下午我用整个自习的时间着魔似的写便利贴,以至于快要粘满丫的保温杯。我记得那个时候正流行一个笑话,说有一个精神病人每天打一把伞在路边蹲着,有一天下雨了,这人看到街上终于有一个跟自己一样打着伞的人,于是欣喜若狂地跑过去问那个人,“你也是蘑菇吗?”房子听完这个笑话后不厌其烦地或者莫名其妙地笑了好段时间。

“咱现在就要把每一次考试都当成高考,你们就看一下你们如果现在去参加高考能考多少分,再对照一下去年的分数线,差不了很多。”

高中这一年用过的课本加上不少复习资料、试题考卷,是高三考生不可磨灭的记忆。对育才中学复印室的刘英来说,这一年来,她为高三复印的卷子,堆起来估计可以冲破天花板。

2012年6月22号,星期五,晴。高考突然成了班里最热门的话题,房子跟我站在楼道尽头的窗户前,我们的眼前是施工中的新操场,丫突然转头问我,“想考哪儿去?”我记得当时我大言不惭的说了,“西安”。丫看着我笑了,我们曾经都单纯,都相信世界是美好的。

“高考是什么,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分就是一万人。不久几天了,再苦再累也马上要结束了,多看多背多写。”

繁忙工作

2012年10月4号,星期四,雨。高三的第一场月考我的名次直线降到了班上的后十名,于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接受各科老师们的谈话,房子在第一个晚自习下的空档给我分析被我拿的脏兮兮的考卷。我们都曾经那么殷切的想把一件事认认真真做好。

……

3天复印8万多张卷子

2012年10月28号。早课前,房子绕过半个教室,把屁股挪到前排座位上跟我说“哎!昨天是你生日吧。”我愤愤地咬了口洋芋煎饼,慢悠悠地跟丫说,“早不过了。”然后继续翻我的书。其实我想说,我很高兴听见你说你记得我的生日。

永利皇宫463网站 2

育才中学有一栋二教楼,从去年9月份开始,底楼的一间教室变成了复印室,40岁的刘英成为了这间复印室的主人,见证了高三学生们一年来的辛苦。

2012年12月7号,星期五,晴。晚上是高考报名统计的日子,我知道我成绩依旧差的一塌糊涂,也从那触目的倒计时牌上知道离高考的日子在一天天拉近。听着房子云淡风轻地说班Sir的人品如何如何,我默默盯着我的书,只是一个字也难以装进像是被轰炸过的脑袋里。因为班sir说高考考场上被安排在一起考的机会也是有的,所以关系近的同学报名的时候可以报在一起。房子的抱怨灭了我想跟丫报一块儿的念头。最后报名册上,我们的名字中间隔了好多人。那晚是我第一次讨厌这个人,因为丫的正直,因为我的侥幸心理遭到了戳穿。回家以后,我在日记本里用重重的笔画写下这句话,“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念书。”

我的高中

刘英是开县人,去年,因为儿子进入育才中学就读高一,她也来到重庆陪读。随后,刘英进入复印室工作。

2012年12月20号,世界末日。晚上回家在qq空间里兴奋的给人到处留言,迎合那紧张又有爱的氛围。我对房子说“世界末日了……”丫回复我的留言“亲,我们私奔吧。”在某些突然的时刻里,我们的爱会淹没恨。

一晃三年过去了,正好是一个高中的距离。前两天在朋友圈看到同学转发的高中老师为高三生加油的视频,那些熟悉的面孔说着当年对我们说过的话,做着未曾对我们做过的加油手势,有那么一个恍惚间,我觉得是我要参加高考了,那些话还在耳边回响,而他们又带了一届毕业班。我们这一批毕业后,从下一届高三生开始有了毕业典礼,今年的毕业典礼是全体高三师生家长参加,场面感人煽情,我有那么一些嫉妒,高三时也曾盼望过毕业典礼,但只是全校开了个会,没有毕业的催泪气氛,只有剑拔弩张的蓄势待发。

永利皇宫463网站,从去年9月份开始正式进入高三,到今年6月8日下午踏出考场,每一名高三学生的备考之路,都是由一张又一张的试卷、一道又一道的试题铺成的。对此,刘英有最深切的体会。

2013年。6月份高考月让人神经紧绷。我跟房子的座位隔得越来越远,说话的时间越来越少。每天泡在卷子的漫漫长河中,我知道我们都在熬。卷子多到工作夹夹不过来的时候就换成试卷袋,等攒够三个试卷袋时已是五月。我的成绩也像试卷袋一样经过慢慢的积累有了一定厚度,在最后一次考试里终于拿了人生的第一个五百分。而房子依旧在名次单的前方,我在那张单子上看到的从来都是丫留给我的没有表情、也不会说话的背影。

前两天放假,有一次出去玩回家时恰巧从高中路过,我看到了二中的操场,那个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我每年都会来的地方。学校新种的草皮长得不错,高三时草场就像得了斑秃一样那么丑,我们说一定连草都厌恶级部主任,所以不想活了。

复印室位于进出二教楼的必经之路,也是整栋楼最热火、最忙碌的地方之一。阿姨,麻烦复印一下资料、阿姨,老师让我来拿卷子昨天下午,在短短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房间里进进出出的师生有20余人,但刘英却说因为即将高考,这还是比较清闲的时段了。

2013年5月27号,星期一。清晨,高三同胞们开始在操场跑步,诺大的操场,一边狂跑一边扯着嗓子喊口号的班级比比皆是。我跑到汗水把头发浸湿虚脱到脱离队伍的时候看到房子依旧跑着喘着。那些场景我想我会永远记得,因为那是有梦的岁月。

又想起了高三的许多事情。想起了数学老师讲课的模样,笑眯眯的,经常一脸嫌弃的看着我们的作业、试卷,嘲笑我们笨;想起了历史老师对社会现状的精彩点评,独特的观点和她的人格魅力;想起了班主任健健讲课时看天看地不看人的样子,每天中午早早站在教室门口,晚自习值班时什么都不干就盯着我们,上自习一趟一趟地往我们班跑,让我们各种调侃各种嫌弃;想起了语文老师唠唠叨叨的神态和她的“三不开”:张不开嘴、睁不开眼、迈不开腿,班里人那时那么烦她;想起了双曲线。椭圆方程,做数学卷子时那让人想哭的感觉;想起了背政史地,背完又像忘了一样的感觉;想起了写作文时越来越炉火纯青的废话功;想起了做英语作业必做单选,完形,选择性或者分工做阅读;想起了每周一次的大考,想起了那种疲惫感,总也望不到头的绝望感。

刘英记得,之前高三三诊前后,仅仅是在3天时间里,她复印了差不多8万张试卷。

2013年5月31号,在高中上的最后一天课。下午,教室里乱哄哄的,收拾好桌上最后一摞书,我坐在窗台上看对面小学里满操场的祖国花朵,房子走过来靠着我,下巴搭在我肩上,俩人就那么安静地看着对面。那天放学以后,我走在离学校门口不远的地方,心里想起了三年前的场景,那时我还不认识房子,中考时和初中的八姐妹傻逼兮兮的在门口张大嘴惊叹“哇……真好喔。”三年后的六月,我们零零散散,各有新欢。坐在公交车上,我摸出手机发表了一条说说“真就这么散了。”一个当年的姐妹儿给我留言“爱你”,我没忍住的一个人在车上笑了。

距离高考还有三十天的时候在做什么呢?尽管不喜欢数学,数学不怎么好,但还是逼着自己认真做卷子,回顾错题。告诉自己最后一个月不要做难题,要抓基础,政史地的知识点反复背诵,每天背一遍文综大题答案。记得卷子被翻得哗哗的声音,这一辈子也忘不了。记得那时晚上必定会走到门外栏杆旁,看月亮,看小池塘,看柳树,看楼下来往的学生,告诉自己记住夜光下的二中,8号之后将再也看不到夜色中的二中。于是我记得雨天的二中烟雨迷蒙、晴天的二中树林里洒下的细碎金光,一清二楚。记得每天晚上告诉自己还有一个月高三就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再也不用这么卖命的学习。白天告诉自己多背一点,多做一点。

踏实付出

2013年6月1号,晴。拍毕业照的日子。我和房子还有一个同学在学校草坪上拍了很多照片,我想洗出来后把它们整整齐齐地夹在影集里,总有一天我会跟别人讲起这些曾经的故事。

2014年6月4号下午,各科老师最后讲了一遍注意事项,收拾书包清理考场,如同以往的大考一样,尽管事先已经拿回去一些,但书本依然是那么多,把桌子打扫的干干净净,撕下桌上的日历表和壁纸,抹去了属于我的最后一点痕迹。没有激昂的加油,没有不舍的拥抱哭泣,大家有说有笑,仿佛只是经历一次寻常考试,之后便会回来分析试卷继续学习。不敢走到最后,因为不敢面对人去楼空的寂寞,告别再也回不来的这里.

她几乎从没按时下班

2013年6月7号,多云。高考第一天。走进考场一下在人群中看到了房子,我忐忑的看向丫后面那张桌子的座位号……我们居然是连着的座位。

环顾了一圈教室,倒计时牌上的数字是0,健健背着手站在讲台上静静的看着我们。我背起书包,抱着厚厚一摞书
慢慢地向外走去,闺蜜忽然走上来在我脸颊上落下轻柔一吻,眉眼弯弯轻扬浅笑:“加油!”,我一愣也笑着回了句加油,便急忙转身离开,捂着嘴憋住要滚落的眼泪,跑到学校对面的路边,妈妈还没有来,也不管马路边人来人往,坐在马路台子上开始哭,真的毕业了,18岁的青春,这个夏天,拉上了帷幕从此再不上演。

师生来复印资料的时候,刘英一般都是站着,守在复印机旁边。遇上几个班同时复印,她会细心地用铅笔在卷子边轻轻地记上数量以区别。刘英办公桌的墙壁上贴着所有年级的班级人数。对于高三文理科班级和人数,她甚至记得比老师还要清楚。

到收卷的时候我对文言文部分的第二道选择题答案不确定,心跳迅速加快,我想也没想马上压低声音问房子涂的哪个答案,房子马上转过来了但也又马上转过去,我紧盯着房子后背等待丫的一切暗示,监考老师马上就从后面走了上来,直到收卷那一刻丫都没回头。我以为我会恨,可直到今天我都在等,也许是一个解释,因为我不能释怀。

三年前的今天温度十分宜人,似乎越是刻骨铭心,记忆反而越模糊。我忘记了那天早上我是几点起的床,大概比平时晚一点却也不会晚太多,因为不敢打破常规。早饭照例是清淡的面条,准考证、身份证、中性笔、铅笔、橡皮、尺子这些东西应当是又被我检查了好几遍。高考前就跟爸妈说过考试时不要接送也不要侯考,让我像平时期末考一样去学校,临走前爸妈给我说了什么我已经忘记了,大概没有说特别鼓励的话,也应该没有特别的眼神。

在复印室的门口贴着刘英的工作时间,但是她说自己几乎从来没有按时下过班。学生们要来复印资料,我得把自己的事情做完。原定晚上8点半下班,刘英差不多要等到高三学生9点半上完晚自习后,和他们一起离开。

2013年9月份,我往南,房子往北,开始继续念我们各自的大学。至于西安,我们谁都没去成。大概以后,我们的“下一站”都是殊途了。

坐在考场里,确认信息签字、发答题卡、贴磁条、摁手印,看到卷子是觉得偏难还是正常也不记得了。一个半天,又一个半天,很快就到了8号下午,英语很简单,我想我一定做得很开心。放下笔,看看教室望望窗外,我知道都过去了,黑板上干干净净,再也没有了满满一黑板的作业。早上七点不用唱国歌,中午两点不用唱流行歌曲,不用做那些如山的作业,不用反反复复的去背诵记忆。往昔一幕幕闪过,铃声响了,那两天,那个下午,几张试卷散了三年时光,一年拼搏。走出考场,所有的人都在笑,满地的传单,还有一些父母迎接孩子的捧花,那一刻恍如隔世,漫天乌云散开,可是心里却空得难受。

高三班的周美林经常到复印室去帮老师拿卷子,与刘英很熟悉。刘阿姨很认真,人缘也好。而最让他佩服的是刘英的踏实。刘阿姨可厉害了,有时候复印机坏了,等待的人排起了长队,她不慌不忙,自己动手修机器,坏了修,修了用,坏了又修。

我其实没有多难过,因为丫不见得就过得多么风生水起,至少每次回忆高考这事儿的时候对于我或许还有种叫做欠疚的东西。

生命中再也没有一段时光像高中那样纯粹的学习,曾经那么厌恶的应试教育现在想起来竟也是美好的,没有身不由己,只有时光纯净。我看见了我的教室现在不知道坐的谁,篮球场上的少年依然跳跃;我看见了我和婧婧看书的小角落,我看见了我们五个人打羽毛球的地方,我看见了美丽的二中像往常一样,和记忆里的没有差别,却已不再有我们。我感觉到我的脸上有泪水滑过,那些点点滴滴,苦乐参半在脑海里倒退直至不见。

刚来复印室工作的时候,刘英在师傅的指导下从零开始接触复印机,那时还常常感到很忐忑。

谨以此文纪念我的高中,我的老师,我的好朋友,我的高三岁月。

刘英喜欢与复印资料的学生闲聊几句,问他们考什么大学,未来怎么打算啊,他们都愿意给我说。学生们觉得,与刘英聊聊天也能暂时舒缓一下备考的压力。

高考加油!

心有不舍

毕业典礼出镜送祝福

刘英的付出,获得了师生们一致的好评,同时也收获着感动。不时,刘英的桌子上就多了一个苹果或者一颗糖;她在操场站着看节目,一回头,身后就多了一块学生递过来的泡沫坐垫。

刘英脑海里刻着一件事,有一天晚上下大雨,她拿着纸板顶在头上往家赶,途中遇上一名高三男生,坚持要送她回家。等我到了楼下,才发现他半边身子都湿透了。

陪伴高三的孩子一起走过这段岁月,刘英说自己从他们身上看到了阳光。

这几天,刘英会在闲暇之余写点东西,因为学校邀请她为毕业典礼所录制的视频中给孩子们送上祝福,而她也想给他们最好的祝福。

即将送走这批学生,刘英心中很不舍,她在自己的空间里留下了一段话:我喜欢他们的热情,喜欢他们的善良,喜欢他们的认真还有几天,孩子们将面临人生重要的时刻,祝你们高考顺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