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姐真好 – 韩历文学网

图片 1

有人说姐姐像妈妈,给人一种家的感觉。

图片 1

那些美好的时光,总会在生命中比较深刻的位置存在着。

大姐有所担当,喜欢助人为乐。大姐呢,总是“贝贝”来,“贝贝”去的,唤着我的乳名,回家就去玩哈,呵呵。大姐开了一家雅芳店,自己当老板,真好!

这篇文字的起因,只是因为夜晚里舍友在看《金星秀》。采访的是贾玲,贾玲讲到曾经姐姐恨铁不成钢的骂她,金星老师说了一句:姐姐就是半个妈啊。

从出生到爆烛声响起时,我人生的第一阶段开始了。那个时候,我遇见了我的养父母。那是我爷爷的好朋友。一岁左右的印象并没有那么深刻,只记得我的姐姐说我被装在个篮子里放在她家门口
,再放个鞭炮,我养母就笑呵呵地说捡了个女儿。在我童年成长的时候,我的姐姐哥哥们还在读书和工作。

有姐真好 – 韩历文学网。二姐性子直但善解人意,很喜欢照顾家庭,喜欢小孩子,经常陪同小孩子一起玩游戏。

姐姐就是半个妈,那对我来说,在我的家庭里,我自己独享了两个半妈。

我的养母是个经常操劳的人,在她生下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后就一直在带小孩,到后面带过我,姨家的女儿,再到大姐的女儿,二姐的女儿。没听过她有什么怨言,似乎她比较喜欢把心事放在心里,劳累就默默承受。

三姐性格开朗,温柔体贴那种,但是柔中带刚,善良,现在还总是把我当小孩看,还是那么关心我,即使她现在在天津,这千里之外的大城市,依然不会忘了让我添加衣裳,让我好好的锻炼,还要多吃饭菜!哈哈,现在我都长高长大了呢,可是三姐说在心里我还是小孩呢,需要照顾的。

我很幸运的独享着一个妈妈,三个姐姐的宠爱。我的童年在我自认为悲怆的同时拥有着这独一无二的一份幸福。当然,那时还小。并不懂得自己有多幸福,有时都不太想提及自己还有三个姐姐。好像这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可是具体怎么丢人我却并不知道。大概身边的朋友同学都是独生子女,或者是有一个哥哥或者姐姐。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是个个例吧。也许现在的我也只能这样的理由去解释那时的年少无知了。

她是个很慈祥的母亲,教育孩子的方式不会怎么打骂,小孩子都喜欢黏着她,家里的饭一直是她做的,无论日常或者过节,我觉得其实姐姐们和大嫂还是很幸福的。

有姐姐真好,她总感觉我生错了年代,该回到古代做一定是书生或是才子的。那时候,但是那不知是多情的李煜,还是浪漫的李白呀,我总会开玩笑地说着。

懂得我拥有巨大的幸福时,我自己都忘记了那是多大年纪的事了。我好像是一夜之间长大的孩子一样。我记不清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才发现自己已经懂事了。我只记得好像我是家里拥有着享受特权的人,而没人会因为这个而反对。好像是理所应当的,当然这些已经是我脱离年少无知的理由后的事。我知道自己已经被认为懂事了,不能那么自私的去做自己认为的事情了。需要学会照顾身边人的情绪了,可是这份理所应当还是让我在我自己的家里那么横行霸道。并没人认为需要阻止我。妈妈是很宠爱我的,自从我长大,不在是个孩子。每次回家对于妈妈来说都是大事,需要做好吃的。需要满满的爱来对待。家里的饭菜也会平添很多平时都不太做的饭菜。我知道这是我的特权。每次离家,妈妈也会早起为我做上一顿饭菜。但是任性惯了的我,总是不喜欢坐车前吃东西。总是搪塞着吃几口就放下筷子,我知道妈妈心里总是伤感的。妈妈是个女强人,是个很要强的女人。生活曾经带给了妈妈无尽的黑暗,以至于,在我心里不论怎样,牵扯到妈妈,免谈。

我的养父也是个很慈祥话不多的人,看向我时满眼疼爱,高高瘦瘦但是经常做挺多活。我印象中记得他带我去砍过两次柴,记得被放在自行车前框带我去玩。在我两三岁的时候,他们给我拍了很多照片和艺术照,在那个物质缺乏,金钱珍贵的时代,那是她们疼爱我的方式,在之后上小学的时候我养父还会经常拿着那册存留的照片给我一起看。那是很快乐的事情很珍贵的回忆。

圆圆姐热情开朗,能歌善舞,经常在学校舞蹈比赛获得一等奖,可能因为姐的缘故,我也喜欢跳舞,不过跳起来不能像美猴王一样灵活,但这一切带给我们快乐就好了,我以前不是很开朗,现在开朗多了。

我的第一个“半妈妈”—- 大姐                                            
                                           
大姐在我心里是个很神奇的人,是个我认为的风向标。我曾经也写过一篇关于大姐的文字。大姐在我心里是我可以栖息的港湾,我很少和大姐撒娇。不知道为什么。当然我也并不是一个撒娇的孩子,但是面对大姐我还是会一本正经,就连聊天都显得那么深刻。我的很多困惑大姐都会帮我解开,和大姐聊天很舒服,并不拘谨。我也从来都不会隐瞒。就像你遇到了一个你很崇拜的人,你不怀疑她对你的帮助,你可以很放心的把自己交给她。对我来说,大姐就是这样的人,我信任她,从来不怀疑大姐的能力。大姐在我心里,总是那个一句话说到你的心里去的,美丽大方的女孩

我的大姐比较文静,我和她的印象是在她带我一起拍照片的时候,三四个十几岁的姑娘,还有个小小的穿红衣服的我。后面她嫁人了,家在我亲生父母旁边,我和她的话就比较少了,和大姐夫也不熟。她们有了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都很乖,很会读书。

我总结了,其实人生和舞蹈一样一样的,带着激情和热情去生活,你会有惊喜的收获,
圆圆姐特别喜欢谢娜,希望找一个张杰带回家。三姐好像天使,如果仔细看的话像金莎,我觉得好久没见到了,她在天津,过年才回娘家
。二姐喜欢画画,从小我就缠着姐姐,画着画那,现在晚上画画,曾有一段时间,我和姐在一起,她喜欢打羽毛球,那时候被姐带到公司学习动画,但是自己一直没有静下心,也还没有学好,克服不了自己,想着晚画画要画到凌晨七八点,好漫长的时间,而且超不喜欢熬夜的。看来这能当做爱好,不过,这样才不会泯灭兴趣,对我而言,不必刻意,喜欢就好。还是喜欢素描和卡通,更喜欢喜欢涂鸦,简简单单,率性自由,灵性洋溢!画画的主人公,他们有着生命与故事。

我的第二个“半妈妈”—-二姐。                                            
                                         
二姐在我心里怎么形容呢,其实二姐是最不好表达的了,如果说大姐是我的精神支柱的话,那二姐就是我的物质保障了。二姐是个会计,正确来说应该是高考失败而被迫成为的会计。可是二姐却是从小以来我们家的学习榜样,小时候我对二姐的了解是极少的。甚至到没有交流,印象里二姐的桌上摆满了书本,好像时间全用在学习上了。二姐在我眼里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好学生,而我并不是个喜欢学习的孩子,所以我有些抵触和二姐交流。我怕聊天内容里全是学习。我对二姐印象改变的那年我忘记了时间,只是记得那年好热。济南的天热到不想出门,那也是为数不多的几次到济南。二姐毕业了,租了房子找了工作。我被二姐叫到济南来玩,记忆里刚刚毕业的二姐,那时候好漂亮。到现在我们举家搬迁到济南,过着还算不错的小日子。二姐也成了家,有了我们家的第一个小孩。(可以顺便提一句,大姐还没有结婚)二姐这些年,都在操持着我们这个大家庭的大部分开销。为了这个家,二姐放弃了好多机会。二姐在我心里,总是那个脾气火爆,大大咧咧的带着高度眼睛的女孩。

我二姐有个大大咧咧的性格,经常说话嗓门也有点大,但是她五官长得比较立挺,我觉得很好看,她也比较喜欢带我,在她成家有了小孩之后,我去她家住过一段时间,她小孩子性格很强势,可能和二姐夫一样,我都有点畏惧他们。现在她们有了个肉嘟嘟可爱的女儿,也比较有性格,不喜欢就直接说不要,还不会叫姨妈,对着我就叫姐姐。

我的第三个“半妈妈”—-三姐。                                            
                                       
三姐,三姐是个傻女孩。妈妈总是很怕三姐在外边会被别人骗。当然我也担心,所以每次打电话我总是要问有没有人欺负她。三姐和我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姐,三姐只比我大一岁。所以我们几乎天天在一起,一起上学,一起吃饭。一起去网吧。和三姐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什么都不用想。跟着就好,什么事三姐都会帮我摆平。三姐其实很胆小,但是却从来不会让我吃亏,总是把我保护的好好的。我俩之间藏着许许多多的只有我俩知道的小秘密,大姐二姐都曾经开玩笑的说我俩:咱家老三和老四要是闹了别扭,能抖落出好多事来。
                 
慢慢变大,三姐却在我心里变的那么柔弱,已经不在是那个挡在我面前为我出头的大身影。而是需要躲在我身后,让我来保护的女孩。我都生怕三姐被别人欺负了。三姐在我心里,总是那个只会咧着嘴哈哈傻笑,什么都不在乎的女孩。

我三姐的性格很温柔,说话声音也很温柔,长的也是那种柔和美,那时候很喜欢听她说话,很喜欢在她房间里找到的那种艺术册。后面她嫁人结婚了,嫁了一个性格很温和比较疼她的丈夫,有了两个可爱的儿子。比我二姐的大儿子乖一点,经常也会姨妈姨妈的叫我。

我的两个半妈,我的全世界。

那个时候有邻家哥哥姐姐经常照顾我,带我去玩,调皮的时候就咬她们,现在经常还会惦记着她们,虽然之间已经没什么话题了。

我拥有着我自己都没办法数清的财富,拥有着可以拥抱的全世界。

那个童年有两三个比较好的发小一起玩,她们对我也很好,经常去她们家一起玩游戏捉迷藏,然后我傻傻地躲她们房间倒把自己锁在房间了,记得有一次,一个发小给我们那种比较稀有的写字纸,她比较偏袒我给我多了一点,然后另一个发小就生气了。现在我们已经没了联系。也许被岁月冲淡,更多是在那边只待了四年多。

我的全世界,我的两个半妈。

我认为在四岁前就是我的童年,很快乐,无忧无虑,只是岁月变迁,在四岁之后,一切就有所变化。在四岁之后,我的亲生父母来接我,我不知道具体什么状况,我姐姐们说本来是把我送人了的,突然亲生父母又反悔,把我接走,我亲生父母就说是让她们带,有定期给奶粉钱。实际上就是我爷爷和养父沟通是带的,只是为了体面一点说是送人。

结尾。

在一个冬天,我还记得刀郎的那首2002年的第一场雪,那个时候我可能已经过了好几个冬天,但是很喜欢听这首歌。

也是在一个冬天,我在房间里看电视,突然亲生父母来了说要带我走,当时对她们很陌生,我有不好的预感,也听得懂大概的意思。我死哭着不肯走,抓着身边的一切东西像救命稻草一样。还是拗不过两个大人的力气。

被带走的时候我哭的很伤心,不想回去,因为那时对亲生父母是不熟的。我养母她们也懵了,当时留不下我,亲生父母说如果要我留在养父母家也可以,当初给两万。在那个时候两万已经是个天大的数字了。怎么可能拿得出。在那之后我就听见我的姐姐说养母那段时间里吃饭的时候经常端着饭碗坐门口偷偷抹眼泪。毕竟都当亲生女儿看待了,多少都会舍不得。

不过也很感谢那段时光带给我的童年快乐,现在,我也可以对她们有所报答,过年的时候买点衣服给点压岁钱,趁时光还好,努力一点。再好好感谢一下之前对我好过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